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8 09:17:28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因为一首歌而睡不着!

所谓四十不惑,我从来不会耻于提及自己年龄,尽管伴随年龄总会有些人设方面的的标签属性或者阈值要不断加成,诸如大龄未婚、逗逼loser、又穷又丑还一事无成……但或许是因为不屑,或者积重难返,也可能我总是浑浑噩噩,所以说啥无所谓,谁说也无所谓,反正我就是这命,改不了!

不过,我心态应该还很年轻,说难听点儿应该是一直还没长醒。所以主观上我还是比较排斥一些中年人的特色符号,诚然像脱毛掉发大肚腩这种,就算我不愿意却也摆脱不了。但诸如枸杞保温杯、广场坝坝舞和年代金曲之类的这种,我还是能免则免吧?所以即便像《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种歌曲也铁定不会出现在我的歌单里——但我昨晚却被这首歌给洗脑了,一直在单曲循环,却是与歌无关,而只因为唱歌的人!


万梓良会唱歌而且出过两张专辑,以前我可真不知道……不过现在的网络无孔不入,关于他的故事起起浮浮大起大落,也不由得让人慨叹唏嘘。所以当他在酒吧里驻唱,唱起这首歌,扑面而来的感觉无异于打破了次元壁,然后歌声悠扬之中又仿佛自带了另一种无声的BGM混响,再加上他的头发稀疏和声嘶力竭,甚至于差点儿不慎跌倒。镜头缓缓划过时,又有一个像又不像周冬雨的女子在镜头前哭得稀里哗啦。于是,我的眼里也慢慢进了沙。到底,我也是个多情的人,或者说我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作为一个伪技术控,此前又不知道他真会唱歌,所以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字正腔圆又声情并茂的,不会是假唱吧?所以一直单曲循环着,开始搜索完整的视频和其他翻唱内容,很容易的就发现了他是在对口形或者是半关麦,因为当他高举话筒邀大家合唱时,嘴都没张或者说还离得老远,但原音一直没消,歌曲还在唱。不过再仔细听听,不断地听,发现个中句读比如那句“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闯过戈壁”中的“雪山”二字发音,他的个人特色不要太明显,从小听惯了那么多年的港片配音,我不大可能会听错。所以有理由相信,应该是他在录音棚里先录了歌,然后现场关麦而已。录音的是他,现场他也确实声嘶力竭,这应该不算是假唱吧?毕竟,岁月不饶人呐,人生七十古来稀,唱完一首他就已经大汗淋漓。诚如酒吧里的人要求他再唱一首时,他面带笑容却又气喘吁吁地说:“你们可真是累死人不偿命!”

虽然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明星们的晚景凄凉再惨也不可能与我等凡人同日而语,就像王传君说他最穷的时候,穷得卡里只剩下一百万了一样。遑论不过走走穴而已,也不是真的晚景凄凉,他万梓良上场还带着保镖呢,你知道人家唱一场会挣多少个W?但是我本善良而又脆弱,又主动被动的听闻过不少他的故事和经历,所以一时总会有所感触,共情之处在所难免!只是共情而已,不敢同病相怜,我倒是想呢却也够人家不上。不过,犹如吃饭穿衣照人照镜嘛,能高能低,享得了福又受得了苦,与人家大佬一对比,怎么都该着我自暴自弃的懒人烂人要自惭形秽了不是?自助者天助之,自弃者天弃之。人家总是“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而我却一直还在幻想谁来“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心里是真的苦,有点儿快活不下去!说什么老骥伏枥呀,都是虾扯蛋!但我眼里可能不是进了沙,而是不知在何时何地自己沾了一手的芥末。

唉……自作虐,不可活!

这一夜,睡不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