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5 02:54:51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平安夜,难安!子渔

平安夜,万籁俱静,距离闹市中心远远的,全然不知今年的喧嚣又如何?看新闻里的画面好像是异常的冷清,又不知为何?总不至于因为所谓的经济危机吧?印象中,重庆人可不是抠门的主儿。就像今年七夕的时候,深夜与友人聚后归家,还有一男子手捧一硕大的鲜花半路拦了我乘的计程车。电话里以及与司机的交谈中,语气急迫、叫苦、更多却是显摆。是呵,其一,鲜花有着落。其二,鲜花老贵!不过,当时心里暗骂:骚包个铲,真有钱还打啥的嘛?有脾气你开直升飞机再吊一辆甲壳虫或是宝马直接送女人啊?不过气归气,心里还得服输。就像今夜,花也好,草也罢,谁会像我似的,寂寞点灯,独自小酌。然后洗洗上床,蜷缩进被窝里,听着音箱里慵懒的说唱,在一本用过的本子背后涂鸦一些无聊又嫉妒的文字?

又想起日间抽烟放风时看见的那两只小鸟。开玩笑地对同事说:“你看,今天连雀儿都他妈是一对对的呢!”看,那笨拙肥硕的一只正在示爱,慢慢悄悄地靠近,而瘦削或者苗条的另一只正臭美,爱理不理,甚至一扑腾又飞跃挪开。可那厮毫不气馁地拍拍翅膀复又追逐。呵,动物尚且如是,人呢?对镜自怜,音乐骤停,有电流的盲音细微而又规律的作用力震碎了一地的落寞和相思。今夜,我爱的谁,在谁的怀里,温存一屋的烛光?此刻,我想的谁,牵谁的手心,数着钟声在漫步?有些人有些事只是相遇一场,却总是没来由地想起。失落、淡忘又再想起,一幕幕地回放……寂寞长长未央,思念注定没有终场!于是就放任自己无奈地想,放肆地想,直到自己把自己遗忘!

今晚唯一的一个电话,是男人,远在北京的同事打来的。首先是祝福平安,后面却又说起了公事。听着话筒里传过来的北风呼呼地刮刮着,同事的声音时断时续还激动似的颤抖,不觉开怀大笑。但是挂掉电话后又忍不住地检讨。看人家离乡背景,为了心中的理想而打拼。一样的寂寞,人却在我喝酒的时分还在忘情地工作,哪像我这撞钟的和尚,只会剥着花生米一粒粒就酒数着蹉跎下咽。唉,说起来还虚长人家好几岁哩,汗颜,真真的汗颜!回头四顾,近三十年的岁月苍白如水,无色无味,有个影子却还自欺欺人地笃自卖醉。悔啊悔……

咦,笔芯突然没墨,反复也勾勒不出思绪的轮廓。深深地吸上一口,有一种刺鼻的味在喉咙里翻腾,然后继续在悔字的后头瞎涂抹,深深浅浅、或浓或重,却好像总也写不出个结尾!是呵,人生开场,锣鼓正劲,没道理早早定格。如果没能攒够业那就多多做事,再慢慢积蓄。那谁谁谁,我还想再相遇相识甚至哪天能牵伊的小手,一辈子相依偎。没有什么不可能,就没有什么可放弃!

呵,平安夜,实则难安。我在做什么?谁又知道我在想谁?音乐再次响起,幻想就是一只雪候鸟,不停地飞,不停地追……总有一天会等到芬芳吐蕊!

[audio:http://221.204.254.28/resource/other/shengquan/music/20041104/911/08.Do_not_Walk_Away.mp3]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