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10 08:00:57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此情此景,焉能不思家?江子渔

在网上闲逛,找到几张网友发的关于家乡的图片,因为今年没回家,一时不由感触多多!

鬼王山

[ 鬼王山 ] 这是我家屋后的大山,整个水江镇都在它的脚下。因其山势突兀,乡人皆称之为“鬼王山”,其实真名叫归望山。曾经到过山顶,俯瞰脚下浮云飘渺,熟悉的一切都浓缩成一幅写意的山水,还真有“会当临绝顶”的气势。记得山顶上有个叫黑桃坪的小村庄,那里的人的生活给我的感觉就像桃花源。到现在也没弄明白,那角度近乎垂直的山路上,那些人怎么能做到健步如飞?不过,记不清楚的是那黑桃坪下面的九井村那个小石桥上那幅倒在路边的对子:九龙桥上龙飞舞,鬼王山下凤跃腾。也不知,原文是不是这样?只记得,当时桥下流水咚咚,山雾铺着路面上来,还真觉得有鬼,呵呵。。。

铧耳山

[ 华耳山 ] 这山是再熟悉不过了。每年,冬天的时候就会和母亲或者伙伴们一起上山去砍柴,用来取暧和熏腊肉。贫穷的那些年景,母亲为了节约运费,还自己上山背煤来烧,不过我终是没试过,因为毕竟太小。后来长大了,却也不用背了,呵呵。。。所以,有时想起来,母亲和这华耳山是一样的伟岸!不过,小时候不懂事,有时是为了逃避家人的责骂,有时是为了追求所谓的浪漫,也会悄悄的跑上山疯个没完。所以,至今仍忘不了那红籽和“冷饭巴”(此种植物物具体学名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的味道!

水洞

[ 水洞 ] 这地方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切都只是个印象,因为毕竟从没真正去过。有好几次到了脚下,却最终没能一睹芳容。可惜的是网友没把瀑布照全,据说发水的时候很是壮观。可别小瞧了这洞,水江的母亲河——团凼河有三分之一的水源可是它的贡献!所以,下次回去,无论如何也得去看看。

大桥

[ 大桥 ] 可惜网友只照了这大桥的龙头。我好像有张合影里有全景,改天发上来。这里应该是记忆里定格最多,也最久的画面吧?都记不清楚有多少次在这里流连。和儿时玩伴在上面大谈未来夙愿,和初恋情人在桥下嬉戏缠绵,记忆的泛滥就像桥下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前年回去,我还刻意去找了我那曾经刻在桥墩上的名字。想起来,当时其实也和赤名力香的心情差不多,自己的名字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刻上去的。唯一不同的是:在力香,“永尾丸志”这名是其本人刻上去的,而在我另一个名字却也是出自我的手。不过,就算续拍了结局,力香最后也还是和我一样地只能在熟悉的地方凭吊模糊的人物,逝去的影子!

鸣拉,二十几年一晃过去了,龙头如今不知飞向了何处,桥身也被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水泥,现实就这样肆意地把记忆涂抹得如此的苍凉!流水尚且知道有个去处,可我的初恋,我的记忆却去无方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