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4 05:52:51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要奇迹也要平凡江子渔

人都是寂寞的,所以才会有像我这样成天地为赋新词自说自话的人,博客、微博读者不多却也还算不少。如此这般的无意义也会被人关注这事情也就有了一些意义!就像失意的人总说自己不够毅力没法坚持,但是不得不承认堕落本身就是一种坚持,不学无术如是,自怨自艾如是,酗酒奢睡如是……凡此种种,转换一下是不是就可以说人都是积极的?呵,什么样的形容词用到什么样的人身上,或许也就是个剖面或者方向的区别。所有的动作行为本身都是可以相互转化相辅相成的,譬如寂寞是因为正身处喧嚣中央,可能堕落是因为正被积极毁谤,所有的人和事因为只有正反两面而显得简单和武断。所以,很多时候不管结果是自己还是别人给下的定义,其实在内心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因为自我,因为惯性,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看得不那么简单和平凡!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话对也不对。因为立论本身就是基于一种泾渭分明的两极参照,而且说这话时的语气往往是一种俯视和鄙夷的姿态,在同情和不屑的眼神里怒其不争!而心之所在,有梦想的人,往往又觊觎的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遥远的乌托邦。梦想在坚持,现实在毁灭,人其实一直就在奔逃的路上……

上面这些屁话,说的是别人其实就是写给自己,因为我就是那么自命不凡模棱两可的人。我很懒,懒到不愿意下楼,一天只吃一顿饭。但是我也很勤快,勤快到可以为解决一个问题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累到半死;我很堕落,甚至是歇斯底里,可以旷工一年半载全靠借钱度日。但我也很积极,经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半夜鸡叫打狗血,还三天两头一直在持续;可事实上我很冷血,所有关于自己人生的生离死别爱恨纠结,从不动心从不痛苦也从不积蓄。但我也很会煽情,也会像个小女人似的无聊看一些影视剧和小说,泛滥一些不知所谓的眼泪和同情……我真的无法完全准确地描述自己,也不可能承认别人眼里的自己,因为这矛盾的肉体本尊似乎也不那么受意志支配和转移。所有的行为全是一时兴起,所有的坚持和堕落也是云里雾里,我只能说我还活着——这是一个奇迹!


奇迹,到处都有。这些天通过网络联系上一个南川老乡,网络流量字节何止千万,可后来才发现现实中我俩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过两三百米。这人本身也是一个奇迹,为写一部小说竟然耗费十数年心血,好不容易出版了还是自产自销,但人家却一直在努力,还想把小说拍成电视连续剧!其实,因为我老家就是水江镇,小说里那些人物情节很多都是我们儿时语焉不详的段子,也可能因为年龄代沟、历史认知甚至世界观的不同,所以尽管觉得文笔欠奉或者难免俗套的主旋律,但我还是真心想着获得作者授权同意转载到南川人网站里。当然,我不会写小说,我的所有观感只是作为一个读者一个旁观者一个乡党一份最简单直接的感受。我只是在想,南川的作家或写手,要是不那么乡土或者换个立意和表达角度,作品会不会更好?但不管怎么说,我要谢谢他——侯绍堂先生最终同意了我的转载请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欣赏一下这本《博弈金佛山》,文字和情节本身的考量应该丝毫不影响我们对于作者十数年心血的尊重和感激。也正是因为他才促使我回想我的过去十年有过什么样的成绩?当然两相对比,我是一个挺失败的人,我最后只总结出了一个“奇迹”!

回到奇迹本身,自命不凡到底没用,我的奇迹和候先生的奇迹不同,所以我是真想把那些所谓的积极和消极、坚持和放弃作一个自然而然地相互转移,不一定是期冀某种成功或者获得,只是想将自己缩回到一个肉体凡胎里,做一个平凡的不那么矛盾的人!也设想很多人其实可能都和我一样,这奇迹本身也不是什么怪胎,指不定还是因为人的企求总跳不出三俗的世界尘寰。那么姑且俗就更俗它那么一把吧?三十郎当岁的人了,也不再是什么小年轻,犯不着标新立异!凡人的世界,碌碌无为也好,功成名就也罢,同样的孜孜以求但却应该最好只有一个方向而不矛盾。人这一生挺短暂的,睁眼闭眼之间而已,最奢侈的愿望其实是能在最后平静地死去。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但我想试!我不想做阿Q和孔已己,尽管他们也平凡,但我想可以更平凡地活过后三十年和更久然后老到死去。

平凡很贱,但又贱得如此美丽!凡人的故事其实就是爱美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