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5 22:32:54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写给一个熟也不熟的人子渔

几天不上网,突然从快讯邮件里读到一条信息,惊悉方竹论坛某知名网友“被自杀”,英年早逝。潜水多年,虽然与之不熟甚至都谈不上神交,但是“草原居士”这个ID还是耳熟能详的,流连过不少出自其手下的美丽图文景致。虽然在南川不能面朝大海,但是春暖花开该是年年都有,也隐约知道他和他的“居士老窝”驻扎在马嘴风吹岭草原上,一根网线,一台电脑,间或有三三两两南来北往的驴友过客,从此惬意或独守有三年。心想着,或许我也会打门前经过,或许我们也终于会相熟,在某年某天某个时候。可无奈这份念想等不到某年却在今天怆然结束!默哀楚楚!

从论坛、网络各处搜罗而来的只言片语勾织起一个朦胧的事件脉络,但又实在无法厘清的前因后果和对与错,让人也只有在感慨嗟叹的同时又怜惜那份薄如纸的脆弱。也许居士所在的三泉镇观音村真是个多事之地,不久前才传出了个800亩土地“失踪”的新闻,今又得知“居士老窝”也曾连续被聚众打砸,设想其间是否有着多少的官商勾结和利益交割?也想那金佛山上风吹岭,饶是草长莺飞风景如画,但民风势利剽悍若此,不由得让人怀疑此地人心之不毛不古。而据说是,居士他也因了这事业坎坷、夫妻离异还有子女上大学……林林总总,困苦自缚。最后,终于放逐自己和灵魂在他的草原上,和无边荒芜一起湮没。

如果我被自杀了
不是我的本意
我一直想活着
看看2012
……

一个熟也不熟的人,四十来岁的年纪,被自杀于逼迫,被自杀于困窘,只留下些许文字镌刻在人们内心深处。寤寐思之,思之为何?

结果应该不是结果,身后的世界,又将如何?

想不通的是,他即已大隐于山却又为何愁困于苦?

也许,最终还是没能参悟!

现实真的很残酷,生命真的很脆弱,不管怎样也不该举起自残自戕的手,将形单影只湮灭在冬日凌晨,永远凝固某个时刻。应该总有一种方法,总有一种挣扎,总有一种解脱,可以远离那些不幸和桎梏。活着,其实挺简单,一口食一件衣,吃穿如是。孤单与喧嚣,此处与彼处,随遇随缘,行无为求不苦,好死不如赖活!真的,我其实和居士同样如斯困境,但再怎样也不会还不敢将此生草草没落。浪荡的青春,游离的人生,何处容不下孤单漂泊的我们?没有什么一定需要坚持,也没有什么一定不能割舍,但总之解脱不是超脱,坚持是为了活着,待千帆过尽再回首,繁华如逝——如此!又如何?一切也都会自然平淡许多。

惜乎,斯人终已远去,“干净的地方都没有人”,只剩下感伤遥拜那飘荡在风吹岭上寂寞的灵魂。

唤一声居士,山岭寂静,莽莽苍苍无回声……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