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9 19:58:16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小事小记,活了四十年好像才明白

佩然是我在古道群认识的一个新朋友,文字之交,谈不上有多熟络,不过这两年交往下来感觉从他身上我也学到了不少,诚可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尽管他年龄可能比我还小,他唤我“老江”,我亦跟着群友喊他一声“佩帅”。

佩帅人长得帅,还有学问,为人处事大气又细腻,跟他交往让人心情很愉快也很受用。

人以群分嘛,既是群友,自然大家兴趣相投。不过“学而时习之”,人跟人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同样喜欢游山玩水拜古迹,但我就总是只看好看的,且是看完就完,而人家却是边看边学习,不断的在要求进步。甚而至于,人出行都是有着某种既定计划或者某种理论指导,反正比我纯玩这种要高大上许多。比如,他跟着威尔逊的脚步一路追寻那百年之路,什么古道、古桥或植物,如数家珍,张口就来;比如,他也跟我一样也在搜寻巴蜀抗蒙(元)山城遗址。我俩差不多兴起于同期,但他已经快寻完,我才转了不到一半。重点是,我清楚我的收获肯定不及于他,除了口水游记,我再没正经做过什么搜集整理,更不要说会有什么一家之言似的建树;再比如,我也看过不少石窟石刻了,但至今依然看不懂。大家都不是专业出身,可某天我在群里随便丟了两张摩崖造像图,人家一瞥便道是“经变造像”。而我,似乎每次都得去请教专业老师……这便是学与不学的明显差距!

除了学习态度,待人接物方面,我亦受教。

如前所述,我们彼此并不太熟,某天我在群里冒了个泡,然后佩帅突然PM我,问我喝不喝酒,还管我要收货地址。隔两天,我便收到了两瓶“江小白”品鉴烧酒。突然感觉有些受宠若惊,在他或许是举手之劳,送谁不是送?但在我却着实感受到了一种礼轻情意重!

上周末,本来他想约我一路出去浪,我最后没应,因为跟老司机都约好下周计划了。但我却把我的出行计划推荐给了他,他便和朋友先去荣昌踩点了。回来第二天,他又联系我,说在河包真原堂受到守护文物的罗大爷的礼遇和帮助,他们给大爷一家照了两张像,让我下周去的时候顺便把照片给大爷带过去——我住南岸,他住渝北,我说我帮他打印了便是,省得他来回跑这么老远来送照片。但他更怕我麻烦,坚持要自己送。过来一趟不容易,夜里九点,大马路边我俩还在办交接。照片打印出来就算了,他还特意买了相框,一边装相片还一边嘱咐我,另两张麻烦我再帮他过个塑……小细节有大文章!除了受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遑论这执行力和速度,还有这般的精益求精和尽善尽美,老实说我很受触动!

再有一个细节,人家还付了我“快递费”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又送了我“半斤八两加理想”,哈哈。于是,一贯拖沓的某人,破天荒的第二天一起床便满大街去找哪里能“过塑”。

“江小白”一直以文案独步天下,“半斤八两”的旁白也挺有意思的:

越过山丘,但我们往往爬不过自己这座山头。
对陌生人将就,对自己人讲究,人前人后,喋喋不休。
太多人要争第一当老大了,我只想当一个半斤八两的差不多先生,
可以活得天真,可以是个贱人!
你想想,被谁打败,又战胜了谁?
到最后,还不是半斤八两随流水。
加点理想吧,为理想努力,我也对现实服气,怎么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人跟人之间确实能传染,突然就觉得好像明白自己为啥一直混不好混不开了,呵呵。

的的确确,跟佩帅一比,我这处事为人,一向看人下菜碟的路数,好像就不那么香了。

从来,我都是你真我便真,你假我更假,陌生人更是爱搭不理,所以说身边这种气场或格局才老是打不开嘛。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更不爱读书学习,人又懒还怕麻烦,这我要都能混得好,那才真是奇了怪了!不是说我一定要觊觎什么成功,但像佩帅这种严于律己又能鞭策旁人,送礼送得人家受用,求人能求得别人没法拒绝,无异于也是一种大型真香现场不是?所以,哪来那么多的世态炎凉?其实就只因为我们自己活得淡寞和浅薄!换句话说,是我们自己决定了自己的人生高度和厚度。会说话,会办事,努力的人,真性情的人,从来不会被辜负!

小事小记,本不足为虑,但我就想把它记下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四十年了,你丫好像还没活明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