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 12:23:24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一个南川人来说说綦江升区那点儿事子渔

华龙网10月27日16时11分讯(记者 刘艳)  今日,重庆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设立綦江区有关问题的决定》、《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设立大足区有关问题的决定》。……经国务院批复同意重庆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万盛区和綦江县,设立綦江区;撤销双桥区和大足县,设立大足区。

綦江升区,作为近邻,笔者特别留意到消息传来綦江人和万盛人截然不同的两种表情。那边厢綦江人不说万人空巷那也是一度喧嚣热烈,感怀祈愿莫不前程似锦。而这边厢万盛人的脸上却掩饰不住的失落和神伤,一种被遗忘被处理被鲸吞的憋屈,似乎百般不情愿还有苦难诉……

綦江原本是个县,万盛本来是个区,结果县却并了区。然后只留下了“綦江”这个名字,成了很多人的纠结所在。只是,或许很多万盛人早已忘记所谓的万盛区本来就有一部分区域是从綦江县给割让出来的,而万盛早前也只不过是南川县的一个万盛场。如果名字一定要有所兼顾的话,那么之前叫南桐矿区①的时候,名字里可没有綦江元素也没见着有綦江人上窜下跳。当然,你可以说今时不同往日今非昔比,但如果非要说此种撤销兼并不合情理的话,那俺们南川人也有话说啊:既然撤销了万盛区,那就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把本属于南川的还给南川,本属于綦江的还给綦江,该贵州桐梓的也还给桐梓。真个“瓜分”了万盛,这似乎才叫合情合 理。所以这个“理”字其实真的没办法掰扯清楚!笔者不说綦江人不是,不是说肯定綦江人占了什么理儿,而是怕綦江人又回过头来找南川人要“南川”这俩字儿, 呵呵……知道为什么?因为若干年前的南川可不叫南川,綦江才是真正的南川②。话说当年南川撤县设市和由市改区时也都因这名字传出过不少小道消息,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总之历史就是这么的戏剧化和反复无常,非要较真到底有些坚持也就显得全无意义。而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外,如果是政区版图或者名义上的的分分合合,结果却只因为一个名字而造成了人们心理上的断代隔阂,不能不说多少还是让人心生遗憾。这万盛区成立至今拢共也才几代人多少年啊?

万盛(原重庆市南桐矿区)构成

这南川、万盛、綦江从来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出个长幼兄弟。所以,对这么些年来间或有所耳闻的綦万两地因为经济文化发展格局的参差而互相看不起 势同两立我表示不解和犹疑。真的会有兄弟阋墙?真有那么多的格格不入?不管是谁在夸大其词,反正我是不大相信!不过开玩笑的话,如果以一个南川人的立场, 我倒是想说綦江这次确实赚大发了,只出3个结果挣回了24个,赔率不老小啊!南川、桐梓两方可算是“血本无归”,但是我们没有不高兴,真的没有,呵呵。

其实面子嘛总是得要的,人云亦云总是要会的,不懂也要装懂。綦江人开心了,因为盘子大了可能肉就多。万盛人不开心了,因为篮子多了可能鸡蛋就会少。谁说的好像都对,谁也说服不了谁。另一方面来说,其实綦江升区又未尝不是一种政治手段和人为干预?一时兴起一声令下各级行政争先效力,挤破头的是各级政府机构,看热闹的是四处寻常百姓。真要说有什么优势什么好处,一般人谁人能懂?谁又在乎?

数据有时候的确具有无可辩驳的说服力,几段文字总结,几张图表铺陈,本来足可以让所有的争执怨忿烟消云散。可实际为什么是合并?为什么名字只是綦江?却没有只言片语的官方论述,又鲜少有人会愿意想起或者提及……

重庆市2010年前三季度各区县GDP排名

如图,确实是今时不同往日,个中优胜一眼就明。但即便如此,也还是没有多少人理解或者愿意相信,因为人总有一厢情愿的那么多的想当初和我以为。

中国人从来就被一种扭曲的大局观所束缚,中央集权把政策自上而下地推行、赏赐、册封或者强压到底,封疆大吏们又有国中国之国的各种权术玩法。所以,很难说政治在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代表一次民意。民意它其实从来不出庙堂!而大局是什么?支持就是大局。稳定是什么?服从就是稳定。种种的不可非议,就算是一个真正的惠民利民政策也因了这上情下达之间的天堑而产生不容忽视的嫌隙。自然的不信任和固执的远离,让行政最后得以专权,而专权以后又难免会更加武断,从此陷入恶性循环。所以,所有的欢喜忧愁都只是肤浅的表象,人们有时是在乎虚名,但其实更关心自己的荷包鼓胀,在意自己的家长里短,从而在自我意识的范畴里自然而然地不停地潜规则:

綦江升区,某人又该官高一级了?某人又得多多受益吧?

綦江升区,裁撤精简下来的工物猿又会鱼肉哪里?

GDP?什么GDP?它和我有蛋关系……

至于以后,重庆行政区划真如所说的更趋合理了吗?綦江、万盛经济以后真会有大幅度跳越式发展吗?不得而知,綦江人不知道,万盛人不知道,笔者我——南川人更不知道。一切只有留待时间证明,政策也只有经过实践才能细细考量。好不好其实都无谓,毕竟,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嘛。

不过,老实说,不管是喧嚣还是沉默,不管是浅薄还是势单力薄,不论是欢喜还是忧愁,都是一腔热血的赤诚,一种质朴的关心,一种萌动的公民觉醒,所有人都可亲可敬!身体发肤,立锥之地,一个人如果当真一点儿也不在意自己的家乡故里桑梓之地,那可真是叫人寒心。虽然说哪里的黄土不埋人,但我想哪里的黄土可能都藏不住那么多的冷漠和无视。

惟愿,今后政治能够更多地与民互动沟通,让政策不只是宏观不只是手段不只是操作,让更多的人民、选民、公民知情和参与,让利民国是得以真正实现上行下效地不遗余力。

祝福明天。綦江美好,南川也美好,重庆更美好!

① 南桐矿区位于四川省綦江、南川及贵州省桐梓三县交界地区,煤炭蕴藏量丰富,为西南开采重点。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报请国务院于1955年1月21日批准在此建 立“重庆市南桐矿区”,为重庆飞地,辖原四川省南川县的万盛镇和邓家,大垭,腰子,丛林,簸箕、松林6个乡,綦江县的建设、青年、金灵3个乡,贵州省桐梓 县的坪坝、兴文,中朝,箐林、上坝,板辽、天桥、茶元、大坝、农林、庙坝、民权、桃子,营寨、王家坝、景星,青山17个乡等27个乡镇的地区(包括南桐、 东林两个煤矿区)。因地处南川、桐梓县交界处,又为煤矿所在地,故取两县名的首字而得名“南桐”。

② 今日之南川原名隆化、宾化,现在的綦江原名南州、隆阳,州、县治均在今古南镇。唐先天元年(712年),改隆阳名为南川。北宋皇佑五年(1053年),废南州为南川县。熙宁七年(1070年)于铜佛坝(今赶水镇对岸)置南平军,南川属之。元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撤销南平军,改南川县为南平綦江长官司,同时以南江在綦,而其一源出自隆化,遂改原隆化县为南川县,始有今日之南川区。而綦江则在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明玉珍建大夏国,改南平綦江长官司为綦江县沿用至今。

本文首发:南川人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