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30 04:09:03 首页 > 浪摄流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但这酒必须是马坊酿的!

“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

作为一枚烟龄、酒龄将近三十年的饕餮,出门在外时,除了会被美人美景勾引,其实我也很难抵挡得住美食美酒的诱惑,除非是价格实在不够亲民!所以古道之上,老街以里,我们一路逛吃逛吃的同时,我对两间酒厂特别记忆深刻,它们都号称是百年老店,一个已经倒闭,一个不愠不火……

想想从旧时私企变为国有集体,再到改制承包或者破产下岗,它们一路的兴衰历程,其实差不多就是整个东大路和东小路上所有老街老宅的世纪缩影吧?

01安富酒厂

安富原来是东大路上荣昌县的一个乡场,如果只从老街的角度切入考量,相对于安陶小镇的伪老街,其实西面未开发的老宅老门面才更有意思一些,因为真实。不过这真实的代价就是越来越破,越来越少……少到如三圣宫遗址,我们刚刚拍完就垮掉!


公路从安富老街穿场而过,所以完全找不到任何成渝古道的蛛丝马迹,不过公路两边还有不少的老房子,尽管破破烂烂,但格局还在依然能看到好多的天井和院落……

虽然我说过所有老街的风格都差逑不多,看多了也伤也腻,所以我一向不感冒。但是在原三圣宫遗址的对面居然藏着一家酒厂,被道长发现了,大门店招上还写着“百年酒厂”的标语,于是我们就忍不住要推门进去看个究竟。


进去一看厂房还蛮大,虽然破破烂烂的又青苔泛绿,甚至变成了私人老板的生活起居之地。但几个百年窖池依然还在,圆圆鼓鼓的,深度约摸一两米,因为停产多年已看不到一丁点儿窖泥。有的窖池还淋了雨泡了水,看得出来这酒坊已经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性。


其实现在的业主或者说老板本就是原来酒厂的工人,九十年代下岗改制那会儿将厂子承包过来,干了些年后又从酿酒商直接变成了卖酒商,不再从事生产,于是厂里没了工人,窖池也进了水,只有不锈钢的酒桶仓还在继续使用。当天青色的烟雨最终变成了一池墨玉浮萍,所以我才说这酒窖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

真的好想尝尝百年窖池酿出来的老酒,可惜再也不能,再也不能!

02马坊酒厂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百年老窖酒的滋味,其实一路走来,我和老丁两人早在璧山马坊桥的时候就已经尝过了。


发现这个酒厂,是偶然也是必然,因为有璧山档案馆的罗馆长带路。是他说马坊酒厂的酒好喝,老窖有年头儿,我们看了尝了之后感叹确实诚不欺我!

马坊酒厂就在马坊桥东侧陈家河坝,根据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具体地址为桥南街47号,现法人代表是王相德,注册资本12万元,从1992年开始营业至今。也就是说即便抛开窖池年代不算,这新厂新东家也有20年了,时间也不算太短……


据说此为老板副业,酿酒不为挣钱,一般都是自藏自珍或者送人送礼,所以产量和质量上都是有保证的,不求多只求稳。像这夏天天气太热,就只酿酒半天,下午来时我们就没有看到一个工人。甚至于还是守门的大叔请示了老板之后才肯放我们进去。好歹罗馆长还有官衣在身哟……所以我常说有时候民间爱好者无职无权确实挺尴尬!挺无奈!光有爱又不能发电发光自带气场,真实的情况往往总是连门都摸不着。


其实,进厂房一看到这窖池我便信了!虽然具体年头我这肉眼凡胎没法直接判断,但这成色,这酒香,都不用做啥碳14鉴定,随便说个百八十年的我以为一点儿也不算夸张吧?

这窖池和安富酒厂的窖池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由青石板围成的一个直径二米左右的圆,深度目测不到两米左右。不过与安富不同的是,马坊酒厂的窖池一直有在使用,所以成色品相都挺像那么回事儿,无论懂行不懂行的人来看了,一准儿都会深信不疑。


从酒糟来看,马坊酒厂的白酒为纯高梁酒,不过时间毕竟过去太久,具体有没有添加五谷之类的其它辅料我记不清楚了也看不出来。


作为老饕,相比于生产,其实我们更关心的是窖藏。对于酒鬼而言,这些个坛坛罐罐的才是真爱,当然也是真金白银。随便一罐下去就是一两百斤,去掉一个最高和一个最低价位,就按普通二三十元一斤计算,那也得大出血不是?所以说藏酒呀那纯粹就是有钱人的爱好,哈哈。像我这种人就不会藏只会泡,一年一次泡个一二十斤酒足矣,因为我们川渝酒鬼永远都坚信一条,只要是粮食酒,只要泡得足够久,那这酒啊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已经足以胜过市面上绝大部分的散酒和瓶装酒了。

实事求是地说,窖酒和泡酒各有各的滋味,但总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无论什么价位什么酒,无论以什么方式保存,都是放得越久越好喝!当然前提是要保存得当,所以你看这酒酶嘛,这酒能差得了?


开坛我们就一人一口地尝了,确实不刮喉不上头,好酒!好酒!

之前我就已经说过,在成渝古道路上浪荡四十多天,白的黄的也算喝酒无数,但我个人觉得最好喝的还就是这马坊酒厂的酒了,没有之一。我是人懒又嫌麻烦所以才没有打酒,但同行的老丁勾了二斤,有20/斤的,也有50/斤的。当晚罗馆长在丁家请客吃免,老丁便把马坊酒厂二十一斤的酒拿出来,又把在拖木槽某个农家乐刚酿的三十一斤的酒也拿出来,两相对比就不要太明显。只喝了一口,就一口,老丁就直言这三十的酒实在没法喝了,呵呵……我品了一下,也深以为然!

当晚我们俩就干了半斤八两……我嘛身体微恙需要控量,老丁呢因为年龄大了也要节制,不然按我以前脾气那一晚上就他那五十一斤的其实也根本留不住,哈哈。

末了,古道热肠如我真心提醒各位朋友,以后再路过马坊场的时候,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一定记得去打两斤酒!子渔认证,绝对靠谱!!!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