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4 00:30:35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子渔

我是一个固执而又特别没有毅力的人。固执,其实是一种模式,好像自由落体的惯性轨迹。很多时候明明知道自己的毛病和缺点,可又总是对自己莫能奈何。我所认定的,那怕有失偏颇,也会不管不顾的一错再错。但是我也善变,今天的理想和明天不同,叫我起床的闹钟不论春夏秋冬总是不能管用。朋友交待的事,拖延了几个月,若干个计划也一直排到了若干年以后……我想我唯一的坚持是一直在某个行当里混吃混喝,可到了也没干成什么。而且,其实我一直想要转行来着。

我是一个贫穷而又特别不在乎金钱的人。贫穷,其实是一种蹉跎,好像月光漂白的某种荣誉。一个月五千块的薪水和一个月五万,五十万当然不在同一个维度。那么富有,自然也不是什么刚性需求!那我也不是特别的骚包,不会为了面子而闹到要去捐精卖肾。而所谓不在乎是因为本来就没有多少可在乎,大手大脚又随遇而安之处,相对于贫穷,只是量入为出地总感觉不够。一句话,不会储蓄,不能理财而已。

我是一个孤独而又特别不轻言爱恨的人。孤独,其实是一种享受,好像幸福也需要某种割舍。每一次遇上或是错过,要么是原谅了别人要么就将自己远远地放逐。爱与恨都老实不易!一些话不能轻易地说出口,宁愿人人负我而我不负人人。这和境界无关,只觉得我这样的长相和实力也就适合去敲巴黎圣母院的钟。其实这已经是一种浪漫的奢求!但话说回来,即使遇上虎妞,我想我也做不来骆驼祥子。我想我还是活得太过自我!

我,囊中羞涩,每天起不来床,躲被子里写打油诗,在梦里执念着那些虚无的理想。

我,前进后退,一直在找。远方,其实没有方向……

DSC_0057

小时候,总向往着远方
仿佛田埂上每一个远行的行囊
都装着满满的理想
长大后,总念叨着故乡
故乡于是成了远方,像夜来香
在夜深人静时独自芬芳
没有云彩的天空下
也没有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像断了线的风筝
流浪,流浪
只等风最后躲进绵延山岗
到不了回不去的都是远方
哪里的黄土都能埋下一个名字叫
他乡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