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4 21:19:01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历史从不假设,假设也没有好人子渔

纽约时报连续两天就一本叫《帝国的黄昏:鸦片战争及中国最后的黄金时代的终结》的书作评,不知道是此书真的引起了编辑的强烈共鸣还是想为过往历史背书?是要证明西方式的民主正义总会迟到却也一定会在坚船利炮之后蹒跚而来?书评刻意强调作者裴士锋的故事论点,尽管到了最后几页才明确阐明:“这个时代的结果是有多么随意和出人意料,记住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他说。鸦片战争“不是大英帝国的某种长期计划。……也不是某些文化冲突不可避免的结果。”言外之意就是,假设当年英国下议院再多五名坚持“为了毒贩的利益去与一个一向与英国友好的国家开战,是一个可憎的想法”的议员,那么也许中国人的百年屈辱史或有转圜之机。呵呵,我差点儿就信了……

这东方与西方,一个世界落后于另一个世界不止一个世代,如果说这场冲突都能够避免,那也许只有丧权辱国才有可能。那我也敢大胆假设满洲国会提前出现了。

差距产生嫌隙,即便弱者一方能让强者一方永远贸易顺差也不能抵消骨子里的被瞧不起。就像大人和小孩做朋友,平日再怎么融洽,小孩不听话还不是拉过来就锤?强与弱,身高和体量完全的不成正比,毫无还手之力还不是想怎么锤就怎么锤?作者自己不也说:“那个时代的事情提醒我们,所谓的(某国问题)专家并不总意识到自己知识的局限性。当他们自诩对一个国家了解得如此透彻,而这个国家却以他们认为不应该的方式行事时,他们可能会成为格外有敌意的批评者。几乎就像是他们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一样。”所以自相矛盾嘛。历史结局完全就是注定,哪来的假设前提?就算到了今天,和平发展成为主题的当下,如果说战争还只是因为有人作恶的话,世界那么多的冲突与战乱,难道都是因为当地人不会与这个世界交朋友?

呵呵,虽然对历史课本不感冒,但犹记得当年中学历史老师还总爱强调:假如中国没出个毛泽东也一定会出现某个赵泽东、钱泽东、孙泽东的……百家姓里总能寻摸出一个,这叫历史的必然。中国还有句老话叫乱世出英雄,大时代大格局总会人才辈出,不管这人是正或邪。不是缺了谁都不可的!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或许左右得了历史却也改变不了历史进程,无外乎就是一场民生与民智的赛跑、科学与技术的较量而已。家与国,一旦跟不上历史步伐,就要被人家返过来任意欺侮。自家窝里再横的人,出门挥动拳头也总得掂量掂量家底。你总不能假设全世界都是口水仗,只要处理得当打点好关系就行!

总之,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无需美化,无需敌视,风水轮流转,傻逼才会真的信了有个日不落帝国。

一幅讽刺漫画描绘了马戛尔尼勋爵跪在乾隆皇帝面前呈送“贡品”的情景。 COURTESY OF THE LEWIS WALPOLE LIBRARY, YALE UNIVERSITY一幅讽刺漫画描绘了马戛尔尼勋爵跪在乾隆皇帝面前呈送“贡品”的情景。 COURTESY OF THE LEWIS WALPOLE LIBRARY, YALE UNIVERSITY

以上揣测,还是在假设人性美好。跳出历史谈历史嘛,不痛不痒,但至少不像那些为炒作而牵强附会杜撰历史的人一样恶心。别误会,我历史学不好,不是砖家,不会想要抨击谁……只是同一天之中,同样关乎历史,看完上面的内容不敢苟同之后,再被另一条家乡搞旅游搞宣传的新闻刺激,真就忍不住不愿搁笔,只想破口大骂了。

国内好多地方搞旅游推广都喜欢附会名人,八杆子打不着也得强捡一个,好像没个名人就没名气,典型的穷逼Loser行为,越没有才越装!你知道南川人是怎么装的么?一下高速就立了个刘邓雕塑在路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到了开县。南川解放时没费一枪一炮,解放军就过个路而已,谁能想像出这俩位大人物与南川有多大的交集呢?常凯申当年是跑路了咯,不然估计也得给他老人家立个像,至少他比那俩位在南川逗留得更久一些,起码还泡过温泉……有迹可考还好,更扯的是那些无稽之谈。前次当地有酒厂搞宣传,居然说是什么三国徐庶的酒方。我勒个去,尼玛明明病死之人,传说中的隐修而已,怎么就隐到了我南川古佛洞?彭城距此十万八千里,即便观其一生足迹,好像离得最近的时候也在樊城吧?彼时,人家正当壮年还要迫不得已寻母入曹营,哪里能有携家来隐之说?今天的就更扯着蛋了,说什么《马可波罗游记》有载南川金佛山云云……我去,这个狗屁文案策划真是没谱没下限啊!你看的是美剧么?《马可波罗游记》原稿无存全是抄本,本身即已存伪,马可究竟来没来过中国都还莫须有的说,你好意思硬扯?你是想我套用钱穆先生的说法,“宁愿”相信他来过中国来过南川么?不好意思,对于这种生拉硬拽,我没法产生一种“温情的敬意”,只觉得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真的,有些人为了家乡宣传也是蛮拼的。你把水江鬼王山改成归望山,没人能奈你何。你扯二郎神、李冰、华佗这种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大家笑笑不置可否。但你扯上徐庶,拉来马可波罗,这逼装得可真是越来越大,这一路下去是要刨墓掘坟的节奏啊。要不要我给你再提供几个大人物嘛?水江龙见桥(我也不是啥都反对,话说大桥改叫龙见桥这种有文化有底蕴的事情我就不反对的)曾经有碑文说此桥乃“武侯送费祎之所经,司马相如游长安发轫之处”,是不是比徐庶还要靠谱些……再扯,你就说周边几位唐太子呀、长孙无忌、黄庭坚他们也全都从南川过路嘛,反正过个路你就能捡到宝,反正无从考证就无力辩驳。你要哪天说石达开在山王坪搞了个封禅大典,我看都不能算离谱,毕竟历史可以演义的嘛,呵呵。

这有些人也是我在心里大胆揣测哈,如果不是我郑重道歉先,即便只是动了个心思。我只觉得,在南川貌似惟有此人才能有此套路雄心和实力影响。但又不能明说,万一文字狱要来圈我呢,哈哈。惜我大南川无人啊,让一些不入流的“编剧作家”来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虽然我也是一事无成,但作为一个时常关注家乡的人绝对是有一种温情敬意在的。自己的碌碌无为断然不会裹胁我对于桑梓邻里的勤奋进取和殚精竭虑而眼红忌惮,乡里乡亲本就应该是投桃报李齐头并进的嘛。谁不说家乡好?谁不希望家乡好?兄弟阋于墙还要外御其侮不是?你要真做得好,我必须必的翘大拇哥!可问题是我总觉得你在往我脸上抹黑啊,总是忍不住想要极力对外证明说南川人不都是这样没文化不要脸的!说老实话,你文艺你的与我们有蛋关系。可烦就烦在你绑架南川,文艺装逼之余还要欺世盗名,是文又文不能颂,名又名不见传……想我第一个南川荣誉市民居然还颁给了徐秋雨。只想问问以今时今日之文坛地位影响,他还能代言个啥?他又能带来个啥?特么的,现在文革都不能叫动乱了,还好意思继续贩卖苦情不成?又能卖给当年多少个谁?强封个大师称号,也远不及找几个真正微博流量大V转发一波来得陡来得有效果吧?由是可见,这文化层次与决策水平,这视力远见的代沟差了可不下好几十年。不由得让人先南川之忧而忧,忧心仲仲啊……嘿嘿,看嘛,随便谁都能拽一句文的,真要文艺起来谁不会?

戏说都是野史。历史从来不以假设作为前提,也不由文学来编剧创作,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何必厚古薄今欺世盗名?退一万步讲文化底蕴这种本来就虚无飘渺的东西,即便是真的啥都没有,咱大南川就是文化荒漠了?南川人全都是文盲了?文之为文,化己达人,在识在学却不在名,沽名钓誉也历来为文人所轻,都有讲尹道真的那干嘛不学尹子风骨?好山好水的好地方先学做个好人,就学做个好人,足矣!

不想深究这文案策划到底是哪个奇葩了。话说得很重,但瑕不掩瑜,不能湮灭我对于家乡的一片赤诚。真的,只恳请这位大爷大妈、大叔大婶或是大哥大姐行行好做个好人,千万莫再少我南川人的脸皮了。从来都以故乡而自豪的,不能老是被家乡人打脸啊!求你了!!!

本文所涉及内容:

鸦片战争与中国屈辱历史的开端
访谈:鸦片战争的起源和影响

登《魅力中国城》舞台 重庆南川战队竞演展魅力
金佛山旅游度假区详分析——南川三泉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