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3 16:58:11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我还能活多久?

但凡有点素质或者自制力的人,生气了也还透着一点小可爱,明明是苦大仇深却也狠不起来……呵呵,别误会,不是我恋爱了,我是说我的楼上邻居。

最近两天我开始享受私人叫醒服务了。第一天楼上跳了敲了半天,我继续装死继续睡,没搭理是因为自己多多少少总是有些理亏。于是第二天她就只跳了一次,叫醒我就作数。一看表,呵大抵这是提醒我该起床吃午饭了吧?嗨,自从患上这打呼不治的毛病,自从搬到这个小区,我和我楼上的邻居真的是一种相爱相杀!彼此都在极力克制,极力忍让,从未有过出格过激行为,一点儿都不像脾气火爆的重庆人。

小区户型的隔音效果,双方都表示很无奈,这几年我也搬过很多很多的地方,哪哪儿都一样,实在是去无可去。我一特别喜欢音乐和电影的人,都从来不敢开外放,只能戴耳塞。为了保证邻居休息充足,我还刻意调整了作息起居,生物钟反着来……可特么谁曾想楼上也是24小时不出门,并且一天到晚总是呆在卧室。尼玛我就算再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一点不休息啊!每天都是眼白浑浊遍布血丝,地中海发型越来越明显……所以,我是尽最大能力地一直在熬,楼上也是一直努力的在隐忍,双方从未撕破脸,没有正面杠过,也没有背后小动作不停。所以,就算偶尔一两次的叫醒服务,我便忍了,楼上也就罢了,也算是一种别样的双方都表示谅解吧?毕竟,大家都不是狠人!

找老婆这事可能也就罢了,但不愿出门,不爱社交,更没法参加集体行动。吃喝拉撒睡,我这不敢随便喝更不敢随便睡,还活个什么劲呢?生无可恋啊,在我,真的不只是个形容词。要不是怕死,估计我早就该死一千次一万次了。天下之大,就容不下一张床!我也更不敢有爆脾气,走到哪儿都是过街老鼠,真的真的快乐不起来!

明明就是一社畜,总不能真的要求我去做一个隐世的高人。深山老林,独居独处,没有网络和外卖的话,我估计我也活不下来……

唉,生命卑微特么还悲催,患上这么一个“不治之症”,自己痛苦别人也痛苦,生而为人,这便是最大最大的痛苦了吧?点灯熬油,油尽灯枯……到底,我还能不能活?或者还能活多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