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6 01:13:19 首页 > 浪摄流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边走边看,璧山立山寺的前世今生

立山寺位于重庆市璧山区丁家街道,“县南六十里”,占地30余亩,号称千年古寺,一直以来香火鼎盛,其间更不乏历代名人士绅纷纷前来拜谒留字,直到文革后被毁。


清乾隆朝以前,立山寺多称历山寺,因避讳乾隆“弘历”而更名。据《重庆府志》记载,“历山”二字为相传黄帝在附近一带制定传统历法而得。又,在明代礼部尚书马应祥的题词当中,曾谈及寺内遗留的古碑牌匾和寺庙,在唐高宗麟德年间(664-665年)之轶事,据此可知建寺历史至少已有1400余年。


明初,立山寺没落。之后经由“僧克明插占,募捐重建,招松岩、松隐于乾隆年间。克明、松隐分锡巴邑华藏寺,松岩经管立山衣钵。

据传朱元璋叔父朱五六(法号法仁)也曾住持立山寺,并题写有“历山佛场”的牌匾一块。此外,民国年间林森冯玉祥刘伯承等人也曾结缘于此并留下诸多墨宝。可惜遗址皆毁,现寺庙里的各方牌匾虽然皆有一众名人落款,但明显系为新作伪造,端不知寺内是否还留有各家真迹?


及至现代文革期间,立山寺再度陷入没落轮回之境,庙产被民间瓜分殆尽,迄今只余旧厢房一栋。而今天的立山寺实为2014后年复建,据说投资高达3000个W——不过在我看来似乎是有点儿夸夸其谈,毕竟就这么几间房的规模,这么烧钱的话,真的比那啥还那啥了……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嘛,但出家人不该打诳语的,呵呵。


除了那一间旧厢房,立山寺几乎等于全新,没啥看头,却还有些残像旧碑值得细细玩味。

进得庙门,甫入眼帘的便是立山寺现存最古老的一块《九龙碑志》,圣旨格式,为乾隆五十六年(1791)所赐。碑志内容完整,但因为漫漶没法通读。华岩寺方丈道坚法师所著《璧山佛迹——璧山佛教遗址碑拓辑录》一书中,立山寺内存碑皆有拓片誊录,惜乎独缺这块九龙碑的内容(只有拓片而无文字),而拓片清晰度又不足以细观,所以有一句没一句的,某人依然云里雾里。


旧厢房现为一杂货仓房,里边堆满了各种旧碑和杂物,门口尚有四五尊圆雕残像,不甚精致也不算简陋,清末民初的风格。


佛像无首,我亦如无头苍蝇般只能凭空妄测这些都是老物件,却也不知到底年方几何?


岁月荒芜,时光也只在一面墙上不停地描摹,青砖与白灰还有草秸秆编织的其实是一种传承脉络。


佛不度我,我不度人。分不清的,这是火盆还是某个须弥座来着?


上下千年的历史,立山寺从来都不是一脉单传,据说更早之前不是佛门而是道观,所以这所谓“立山遗迹在”,有这么一个“太乙石敢当”,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华严经》世主妙严品曰:“清净慈门刹尘数,共生如来一妙相。”

碧岩外道问佛颂曰:“慈门何处生尘埃?”

话又说回来,这佛道不分家又有“慈航真人”的前提下,这块“瑞霭慈门”的牌匾又到底归属哪家山门呢?

黑黢黢,雾蒙蒙,搞不醒活,搞不醒活……


细看旧屋内的碑刻内容,多为告示,不过个中情节却也凸显出立山寺的起起落落和命运多舛。

清末,立山寺传至住持自宣和尚,因其“愚昧……病重无徒,焚献乏人”又“遭不法之僧加押寡租,浪费一空……香灯冷落,欲兴无策”,于是璧山僧俗复又请回松岩系嫡派之宏亮法师(华岩退院方丈),继任住持,以期重新光大山门。这自宣及其师兄弟自楞、自法等算是被璧山僧俗一众弹劾问责,于是便有官司纠纷:

县正堂哈,判既据,该团保罗炳文协同诸山寺族等佥□,僧宏亮以立山寺嫡派接管该寺,并非由己逐。僧自楞串谋顶卖毁牌霸产,并能出银退押加租培修庙宇,僧俗称善,应准存案。僧自法以曾经被逐之僧,两次还俗,在外游荡多年。近因宏亮接管该寺逐渐就绪,觊之生欲,藉自楞交还契约为口实,希图以恶迹□□之人阑入坐享,摭词妄诬,其为素不安分守己可概见。僧自法,本应查实恶迹,予以重惩。姑念事属已往,从宽免究,薄责示惩。该僧投经团保送凼官讯,实究治再查,该寺除该僧自法外,还俗者尚(余)不少,难保不别有剃发效尤揽扰争域诸情事,并准由该团保等随时认真蕻究、儆习保庙为要,各字约附,备查此判,告示宝贴立山寺,晓谕勿损。


和尚与和尚之间有着小九九和大官司,而民间也有地痞流氓滋扰欺压和尚犹甚。

九龙碑志》背后就有一块“同治三年(1864)三月初四日告示”:

署四川重庆府璧山县事先用县正堂加五级随带加二级纪录十次记大功一次杨,为示禁事案据,登五甲立山寺住持僧广礼、僧广镒、绅粮邹仁、刘正荣、白玉山等呈称情。僧住持立山寺,焚献香灯,殊有附近恶徒陈超率族痞来寺滋扰,冒充施主估索酒食之后,反将僧等凶辱毁搂,僧等具控在案。沐恩集讯,断陈姓等(一)应来寺凶横,蒙赏枷责谕,伊等嗣后不得再行扰寺欺压,僧等具结备案,谅无后虑。但附近恶徒欺压僧人习为惯,尤不沐仁恩,赏示严禁,后祸难息,为此协恳示禁以免恶徒等再来滋扰,俾僧得以清静焚献,杜害保庙均沾。伏乞等情据此,除呈批示外,合行出示严禁……

佛门尚问有非,人间又哪来净土?

某个凡夫俗子好不容易才进得立山寺山门,却不曾焚香祷告,唯独对这些个旧闻旧物敝帚自珍。嗯,心若无主,我自成佛,信仰对我而言向来可有可无!

各因种各果,而我,只是路过。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