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3 16:06:19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故乡的星空下子渔

端午回老家一趟,本来想着找个山沟沟溯溪什么的,回家半途才发现,除了有换一双溯溪鞋,其余帽子眼镜什么的全忘带,心想这回怕是又要被晒成胡萝卜干的说。结果到得家来才发现完全是我想多了……尼玛,除了到家当天感受了一把蓝天白云下久违的画面感,之后几天等来等去,不是阴霾一片就是绵绵细雨不断,压根儿就没心思出门。这在城里宅,回家了还要继续宅!

不过,难得出城一趟,相机总不该是个摆设吧?所以即便全无景致,即便没带脚架,即便微单画幅很是受限,但还是凑合抓拍了几张家门口的星空夜景,权当是个念想。因着拆迁已成定局,再过一两年此处家园便该不复存在。某人活了三十几年,日记烧成灰,家要拆成砖,大片大片的记忆要留白,唉……

故园荒芜,此生漂泊,见惯了缘来人去,还好风依旧山还在。鬼王山,这地标一样的存在,总会在不经意间下了眉头上心头,穷尽一生,搬不动也绕不开。


没能找到银河,却在自家玉米地里瞧见了万家灯火。人生若梦,繁华如谢,想一想自己又会在哪一段前尘往事里?

大风吹不走的记忆,山川载不动的乡愁,总会让我不停地怨念:“新不如旧,新不如旧……”


星空下,有一个叫家的地方,最终只能在纸上定格。纵然不是什么大别墅,但好赖不济也有我农村人向往的自由。一想到以后要从独栋搬进单元房,心头就有一万匹草泥马飘过。有时候,真的会忍不住,要一遍遍地问候政府和祖国母亲。

仰望星空,弹指一刹,看时间聚成塔,听回忆漏成沙。

哼一首儿时老老的歌,让歌声伴我到天涯。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