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7 12:36:58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回乡,马嘴二游记子渔

▇ 缘起

一个乡土情结重的人吧,会随着年龄越大而越爱往家跑,不像以前某某可是一年难得回家一趟的说……倒也不是真的陶醉于长辈们千篇一律的怨念,也不是特别喜欢跟乡里乡亲醉生梦死。讲真,这趟回去,某晚喝大发了直接跑大桥上挺尸,第二天才想起来特么的后怕,但其实已然断篇也没啥可想了不是?不过呢这所谓情结,也之所以纠结,就在于你说不清楚却又绕它不过。就好像无论哪里都是无垠和漂泊……我心比天高,我命比纸薄……心安处却只有吾乡!

从来不觉得南川有多美,至少正经的景区我从来不去,人多景少还物价高昂真心爱不起来。但作为故乡,我所流连的也不过是那些路上风景和四散湮灭的历史尘埃。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尽可能的避开很多人,景区之外偌大一座金佛山,也总还有那么几处是我一直想去而未去或者去了又去的。比如黄泥垭,比如杨家沟,比如马咀,比如后河,甚至某个我一直叫不出名字的地方……

金佛山风吹岭下的马咀,位于重庆南川区往贵州道真县的省道S104旁,因山形似马嘴而得名。山上有南宋抗蒙名城龙岩城(俗称马脑城)遗址,附近有龙岩飞瀑(俗称马尿水)。山下有大片草场,驴友谓之马嘴草原,往来露营、观星、看云海者络绎不绝。度娘告诉我叫马嘴的地方不少,但好像是因为笔划的关系,大家也都还喜欢用“咀”字。所以,马嘴、马咀并存,指向同一个地方。此地在南川人心目当中更多是一种高山仰止,风吹岭作为金佛山致高点,以前交通不便的时候,马嘴能否通行全靠天老爷赏脸,若遇冰雪天气,绑了铁链也不定能行。而作为景点被人熟知则是最近这些年,因着一位知名网友草原居士从2006年起的不懈推动,可遗憾的是随着人来人往商机涌现自然产生人心叵测和利益纠葛,居士“被自杀”,几年前我还为此写过一篇纪念文章:《写给一个熟也不熟的人》。作为南川人,我熟悉一个地方一个人但却从未去往相识,直到多年后的今天,这应该算作是一种缘起!而时下除了渐渐人多垃圾多,马咀至今还未被彻底开发和商业化,是幸也不幸欤?

▇ 纪行

一月前,我单骑独行,顶着炎炎烈日从石板沟摸上了马咀。山路蜿蜒,荆棘缠身,人困马乏又渴又累之中差点儿就中暑,然后在马脑城下彻底迷失而折返。日头狠毒啊,回城以后,“黑人”还是生生蜕下一层皮;一周前,辞职以后准备回家休养几天。到得家门前,因着遗憾,还是忍不住邀了朋友再来。早上七八点钟的光景,风吹岭上四野无人,对着一片白雾苍茫,心里绿林之气顿生下意识的呢喃:“哼,俺胡汉山又回来啦……”

mz_1
mz_2

从山脚开始,穿过迷雾,于乱石当中或走或爬。从公路起算,山并不高,但这一片乱石斜坡,远远看着根本不像有路,所以上回才想当然地走岔了路,在一片“刺篓篓”里进退不得。这乱石起先怀疑都是城上因为战火陨落的古城墙,但仔细看着又不是很像,这么多这么大的石方,此处地形貌似又根本无法使用器械,咋可能搬运得上去?呵,此城虽未破却也凋落,无处寻亦无从考究。

mz_3
mz_4

照片已经去霾处理,本来浓雾不散还要更深一重,能见度至多不出十米,正像历史和时间长河一样的朦胧久远和荒芜。七八百年间,龙岩城历经战火匪乱喋血孤城,如今凋零残破只剩下如斯光景。一座城,一座门,背后掩映着大好河山和无数风云变色……

mz_5

龙岩城门上刻有“蟠龙砦”三字,此处从来不败,真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无论宋元之战,还是二次护国,忠君还是守旧?亦正或是亦邪?了熟于心便不再不关心那什么摩崖题刻。只道是爬上来真心不易,衣服裤子鞋子全湿透,短平头变成小刺猬,大有中年谢顶之势。把已然躺了好一会儿的某人追开,脱下鞋袜晾晒,坐等云退云散。

mz_6
mz_7

少顷,也是等过了一个时辰以后。山下开始一拨一拨的陆续有人来。心想俺们也算开路先锋,因为大把的露水和无数蜘蛛网全让我俩给趟过了的说。终于守得云开雾散,眼前明明风光无限却也飘渺游离,一阵风过,一阵雾来,分分钟便能换了天上人间。本想拍上一段延时的,可人越来越多太阳又若即若离,实在等它不了,只有悻悻下山。

mz_8
mz_9

故地重游,吸引我的一则是城,二来是水,三便是那云海和星空,但这一切都得讲究天时际遇,所以以后肯定还会有三游和四游的说。风吹岭下,远远的几个凹口里藏着三四个大小不一的瀑布,其中最大的就是马尿水,意即说水小如马尿矣,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上回,我从石板沟上来直到瀑布脚下,本来就水小,再一走近,抬头仰望不高不低将断未断全然没了气势。所以,这次我们决定沿着沟谷山脊,往顶上蹿……

mz_10

明明近在咫尺,下山又上山,紧赶慢赶也走出了个多小时,直到远远的听到水声轰隆。此番运气不错,前两天下过雨,马儿吃饱喝足,这“尿”还是蛮大的说。银练飘絮,飞流直下,很有些磅礴之势,可惜再次估计失误,我这随身35的定焦气场明显不如广角,纵是接片也只能勉强凑活。于是只能临渊绝壁,驻足兴叹,默念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mz_11

已是正午,腹中空空,太阳也愈来愈毒,汗水把头发拧湿成几股,此时此地,我居然真的“谢顶”了。破天荒的来个自拍,还是背影,结果居然还得用PS植发,想想也是醉了。我这也算人到中年,看来真是不得不服老啊!宅多了,一身烂毛病,吃不好睡不好,累不得晒不得,长得又不帅,该是要肿么破?唉,人在自然面前何其渺小,看着谷底脚下扳螃蟹的游人,三三两两小如蝼蚁,于是更加触景生情。山上还有两口塘和一个水库,水库边钓鱼露营的不少,但周围产生垃圾也不少,厕所更是破败脏乱到我尿不出来。旋即折返,于途中猛灌两瓶壁上山泉,冰镇到沁人心脾。得,我还是逃吧……

▇ 后话

每回来都总留有遗憾。那山那水那人那狗,其实图片和记忆还有很多就不一一枚举。不过就是个游记,再者天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再来三游四游?毕竟,这趟我脚架白带了。毕竟,我心中肯定又有新的踩点,那些大气磅礴,那些美轮美奂,人心不古人心不足,真真的贪多不厌啊。就连随行的某人,一向挑剔事逼,居然也抠抠嗦嗦嘟囔了句:“来了至少不会失望”。

呵呵,不会失望,可是一俟说到世道人心,这里俺必须点名批评马咀山下那家黑店,就石板沟上来,南川往贵州的客车返来必停加水的那家店。第一次,没买东西,觉得这一家老小挟天时地利人和,很会做生意的嘛。此番再来,饿得不行,我俩没问价钱就叫了两份凉面,难吃到要命也要硬撑垫肚。结果,吃完付钱的时候更加有打碎了牙往肚里吞的感觉。尼玛各种零食小吃眼看就要过期,一份巨难吃的素面居然要价十元,你和你全家恁个不直接开抢?如今交通便利,表给我说什么山高路远不易,我也不是真的舍不得几块钱,就是见不得有人但凡有点好处就把所有人当傻缺,猪油蒙了心,往死里敲打,非要把此良辰美景搞到声名狼藉。作为南川人带着一外地朋友,经此一事好扫皮,说实话我真的有点伤心。好怀念传说中的草原居士!这人心人心呐,说再多也无济,只有保证绝无下次,绝无下次!总不能因这一颗耗子屎扰了刚才赏心悦目的风景心情,再说家里老娘炖了老母鸡呢,我也没功夫多余伤心。阳光刺眼明亮惶惶,闪退,回家去也。

休养一周后,返城。依然发现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经历再多却也忘了初心,或许每每不尽人意才说的是人间真情。我还是那个我,无论宅家里还是在路上,到底是个伪文青。身未动心也已远,不安分,不省心,眼睛里明明看的只是风景,可心里也藏着诗书礼乐和家国天下。纵然只是普通人,纵然从来不露声色,但我……

将行未行,归去来兮,梦里也能闯天涯!

shut up,重庆人不喝雪花,哈哈。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