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7 12:33:24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有心无意地路过边城子渔

或许是缘于地理方言接近的缘故,心里念念不忘有一个叫翠翠的姑娘等在一座《边城》。最近有心无意地我又回味了一遍小说,也因为此前想出去浪而漫无目的,于是索性说走就走,阖上书马上携程订了当天下午的火车票和住宿酒店,晚上七点四十几分便在秀山县城找着了身为原住民的旧同事,一起烧烤啤酒侃大山了。

夜雨淅沥,有点儿冷,朋友圈发了条状态:“武陵宿夜雨,携程过思州”。

洪安渡口

虽然,从未去过,但边城一直活在印象里,而且网上也见过与之相关的不少图文。所以关于落差我是有心里准备的,但是……这落差实在有点大,呵呵。儿时记忆中人云亦云听好多人说过秀山出美女,可此行前前后后走了秀山好几个乡镇包括县城,以我的标准打分我能说一个也木有遇上过么?印象中,边城该是大山大水,苍劲厚重又透着清新朦胧。但其实,文艺心伤不起,眼见着周围参差没落的小山峁,面前浅浅窄窄的一湾死水荡漾,一下子扣分不老少,只差要灭灯。

只能以平常心度之,以游客的心态渡之,权当与故友见面腐败打发无聊时光。

茶峒吊脚楼1
茶峒吊脚楼2

见多了古镇,眼界心理自然免疫,对于青砖黑瓦雕梁画栋已了无兴趣。我只想找翠翠呀,但人与狗肯定不是翠翠岛上那般雕塑的模样。

拉拉渡为游客挪了位置,倒了的白塔复建得好像也不是地方,作为财主家嫁妆的水碾盘芳龄估计不超过一周岁而且“五官”还整过,而顺顺家的吊脚楼心想肯定也是房东牵强附会来的吧?

好吧,我着相了。放眼整个荆楚巴蜀,所有古镇除了吊脚楼只有吊脚楼。

茶峒店铺
茶峒理发店
洪安民居

即是腐败之旅,怎能不食角角鱼?就是黄腊丁换了个名字,和旧同事整了一大锅,尽管汤鲜味美但其实我只举箸了三分之一,因嫌刺多琐碎也因食辣功力退步,吃到后头额头直冒冷汗,不得不悻悻作罢,拂了“一口吃三省”店老板看人下菜碟的美意。川人不能食辣,想想都些汗颜,哈哈。

相较于吃的不尽兴,我还是更流连于普通市井生活,边边角角的小确幸里总能勾起不少儿时青涩的记忆。边城其实已远离民国却貌似还在经历文革……无论湖南重庆茶峒洪安,不管从遗迹风俗还是味蕾感觉上来说,它都与现在的我更为接近。

洪安烤火的居民
茶峒洗衣的居民
茶峒修船的师傅

对古镇免疫,但我还是很向往古镇的生活。市俗而不功利,富有富的优雅,穷有穷的闲致,当然生意人除外咯。对于我这种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人来说,貌似就只适合生在古代,房前种竹河边垂柳,执手画眉斜倚栏杆风景,闲暇邀人诗词行令青梅煮米酒……时光慢,简单亦是一种追求。

洪安紧闭的大门

但追求只是追求,一种囿于现状的托辞而已。有些欲望可及而不能及,就好比美好一定要求之不得,就好比关上的门我并不想尝试推开。谁知道这扇门里会不会关了一片纸醉金迷灯红酒绿?谁知道这门中是不是锁了一个等着二老的翠翠呢?过去将来,生事物外,我惟愿踌躇当下而放弃唾手可得。想像有想像的美好,而谁也说不定哪天门还会自己打开……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坟,里面住着未亡人。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城,墙上斑驳的叫青春。

我来过,又离开,一个人……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