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14 05:28:21 首页 > 断水流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再牛逼的AI也画不出我心中所惑!

我以为此番关于口罩的风波早已经结束,也不管别人立场如何,是恐惧还是摆烂?总之我就从来没把这个问题当成是个问题。所以每当有人问我身边是不是羊了个羊时?特么我是真的无感,莫说是羊,我连人毛都拢共没见着几根,怕个逑啊?相比起羊羊羊,老子更怕的是狼来了……

从年初我就开始喊狼来了,狼来了……一直喊到岁末。这下狼可能真的要来了时,很明显,我依然毫无准备,还是招架不住!真的,最近又开始做恶梦了!日有所思便夜有所梦那种,而且梦里老是出现的都是我喜欢或者说讨厌的那些人。也许因为在乎,也许因为无助,总之对谁我都只能三缄其口。好赖不济,就算要去赴死,我也想保持最后一分慷慨的体面,起码不能将自己的狼狈向所有人直播!

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种,而我只选择了最没技术含量最没操作难度的躺平和摆烂,我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了什么?只能说啥人啥命,我就是烂人一个咯!而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挂掉,已然算是一个奇迹了,毕竟兜比脸干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像现在,某人全身上下一个钢镚儿都木有,身上真的连五毛钱都摸不出来了。呵呵,这一年浑浑噩噩,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怎么活出来的?总之要钱木有,烂命一条——天天说死,其实怕死,终归没死,还是好死不如赖活!!!

所以,我其实就是个纠结矛盾的变态狂吧?心里不想直播自己的狼狈,但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打死也不说,于是只好安慰自己,所有人的含义仅限于一种实体或者说纽带关系。毕竟在这里都是外星人,除了个别的极少数,咱还不是谁也不认识谁?不怕扫皮跌份。而且我就只是郁闷了,憋不住了,又无处诉说,想吐口水,换口气,仅此而已。如果有谁以为明天,不,应该是今早上了,我可能就要上长江大桥,要一头压出个大水花儿什么的,那就属实是想多了。弱鸡,也并非全无是处,毕竟赴死也需要一种勇气的,而我的这种状态和文字就在我网站也还能搜出许许多多,就像女人的姨妈巾似的,只不过我不是月经,可能要好几年才来一次,不能不当回事,也不能太当回事,总之就是不能绝经咯……

一愰三四十年了,无所失,无所获,好死赖活。我数钢镚儿时,活脱脱就像是孔乙己在酒馆里数着茴香豆,有意义无意义的,其实自己心里清楚有数!所以好心人就请放心吧,放弃围观,我还且活!最多是有那么一种可能,今年过年某人又回不去了——反正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是猴年马月?不年终不总结嘛,而且,明天还是某个逗逼四十二岁生日。loser42与路易十四之间的距离,好像也不只差了一个二哈?呃,我最佩服自己的就是我把自己活成了笑话,但我依然还能笑出声来。又比如,最近熬夜很冷很辛苦,但我就是睡不着,或者说不敢睡不能睡,那我又能如之奈何?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就算时下很火的AI,再牛逼,它也依然画不出我的困窘或者说心中所惑!

“一条沟,一束光,一只羊正在追赶着一群狼……” 关于梦境,我是认真的!文中插图都是我基于百度“文心一格”创作,我也试过了市面上大部分的AI,就没有一个不是差强人意的。所以,无论什么,我想我都已经尽力了,呵呵!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