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7 22:27:41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一声鼾来一声叹,鼻炎毁一生子渔

2014年,一次酒醉后出了回洋相便开始打鼾打到地动山摇,从此万劫不复!让医生割了扁桃体、悬雍垂,还说鼻子也有点儿问题但问题不大,没动鼻子手术还花了大价钱(最便宜的一把国产手术刀都卖我八百块啊)却依然然并卵!屮,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拿来升级相机装备,无敌伞配大三元都够够。四年了,动过手术,试过偏方,依然呼噜呼噜如故,百死莫赎。没想到区区一个打鼾居然也可以天雷地火到累己烦人,折腾到我算是精血掉尽,简直生无可恋痛不欲生。只是鼾声大还好,但还偶尔伴有呼吸受阻生怕哪天一不注意就嗝屁!这呼吸一阻就缺氧,一缺氧就烧脑,成天梦不断还睡不好,起来了也头昏脑胀还健忘(莫说学习,就是改个密码,不出三天就记不起一个字符)……可以想见这几年精神状态完全就是整个人都不好,干啥啥不行,吃嘛嘛不香,就一混吃等死的节奏。气血两虚、眼白浑浊还脾气暴躁,工作或者事业指定蹉跎,亲戚邻里又多有不睦,林林总总皆因一声打鼾缘起,说出来都没人相信。唉,从此我便是个闲人烂人,没脸没皮散淡散漫了惯,人生再无幸福感可言!

鼻子的问题也越来越恼火……多少年对鼻炎什么的其实不求甚解也不觉得自己就有,从小到大一是没钱二是习惯,感冒了就是死拖硬扛,抽烟喝酒生冷不忌,到如今终于酿成顽疾。一场感冒下来两三个月不能得癒,鼾声愈演愈烈,鼻子再堵到暗无天日,说我生无可恋真是一点不带夸张,试问谁能坐着睡上两三年先?之前还可以禁声的,关键现在坐睡也基本不灵了!莫说是我,依我看来楼上邻居纵然脾气再好也是早已处在崩溃边缘。从来只听说人怕死,几时听过怕打鼾?……蹉跎啊蹉跎,我这大好的四年光阴虚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必须得立竿见影的止鼾禁声了,一直不愿意上呼吸机的今天也终于还是下了单,之前总嫌贵得离谱看着还像危重病人,可如今看来我就是危重本人。唉,但愿有用!但愿有用!但愿有用!不然,我就只能灰溜溜地滚出城市,回老家都不行,必须得单门独户归隐山林。这止不止治不治的两说,成年累月地睡不好那注定就是在作死啊。余生可贵,老子折腾不起多少个四年!

烟酒不分家,鼻炎毁一生,虽说本来不是什么大毛病也从来没习惯要曝短人前,但的的确确是太折腾太磨人了,又费马达又费电,又花钱来又掉血,折磨得我是一点没脾气。所以干脆白纸黑字写出来,就想提醒自己一件事:戒烟!戒烟!戒烟!酒现在本来就少喝无所谓,锻炼养生什么的也好说,就尼玛尼古丁这一条实在难过,四年比之于二十五年,那完全就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何况我又特么不是一个有毅力恒心的人!说出来,写下来,是希望能熬过戒断反应,也指望兄弟朋友们能帮忙打个圆场。烟也好酒也罢,本来关于“戒”字,又不为求佛修仙,我对自己的理解已经很算开明,不说一点不能沾吧,但也要做到平时基本不碰。所以大家尽量莫戏虐莫勾引啊,在我忍不住的时候一定记得帮忙上个发条。切切为记!

呵呵,不为功名富贵,但求睡个安好,我得是沦落到多么的没有追求……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