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31 01:28:40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情定水江石江子渔

水江石在记忆中,其实已经开始遥远。很多的人和很多的事也已经像旧台历一样的泛黄。可不管怎样地遗弃,某些人某些事依然还是那样地清晰可寻。那小桥流水下的嬉戏,鬼王山上的欢腾,还有那只流浪的风筝,那只飘远的纸船,带走了多少美丽的故事和梦想。青涩的回忆就像碧波泛起的涟漪,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慢慢地荡漾。。。

犹记得,年前回家,曾试着去努力地寻找一些旧日的遗迹。看那刻在大桥桥墩上的海誓山盟历历在目,石缝中的刺梨花依然在风中忘我地招摇,却只是再不见了那葬花的女人;那写在一起的两个灵犀的名字,一笔一画的深遂依然强烈地震撼着心里。感动下的泪珠余温尚存,却怎么也招安不了那流窜的诺言。曾经设想过无数次的河边偶遇,曾经滚瓜烂熟的瑰丽台词,全然无了用武之地。只有一幕切换到了真实的场景:河边的偶遇变成了集市上不期然地重逢,茫然地擦肩而过。留不住的时光成了陌生最好的借口!

正如昔日喧嚣的老场年复一年地没落,镇上流浪的人们,已不再是我熟悉的面孔。也像极了新修的西大街,一片瓦砾之中簇拥着零星的、刺眼的光芒,总让我不自觉地神伤!呵,对人、对物、对水江石,永远都是一种无法名状的情怀。那是一个与思念和忏悔有着扯不清干系的圆圈,我的脚步飘泊在无垠的圈外,而我的心却在小小的圈内深深地沦陷!

其实,童年手中的风筝早已挣断了线,被山风无情地永远放逐。那缠绵在水江中学门口的初恋,也搭上了顺风的巴士,一路绝尘而去。游离在视线之外的除了思念还是思念!眼角残留的一滴似泪非泪的、水晶状的珠儿,也决绝地跳进了面前的团凼河,一波一浪的起伏中,不觉就被卷到了这异地他乡。。。

呵,年轻如我,想要一对候鸟的翅膀;
固执如我,成了那望归石上永远的守望!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