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如是观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5-7-27  4 条评论

毕业这么些年,说实话真是再没进过电影院。不是舍不得花那几分票钱,而是真心受不了在我默默欣赏的同时边上还有傻伯夷自问自答作配音旁白,或是执手相看啃个没完没了,抑或笑点太低不停手舞足蹈……所以,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也一直都是混海盗湾很BT那啥的。但好不容易周末能够休息一天,“库存”被提前清仓,实在没啥可看,加上之前眼见着自来水们流得哗哗作响。所以,”Duang”,最后到底没忍住,破天荒的定了场,某也主动去欢迎大圣归来了。

一俟剧终散场,除了开始有小孩嬉闹,中途间或有几次笑场,还好还好,因为看电影的人实在太少太少,都不足三分之一。由是观之,电影如何如何,还真是不能听了风升水起迷信票房。当然,我也就是一枚肤浅的画面颜值控,从来不注重剧情安排,非要我作期许如是观的话,某人在豆瓣打分时给出三星嫌少,给出四星又觉太过,总之说来还是值回票价。但设若你还没来及细观,愚以为大可不必,因为好看的那几出都让预告片给演完了。

大圣归来1 更多内容 »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5-7-13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多时不曾提笔捉刀,其实与互联网大势没有半毛钱干系,微博我都很少吐口水了哩。说忙也不似真忙,因为很多时候忙其实是盲,依稀仿佛没有一星半点儿的实际意义。再话说,我不是女人,虽无丰乳但有肥臀,大咧咧往电脑跟前一坐,这一身横肉挤几条沟该还是没有问题。可逝者旬月天光,寂寞还长夜未央,我却独独没曾留下只言片语,不想写或是不能写,总之都有可能会戒掉无病呻吟。一则,我想我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缺乏一种准确表达的语言能力。二来,我有在努力地试图控制自己轻意吐槽,损人不利己的任性。嗯,虚伪代表着一种莫测,纠结意味着一种成熟,通俗一点的说法是我活得不能再撕逼!

  我惟有自我安慰。不是谁都像我这般真性情还要讲个粗中有细,不是谁都像我高标准精益求精严格要求自己……说得自己好像瞬间高大上,其实我也是习惯退而求其次的,为人处世都有给自己设定一个力所能及的前提。诸如细腻是针对我本粗鄙丑陋的形象而言,标准也是基于我个人能力浅薄的层面而界定。如是这样,端的还有差距,那只能说明我遇人不淑、交友不慎或者说我的人脉交际真是有问题!男男女女,混到一起,若是不能走心,交往自然无情又无义。于是,最近我常常会想淫一句:“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设想,我身上定是会有一种往孤精神,无论工作还是生活。很多时候我也确实觉得自己特么的格格不入,但我亦知道自己绝逼没鹤那般高冷,很可能就是一只猪冲进了羊群……对二师兄我从无恶意,虽然属相上我其实和大师兄是一伙,呵呵。其实,我是想说,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这也应该算作是理想国那边的。无论爱情,还是友情,不合自然不群,不群自然往孤。如此往复。

  然并卵,这似乎也不能成其为堕落的由头。最近也确实丢掉了好多好的习惯和计划,时光漫蔓而荒芜,感觉每一天都像是在虚渡。妈蛋,老是管不住自己,怎么破?

  岁月这把杀猪刀呵,磨啊磨,砍啊砍……

  我妹都说我上了年纪,我还有多少时光可以虚渡?呵呵。

栀子花开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5-5-17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早些天,大街上卖栀子花的小贩多了起来,才想起关注自家屋里的那株,犹自含苞未放,心说不定还得好生侍候等待,便没在意。昨晨出门时却发现已然绽放了一朵,芳香扑鼻。虽然貌似还有些些慎独,但眼见着花苞次第,心情也没来由地铺排,想来过不了几天就会“so beautiful, so white”……

  不知算不算是否极泰来?但机会和由头也真是一半一半,这厢花开,那厢草枯。本来茂密的一簇薄荷枯得仅剩独苗还要死不活,本以为已经闯缸成功的小金鱼们一批批前赴后继地游进了化粪池,今天业已是换到了第四缸。因着重生轻死的原教旨主义,也真谈不上个人内心好恶,反正就想着修身养性而已,不抛弃不放弃却也不纠结。一切种种,不过是为了淡泊,化作一种心境。

  花开无常,人也如是!懒人困窘憋屈了两三年,虽说是自作自受吧,但受够了白眼轻视和打击,冷不丁突然有人相信和抬举,自己反倒有些诚惶诚恐。人敬我一尺,我便得还他一丈呵,怕就怕自己力有不逮或者说懒散任性惯了会不由自主的做得不够好!也就是贱,自信原来负能量,逆境时反而可以突然爆表?可不管咋说,还是愿意相信自己,这次是真的要埋头走路准备安身立命了。妥妥地,亡羊补牢。不惟怀稻粱,现实一点,苦逼一点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春去春又来。呵,等到栀子花开,青春还在……

栀子花开

迷信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5-5-2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太多的不可能,人和事都莫名的惊诧。

  悬崖绝壁之上,某人正进退维谷,忘了打电话时向谁人求助来着?而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饶是如斯绝境却像极了水墨画,某人眼前有一枝入画还惊现两枚水蜜桃并已然熟透,娇艳欲滴。于是果断出手又手留余香,可最后吃是没吃或者说滋味几何?我反倒是给忘了……画面陡转,不知如何脱险然后回到了老家阁楼上(忘了老屋早已坍塌)。再然后有人来找,我正躺床上郁闷哩,剧情貌似那谁应下了某人告白,于是最后你浓我浓,却也不是春梦。呵呵……

  尼玛,忒玄幻,当真是影视小说看多了唛?

  我这人吧,一般不迷信,但一俟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总是笃信那什么一命二运三风水。于是,周公能解的也就解了,但语焉不详便只能不求甚解来着。不过,所谓绝境,这一两年我也算是碰上了好些回吧?到底是安然无恙!所谓情爱,随缘随遇不强求,但怎会记得那谁便真是有些奇遇,因为丝毫没感觉到我日有所思啊!!!汗,想不通的问题就不要想嘛。但风水的问题也或可尝试,于是某人最近刻意掉换了床头方位,也开始种花弄草还养金鱼。开始都老实不易!还在等桅子花开。薄荷枯了又发,金鱼挂了再买……反正是一半一半,总还有50%的机会。但是说真的,貌似真有些效果显现哩,于是坚持,以观后效。因迷而信,有所求总好过无所用,不也都说信则灵的嘛!

  诚然,自己也活得十分明白,相对于福祸得失来讲,某人也只不过是为求个心理安慰。想来经历了那么多的人和事,大话套话不消再说,该努力的还得努力,该改变的还须是得改变!不能总做白日梦吧,也不能老作恶梦不是?就是个凡夫俗子也希望能用平常心看透这万千世界。肉眼凡胎,既然不能超脱物外,那不妨再平凡一些,再虔诚一些,更要现实一点儿……

  迷其实不重要,但若信了也很好。

银海惊涛

作者:子渔  分类:行摄无疆  日期:2015-4-29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银海惊涛

差不多两年前拍的旧照片,翻出来练手(大图进内页,按Home键模式)。
会唱这首歌的人,你们都老了,呵呵……

5 页,共 281 页« 首页...34567...102030...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