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0 15:05:52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狗屁主义江子渔

上了初中,少先队就算自动退伍。上了高中,不交团费也算自动脱团。随着历史老师启蒙觉醒的是意识形态飘忽,和政治老师唯物唯心摇摆不定利益交关的则是价值杠杆,那么所谓改革和发展之于什么主义信仰似乎全都是瞎jb扯淡。至于你信是不信?反正我是不信了,所以打死我也不会参加某个party……

二十七八岁以前也许还空有一腔热血和抱负,三十岁以后连最后一缕激情也烟消云散,社会这本百科全书最终只教会了我明哲保身和善护己见。貌似庸人所以中庸,不是米田共也不是理中客,只是假装盲人哑巴来着。就像演戏,入戏太深,所以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真个就残疾了!

但其实潜意识还在,架不住在梦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像昨儿个,不知何故竟然梦见先总统蒋公,不才与之谈笑风声大作亡党亡国之论,然后又偶遇“特首”小马哥,循着《运动员进行曲》依次进入某处现场,谈兴正浓之际突然大梦觉醒,然后回味却实不知到底是江山一统还是一桶姜山?怅然若失却又老实想不通,昨夜里如果非说要与民国有点儿关联的元素,可能也就是纸上得来的关于知堂老人“落水”趣事的只言片语。然个中曲折,穿梭跳跃,尺度空间之大,实在没法作解自答,更加不胜了了。大抵骨子里我肯定是个保守派同时也可能是改良派,但决计不是什么革命派,不然梦境不会俱有如斯中国特色。就像我分不清统一还是一桶,所以特首二字的引号其实也是我后来想当然加上的,实际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呢?

我是真不知道,原来自己心中还默默地下着这么大的一盘棋!于情于理,我似乎更应该关注的是自家房产和土地的征用以及被农转非的问题。或者,更现实的没钱无工作一屁股烂账的问题。可谁曾想我情商如此的高超卓绝,不考虑安身立命却梦想着关心国计民生,真jb蛋疼啊!

城头变换大王旗,三民和共产都是拿来主义,大哥和二哥,尺短与寸长,老实说清醒时根本不屑一顾。我既学不优所以无以为仕,商也不精所以不能学陶朱,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也不该是一介布衣应有的念想。好吧,就只当我梦里进了天堂电影院来着。一俟剧终散场,明亮煌煌,现实才是最大的理想。就像此刻,好多剧情其实已然遗忘……说到底我也就是一2b农民念了几本书,便时不时于田间垅上醉一场灯红酒绿,好死不活还自作比小隐之于大隐,求不得,那些乌托邦一般的美丽。待到明朝酒醒时,却也只会吐一口口水搓揉一段岁月,最正紧最实际的还是挥锄掘地。

如果只是梦,那我也更愿意学庄周梦蝶襄王遇神女,就是千万别再和我谈什么劳什子的狗屁主义!相较于意淫,或许还没有梦遗来得更刺激和尽兴……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