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25 01:12:32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有感于“芙蓉姐姐”重庆之行江子渔


《时代信报》上长篇累牍的报道,真的让人感受到了如它大幅标题所言的,某人的到来:让整座城市被“ S ”了一下。是呵,调戏了解放碑,又去勾引磁器口,那某人自恋的身材往朝天门长江边上一蹲,再捧一捧长江水,就成了出水的芙蓉,可悲乎?可笑乎?

其实对某人的名气本不想做何评价,因为不管褒贬都是人给捧出来的,就像本人此刻所做之事,无疑又是在为某人的名气添砖加瓦。所以,真不想做出一个什么所谓的评价。因为在这个立场之上,所有人当然其中也包括我与那位网络红人相比较其实并无二异。在这个变态的社会里,很多的人们都在不停地作贱着自己。似乎,真是应了那句玩笑话:不求千古流芳,也要遗臭万年。现代人病态的激情里有着强烈的偷窥欲望,也有自我暴露的严重畸形倾向。某人因为虚以委蛇的赞美和和过份激烈的谩骂红了,一度还红到发紫。那无限放大、膨胀的“ S ”,赤裸裸地横陈于网络的各个缝隙,强奸过无数人的眼球。很多人像喜欢享受性虐待一般地开始留连往返,乐此不疲。所以,这还能让人说些什么呢?变态的不只是某人,而是整个社会,就像我在此事件中的角色,就算是没有参演,至少也成了偷看“ A 片”的看客!

有人说她很勇敢,有人说她不要脸到极致,这个也不好说。就好像看到某人坐在磁器口一张古床上的照片,不似卖春的女子,倒像拉客的老鸨。让我不自觉地想起,有喜欢看 A 片的人说过:“ A 片其实是一种艺术”,谁信???

荒诞的世界里到处是荒诞的人群,几十岁的老娘们儿偏偏要去扮演正值豆蔻的青春少女;身负几十个呼拉圈像蜗牛一样的蠕动,那也能自诩为舞蹈创意;还有那数不清的懵懂少女像发疯了似的去追逐那所谓的“超极”。。。。。。


在美国可以评出个孔庆祥第一,但观今日之中国,实在很难评选,但有人却敢评也有人敢自封第一、第二。人人都在淋漓尽致地表现自我的“真性情”,宣扬自己琴、棋、书、画无所不包的“才艺”。东施效颦,在中国已然也是一种大大的流行。在网络这面大旗之下,充斥着所谓的名人、作家。有人在沉沦,有人在麻木,有人说从中体现出网络的暴力,也有人说此间能看到国学的沦丧。谁更有道理,我是分不清了。但有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某人在朝天门码头游轮上大摆《铁达尼号》里的经典造型时,那确不是什么轻盈灵动的风景,那就仅只是一个让人恶心、翻胃的、丑陋的“ S ”。

唉,退一万步讲,你说你是芙蓉,那你就是了。但愿彼“芙蓉”也就仅只是芙蓉,开过后就谢了,最后烂在泥塘里。千万不要再去玷污周老夫子所钟爱的莲,更不要去染指那高贵的藕!世间万象应该也只能是露珠状的物质,一阵风吹过,也就干了,没了。真的希望一切能够就此打住!所以,我也打住,不说了,不说了。。。。。。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