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4 17:26:00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无求子渔

百无聊奈或是混沌苦噩的时候,没事我会翻看南川人网站上的旧文,特别是自己采访执笔的那些位,每次都有别样感受和惊喜,不知不觉让我守得内心清明。和间或还写博客一样,这或许也就是我一直坚持做这么一个纯粹公益非营利性质的网站的初衷,能够给予自己最大的慰藉。因为每次以人为镜,以己度人,什么悲伤不平,什么厌世暴戾……总会逐字逐句,随着前言后语在一片宁静中慢慢消弥。人啊就怕与谁作比,从小到大多的是别人家的那谁谁谁,而我到底又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通用备胎,头不顶天,脚不离地,一个混迹都市的光棍农民。非要假装大气一点,即便我也可以把自己想像成一只猪,可有没有台风我都确信自己飞不起来。毕竟,中国能有几个“雷布斯”呢?也就知足吧,老话说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还是在比,但至少不用那么魔性,不用那么拼命。

我也有我的追求,我的追求就是没追求!

不敢讲什么无欲则刚,都是尝的人间烟火,钞票、美女和权力谁个又能真正拒绝。出世?那尼玛才往的是圣继绝学,至少时下那些个大家伪圣、仁波切之流,我是打死也不信。我所说的没追求不是借口可以不上进不努力,只是想着要淡定,想着该来的总是要来,不来切莫强求,如是如此而已。所以,我其实特别特别反感,反感别人对于我的勉励劝进或是怜悯同情。人在世上走一遭,谁他妈活得还不够明白?那些自信暴棚,好为人师,善心泛滥,其实都是一种病。一种藐视众生,我主沉浮,变相拔高自己求得优越感的精神病。我即是我,没道理活成一个你,抑或你想像中的另一个自己。我特么的活得不济还是惬意,哪怕是真有求到你或者是能够帮到你,你都完全可以爱搭不理,换谁都能彼此不言自明。真没必要谁给谁让课,谁让谁背书,讲什么人牲啊厚黑之类的学问!你若习惯高高在上了,可我却定是不能谄媚屈膝;你爱怨天尤人的话,那我也只能真就背书:“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真的,什么都怕作比。朋友间,可以相互看齐,但那不是硬性指标要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其实并不算什么虚伪。与朋友交,该是无拘无束任性乖张。不要自视甚高,不要自甘堕落,讲的是一个对等,讲的是彼此帮忙接受。不对等才是不入流,没法拉帮结伙的。

作为凡人,作为朋友,我最怕的就是被人看得高或是瞧不上,都他妈无福消受。咱就不能平起平坐地醉生梦死,想哭就哭,该闹就闹么?关起门来是一家,为毛非要按照门外那套世俗规矩分个三六九等?妈蛋,你要论阶级讲身份地位,无论俯仰,所欲所求,我都会有照你脸上来一拳的冲动。三教九流的朋友我都要有,但我的朋友就只能有一个标准和要求,要装逼一起装,要祼奔一起奔……情浓寡淡,钱多钱少,那都是相对论。人皆不能免俗,不过我们可以不要那么落俗。一俗,一个小眼神一个小动作都可能关乎道德人品。在这么一个操蛋的社会,敏感多疑是人的自然属性,如果互不相让互不信任,你担心我借钱不还,他担心你泡他女友,这他妈交的是什么朋友嘛?不是敌人就是万幸。作为朋友,舍与得之间,该是不该的范畴,和万有引力一样,我也是相信相互作用力的存在的。

我对朋友没有要求,没要求即是要求!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计不是什么坏人,我就是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身上所有的臭毛病。对于平淡平凡还脾气古怪如我者,还能接受当我是朋友的你们,请允许我由衷地说一句:谢谢你,朋友!对于我打负分,要求滚粗的他们,就让我淡淡地扔一句:慢走,不送……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