2017-08-28 16:37:48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都是尼玛逼的!子渔

不知何时起,人到中年的感觉突然就变得具体。 亲戚朋友越来越多,交心的怀念的时常见面的却越来越少。酒桌之上推杯换盏之间,不再愤世嫉俗不再大吹大擂不再自怨自艾……身体越来越差,但人好像倒似真的越活越明白。非是一度敏感计较的我不再较真,而是明知较真也无甚卵用,这世道不守信用不重承诺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也就慢慢看淡随了他去。但是这的的确确会产生一种相互作用力,不断地凝聚成一种自我排斥越来越远的离心势能。试想,你都对我假模假式还要求我对你一片赤诚的话,我也尼玛太贱了不是?所以说话做事,哪怕是一般的喝酒饭醉,我总会不自觉的习惯地以酒品观人品。喝大了,乱性了,牛逼吹大发了都不算个啥,但你可千万不要即兴胡诌轻易允诺,末了还事后断片儿说话只当放屁。人生百态,入世出世,追名逐利还是课钟坐禅,你诳你无为该是都与我没有蛋关系,唯独就是你我之间谁与谁许下的承诺我会当真,一口唾沫一颗钉啊,出口便是不悔。而我当真便会上心,上心也就可能会伤心,伤心了势必就会伤人。所以多数时候,你们好意思腆脸来说某人前恭后倨越来越假?大智若愚,耿直似傻,你若是婊那我自然也不惧盗娼,逼急了我也会骂一句:“都是尼玛逼的!”

想我一介布衣,一个好人,一个耿直的人,生生被你们逼成了势利小人,却也只是针对你们而不曾与全世界为敌,是不是也算是有理有据还有节,傲骨铮铮?没办法嘛,虽说我也秉持一报还一报以真心换真心,但儒释道其实哪家之言我都不尽全信的说,更多的我就只相信自己。须知,不是所有的成长最后都一定会宁静皈依,好比说神马吃亏是福,吃多了,撑着了,也狠遭罪不是?我不可能总是亏着自己,我勒个去……

岁月是把杀猪刀,所有的长大都透着一股玩世不恭,亦正亦邪,呵呵。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