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3 11:56:03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求一良方,治愈我的理想子渔

入冬以来鼻炎一直不见好转,白天还好,一到晚上鼻子就堵到不能呼吸,睡着睡着就张嘴变成“雷震子”,打鼾严重到累人累已,好在枕边无人,楼上邻居脾气也挺好,但是也已然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作息。几年了,年年如此暗无天日!少烟忌酒无效,中医西药没用,动过手术依然然并卵……这人到中年还大龄未婚,如今更是怕出行,怕相亲,本来人就不帅因为睡不好而更丑,亚健康指数节节攀升。小病磨人呀,一个打鼾仿佛吞噬全世界,连呼吸的基本人权都快木有了,我是不是该说生无可恋?唉,可有一良方,能够治愈我的理想与未来???

还好,怕死之人必然生性达观,再怎么苦逼也能自得其乐。好死不如赖活嘛,我总想把自己活得精致一些,也不愿意最后死得那么难堪。我可能能力有限,也可能不够勤奋努力,但有想法总还是积极的。设若真没有一点儿精神鸦片,可能真就有些活不下去了,呵呵。

昨日冬至,没煮饺子没下汤圆,冰箱里也没羊肉,但我还是煞有介事地蒸了一锅粉蒸牛肉。精致嘛,就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儿。肉食动物,酒可以不喝,但肉糜不能戒。虽然没有土蒸碗就少下油,显得略微干涩了一点儿,但是依然美味到吃撑。嗯,弄这一大锅,今天中午还可以继续大快朵颐。努力生活嘛,就是吃好喝好和睡好!睡好是肯定没有了,喝也时常不敢或是不尽兴,要是在吃上我再对不起自己……呃……这怎么可能?

粉蒸牛肉

末了,顾左右而言他,转发一个犀利而无用的知识,结束行文。

以往码字,脑子里不自觉总蹦出来的一些个方言,进行普通话二次转译的时候常常不知道这字该咋写。现在有据可查了,原来教育部有《汉语方言用字规范》,无论北方官话语系还是各地小语种之方言尽皆有表可询。当然,我四川话作为官话分支自是不用单独成表,查起来实在不方便。更遗憾的是,这规范要是做成拼音字典岂不更好?所以说嘛,犀利而无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