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2 12:16:23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寻古渡,梦冲火炉铺子渔

火炉镇后的大山

晚睡,又睡大早上才起来。

夜里下过小雨,武隆县城的街道湿漉漉的,乌江南岸山顶还缠着几缕浮云。

想起车上看到火炉铺的广告,昨晚兄弟两口子也说火炉有个梦冲塘神奇得如何如何……嗯,反正回城太早不如去打个卡先。因为之前早有留意关注,而且也曾半途入境过火炉,所以也不需要刻意搜索路书,大致确定一下各处地图方位,说走就走。

火炉镇后的胜利口(土地坳)

进火炉镇之前,还在山上公路盘旋的时候,就远远看见镇外山上有座小城堡,颇有几分感觉。顺便一问当地乡民,说是什么寨子什么纪念碑,反正作为当地人活了几十年他也从来没上去过。我说怕是解放大西南或者后来打土匪牺牲的解放军吧?因为只知道这里闹过暴动,出过游击队,却是没听说有真正意义上的红军路过。

火炉人民英雄纪念碑1
火炉人民英雄纪念碑2

上去一看,果不其然。

懒得读碑文,直接找度娘……1949年11月19日,二野和四野一部从沧沟入境武隆,先后在龙坝黄荆树、木水槽、土地坳与国民党军交战,一天后解放火炉铺。1976年当地政府在向前村寨子堡修建纪念碑,碑后安葬19名烈士遗体。2012年,又将纪念碑迁建至胜利口(土地坳)战斗遗址,即此处。

火炉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的城墙1
火炉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的城墙2

没搜到更多胜利口(土地坳)的信息,不确定城墙垛口形状是刻意设计还是本来如此?只看地形,若当年为避匪患此处倒也是个筑寨修堡的绝佳之选。

瑟瑟寒风,甫登斯楼,看莽莽苍山随云沉浮,恍惚间就觉得自己好像也登上了长城。

不过我肯定算不上好汉,因为下山的时候直接就摔了我一个大屁蹲,力求自保时双手必然抢先着地,结果屁股没事,两手差不多就算废了。疼得我右手完全不受力,不能提不能撑,提个包都不行。回来休养了两天还这样,起个床都得用拳头顶而不能用手掌撑,之郁闷!好在……不影响摁快门!

龙溪桥
龙溪上停泊的渔船

火炉以前叫火炉铺,为古驿道“大唐路”涪州通往黔州、酉州、东出湖广的“一楼九铺”当中最大最繁华的一铺。可惜历经千年风雨大多遗迹无存,只能零星找着些许痕迹。但位置总是不会变的嘛,所以来都来了还是得去龙溪古渡晃荡一下,哪怕只能依稀想象当年情状。

龙溪古渡1

龙溪古渡2

龙溪古渡位于龙溪河与乌江接合处,上接彭水下连黄草,地处险恶乌江里难得一段比较平缓的“U”形水域。早年间,龙溪码头也是乌江流域的大码头,独特的地理位置使之成为火炉、桐梓一带的关卡门户。旧时沿码头拾级而上还有石板长街,卖桐油的,卖山药的,卖铁器的,卖剪纸的,卖酒的……林林总总好不闹热,却也如水路航运没落一般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

龙溪桥与乌江龙溪大桥

如今,一桥飞架乌江两岸,直接接入319国道,建设中的江(口)后(坪)公路也正有条不紊地推进。龙溪桥与乌江龙溪大桥,一大一小,一前一后,贯穿前世今生。

乌江画廊
乌江边停泊的渔船

百里乌江如画,千年历史也像行云流水,可能只有那人心不动若山或似渔船静泊两岸。

大桥掩映下的龙溪古渡
龙溪古渡迷人的水色1
龙溪古渡迷人的水色2

山水江天,黛紫青蓝,浮华浮萍还又浮生若梦。站在历史的当口,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总能看到不一样的光彩与温度。在如梦似幻的光影里假装与古人交流,可惜生不逢时,庆幸我也来过!

梦冲塘1
梦冲塘2

从龙溪渡口直接折回梦冲塘,到了才发现水塘小得实在可怜,尽管水色旖旎,但还是抑不住有些失望。真的就是个塘啊,约摸半个足球场大小,网上那张有船有瀑布的照片明显就是照骗!

甫听到梦冲塘的名字,便直觉是不是“发梦冲”的意思?问过当地老人还真是原因之一……度娘传说也与蔡龙王(龙王居然还有姓)三女儿蔡梦冲有关。不过传说也扯淡,居然有确切年月日,明显是后人附会新编。传说1802年9月30日夜间,电闪雷鸣,暴雨倾盆。第二天一大早,乡民起床发现老龙塘突然不知所踪,三里外一口碧绿如翠的葫芦形大塘展现在塘弯,便是所谓蔡梦冲“移塘改河”。所以塘名一是为不忘龙女赐水之恩,二来也是戏虐老龙塘移形换影有如“挝(zhuá)梦脚”、“发梦冲”(四川重庆方言里梦游的意思),呵呵。

梦冲塘底下联通暗河,塘水四时不涸,而且塘虽小水势却不小,据说东西两个出水口流量皆有20m³/s。不过水再大也没用,塘小实在是没啥看头。

正准备撤时,有人骑摩托车路过,见我端着相机以为是记者,问我要不要看看刚刚弄到的野生娃娃鱼?抬头一看天光,都四点多了,我还要去找水帘洞,怕是来不及。再一个,虽则没见过活物,但图片视频早已司空见惯,这娃娃鱼还真没什么稀奇的,于是礼貌婉拒。

水帘洞1

水帘洞2

歹势,又被照骗了!

找了半个钟头,终于在一当地老人的带领下钻进路边的水帘洞(暗河坑)。天气不好又来得晚,没有耶稣光,我认!可是特么水帘洞无水作帘,成了旱洞,确定不是在逗我?也因为临时起意,没备手电,据说里面有暗河洞深几百米,或可一看。可惜我又来得晚,不然可以去找队长借电瓶矿灯。唉,天光将尽,只得遗憾后撤。

本想在火炉镇上将歇一晚,第二天去三潮水看看间歇泉。后来细细一想,除了间歇泉周围其实并无景致,遑论昨晚弟妹说过貌似光棍不能得见。呵呵,纯粹诛心之论呀,一天三次间歇,心够诚,死等总是能等到的吧?但是毫无意义的说,况且我又不信什么“圣水”,于是作罢,连夜赶回重庆。

唉,临时起意,我也是发梦冲咯。摔我一屁股,大桥又毁了古渡,还有两次照骗……火炉实在不落教啊!我都不确定我下次还敢不敢再来,哈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