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1 04:45:21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说不清道不明,无奈生活!子渔

也许是天气的原因,这段时间总是显得有些浑浑噩噩。什么事也干不成,除了睡觉;
也许是年龄的原因,现在越来越喜欢听以前的老歌。有时由感而发,几近落泪;

混迹这个城市已经有些年头了,生活的状态从开始又回到最初,又成了白纸一张。虽然本就没有所谓的高潮,或者说还没来到,但高与低的距离,反差还是有着刺眼的分明。几乎很少与外界联络之后,朋友真的是越来越少而不是想当然的越来越多。至少我认可的朋友是这样。因为拒绝将其加入 QQ 有人甚至说我自闭,呵呵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或不是?手里攥着的印有数额的纸张愈来愈少,杨白劳似的忧伤就揣在我的上衣口袋,出门关门的一瞬间有时就会不经意地跳出来,吓死人也不偿命!

昨天过地下通道时忽然看到坐着一位妇女很眼熟,虽然她刻意地戴了一顶帽子,把自己藏得很深很深。不过,我还是想起来了眼熟不是因为我真的认识她而是因为那天在一家小面馆里吃面时很多人,我就坐在她的对面。也是因为这样特别的装扮所以当时引起了我特别地留意。当时我还在想,可能是个孕妇吧?这下仔细回想起来,伊应该就是另一家常去的小饭店老板娘曾经有提过的那位特别的流浪女吧?为什么特别呢?说她天天就坐在地下通道里,也不知算不算乞讨?因为我好像没见到有类似盆碗之类的必要家什。饿了,有时会到小饭馆讨口饭吃。但她不是讨,而是赊,她总是会说等有钱了就会把这一两块钱还上。而事实也是如此,有时老板娘自己都忘记了,可她却还帐来了。所以,对她的“工作”实在不好定义,讨口肯定不是,但浪人不接受施舍口袋也不会自然种出钱来。或者加个称谓“职业”浪人比较合适。流浪即是她的工作,有收入时就现金付帐,没收入时就用承诺讨口。更多时候,能忍的话,我想她大概也就是坐在通道里“画饼”吧?对于这样的人没法“同情”,因为此间种种分明折射出伊身上有着强烈的自尊;没法“施舍”,因为明知道她的“职业”,有着清醒的头脑却有着惰性的欲望。事实上这样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矛盾,不知道伊还能坚持多久?

为什么会想到她?因为她像我自己!我也是一个大大的矛盾!!!

———————————————————————————————————

夜里醒来总会不自觉地神伤,因为又梦回了过去。有些身影天马流星似地不停地变幻着,很多时候都是并不认识的可人。但情节和情愫却是一样,有酸有涩亦有悔!只是梦醒后却又总是想不起来谁是谁?电话总是关着,关闭了一切心烦的琐事也有可能拒绝了一些希冀的光临。硬盘里的情歌愈来愈多,每天不间断不重复地播着。聆听幸福,聆听心痛,爱与不爱不会自然地降临却又总是在取舍之间犹豫。身心俱疲的同时,就在酒杯里躺着。淬取和提炼过的忧伤像夜里开的花,香或不香全在自己鼻子的感官。原来失落与憧憬都可以被窖藏!或者我把自己也藏了起来!找不见她,也找不见自己。。。。。。

一昔日同学问我为什么不与以前的同学联系?又想起以前听到过一女同学对我近乎恶意中伤的评价。真是不知道说什么的好。人与人都是冲突的,情与情也总是难缠的。时间可以稀释很多情怀,唯独爱与不爱却只能是无奈。因为很少联系,所以就会自然地疏远,因为暧昧或是拒绝就难免被人忿忿地中伤。仿佛一切都是自己身造成的!原来时间的上下限并不存在,思念与怨忿可以同在,也可以无限延伸。就像我从未停止过的对某人的思念!但是过去于今都是梦境般的往昔,在我而言,我更愿意多一分思念,少一些怨忿。纵然是无法抓在手心,也可以像风筝一样地,远远地牵着,远远地连着,时而清晰时而模糊,都会像天空里的白云样的纯洁和美丽。有些东西肯定会日远日疏,所以才会怀念;有些东西注定得不到,所以才最终美丽!

但愿有人明白,特别是我没追求到的某人!让她知道我没有怨忿只有永远地思念。。。。。。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