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他口水化作除草剂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3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岁末之交,不是第一次感觉无有可写,甚至于都懒得发个推贴个朋友圈。放假三天里总是吃了睡,醒了吃,没事看看碟,眨眼也就过了。我不是一个有毅力恒心,可计划并能执行的人。所以当我刻意翻出去年蛋疼时写下的所谓计划,发现基本全瞎时,真是感觉那啥碎了一地。于是乎今年绝逼没有计划,即便是有我也不说,打死也不说。说出来而做不到,那才叫一个糗。我真是特么的不相信自己!

我这也不算自怨自艾,人和人总是不同,尼玛我就这性格哇。不和别人比,那也就只能故意作贱看轻自己。反正我都认!本来也不是一个会白话爱煽情的人,怕麻烦无逻辑还没道理,纸上功夫尚且如此,回到现实那更是不能。所以吧,亲戚也好朋友罢,我越是不搭理反而可能越真心,有事说事,无事莫扰。要真是难分难舍礼貌有加却难保不会前恭后倨那才真叫一个虚与委蛇了。要知道,我连我妈都不稀得说爱,换了谁也别指望能化了那非一日之寒。不尽然是心中无爱,也不是全没口才,就是不习惯搭讪飞白,旁白都不行更莫说表白云云。有些事心里明了就行,刻意了就装了!这也不特针对那谁,只想说明在我就是随缘散聚自然而然而已,千万别指望你投枚桃我就必须得还上一颗李,那就相差太远了去。无他,人和人不同,如是如此而已。

都说性格会随年龄增长越来越通融圆润,但我却直觉除了身体越来越虚越来越差劲之外,我还是我,就算忘了初心倒也没什么改变了自己。忆往昔峥嵘吧尚早,说风华正茂吧似乎又显老,不知不觉我也算活出了一把年纪。是幸也不幸,作为一枚孤独症懒癌患者,还可以活得自觉无为滋润,这未必不是一种天命使然?

无题无趣,又白吃一年干饭剩徒增一岁,再不叫穷叫苦不嚷嚷空虚孤独,只想简单安静的好好地活……

搁笔,愿他口水化作除草剂。

你去了哪里?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5-12-15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历史上的今天,有过两次冷雨凄迷,却谁也架不住心中一片烟红柳绿。是谁给的哀愁?谁许的独孤?谁说谁人不能自己?我即是我,没有相逢也总有一场相遇……届时,我还是会问:“这么些年,你去了哪里?” 

哆来咪,叨逼叨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5-11-4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国庆才回过家,周末又回。人家上门装系统一次收费50蚊,而我这来来去去光车费就不止50,还得自掏腰包。虽说聚会喝酒还不算牵强的理由,跟大半年不见的舅舅、表哥喝,跟多年未见的高中同学喝——慢着,某人不说要戒烟戒酒的么?……我只能“呵呵”。

临走中午,还在车站前面不远又和人喝了一顿。晚上回城,不出意外的鼾声又起。当然,没有枕边人,这鼾声是从邻居那里听来的反映。想想尼玛俩月前还差点被一口血痰给憋死在手术台上,花了那么老多的银子,结果这手术也他妈白做了。不得不又开始刻意调整睡姿和饮食,每天或多或少做些锻炼……真真的现世报啊!我这厢好不容易控制住了,结果隔壁刚搬来的邻居欣然接棒,每天11点左右就开始扯风箱,我这想码点字看点东西是绝逼不能,只得关门关窗悻悻入梦。最近大片比较少,所以梦里特别加演了几场,中国新生代导演子渔自导自演青春、伦理、科幻、动作大片,独家片源,高清无码。然后早上起来揉着一对大大的熊猫眼,腰酸背痛,头疼不已……都说滥用省略号的人闷骚,这杵点点太多,我人又长得丑,实在有些不想连它下去,呵呵。

人呐,得服老!小学四年级的乘法填空题,借助计算器某人还做势演算了半天,果然不愧当年数学倒数第一的光荣。再捡起小侄女的竖笛一试,虽说如今气息不稳,但想某也玩口琴萧笛那么些年——特么的,手法和曲谱,竟然全给忘啦! 更多内容 »

故乡月下之神怨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5-10-14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月光下的故乡

夜里,皓月当空,繁星点点。一人独立窗前,不禁浮想联翩。当年某也曾是风华少年,胸中有丘壑,挑灯夜读书,月半还高歌……然并卵,最后的最后还是输给了时间。当激情不再,各种天灾人祸纷至沓来,一枚逗逼Loser还拖沓的懒汉必然全无招架之力。真的,懒到了一定境界,宅到了一定程度,自己都会觉得可以去死了的说。可要命的是,我……怕……死……呵呵。

如果只活到七十岁,那么也将要渡过一半之人生,依然茕茕孑立,一事无成。

如果我曾经努力坚持,如果我一直乐观洒脱,如果我始终善待情义……

可世间只有因果没有如果,还有眼前这分月色朦胧。

于是,变化莫须有,剩我踌躇。

雨过大石箐

作者:子渔  分类:行摄无疆  日期:2015-10-13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因为被“辞职”,老早就给自己放了假。可惜天老爷其实是母的,这一段时间天上天天掉姨妈巾,大半月的阴雨连绵,这人不霉都霉了。回趟家,十来天里晴了两天,还不连晌,本来计划去后河的也不敢去,只能在周围附近转转。说是附近,自己没车其实也老不方便,因为一般乡场的班车都很少,无论上山下河都得掐点儿赶时间,走马观花全无意义的说。随便打个摩的啥的没个百八十块的下不来,还不定能打到,关键也一点不符合我穷游的逗逼身份,算算还不如自己开车烧油划算。尼玛,看来只有待我成为一枚真正的“驴子”或是也跟风去学学车,才敢再出来游玩了。

好不容易逮着雨过天晴,一放飞我还是出了县的,呵呵。下平桥过凤来到了大石箐石林寺,和想像当中差不离,除了断壁残垣,真的没啥可看。本想去附近农家转转,顺便讨个饭寻摸点土货啥的,可惜摩的师傅可劲儿催我,再不走我就得自己脚趟十几里路,天上又下起了毛毛雨。唉,每次都这么急吼吼的,全然没了旅途心情。况乎随身的X100T,等效35的定焦头,本也是只能慢拍,只适合拍拍人文的。这一赶,人毛都没碰到一根,总不能对着摩的师傅和安全帽摆起龙门阵吧?嗯,龙门阵确实摆了不少的,但是真的没劲透顶,因为我从来不需要“导游”!

举凡大寺小庙,总会有些个传说,神乎其神。但在我看来,所谓大石箐也还算是各符其实,真的好大几坨大石头呵,可惜镜头不够广,装不下,又懒得接片的说。再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除了山门,除了几尊断头菩萨……文革破旧过后的残砖碎瓦和近年来民间自发却不伦不类的修缮,真的惨不忍睹!我也去过很多地方,看过太多类似土地庙里四五不像的神佛造型,才知道原来文化断层多么可怕,哪怕仅只是一门工匠手艺。当惟妙惟肖失传,信仰也就变得十足原始,看什么都像是巫灵,观花婆看水碗一样的忒不正统和正经了……

唉,一进一出,十几二十分钟,顶着毛毛细雨,我来过,又走了。

等车太久,又折返一条不知名的山涧,流连一下下……

待得归家已是傍晚。 更多内容 »

4 页,共 281 页« 首页...23456...102030...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