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7 09:59:28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从太平坝到盖尔坪寻云海不遇子渔

家贫,打小就没赏月吃饼的习惯,而且紧接着又是国庆七天,所以中秋节干脆就不回家转而出去浪。

雨过太平坝

主城周边自以为出彩的地儿差不多都走了个遍,寻摸了好半天才试想着要不去丰都太平坝、盖尔坪碰碰运气?万一让我遇上云海了呢?不过我也知道云海这玩意儿跟天晴下雨有关系又没关系的,实在不能信了天气预报,心里只能默默祈祷……基于一贯的长相运气,反正我是不敢抱有太多奢望。呵呵,这就和相亲处对象一样,别执念,别着相,讲的是一切随缘。

太平坝雾景1
太平坝雾景2

说是周边,其实也是路远车少。动车一小时,客车三个多小时,坐得我屁股好疼。九点钟重庆出发,到太平乡已是下午四五点钟,而且天老爷一点也不落教,甫一下车便开始下雨。得,心里明白明早的云海指定无望。趁天未黑尽,赶紧上山拍拍雨雾吧,怎么着也不能白跑一趟不是?

到得山顶,一阵雨,一阵风,风吹雾散,散去还来。好看也是好看却冷得我直跳,包里找出衣服穿上再等上半小时,实在遭它不住,赶紧下山去投宿。

一群套马的汉子
一只悠闲的马儿

第二天起床观天,果然云海不来。旅店老板娘给下了碗面条吃过,出门。一路走马观花,慢慢腾腾地往都督乡离去。

太平场外不远,自七跃山脚到山顶,公路沿线有片小小的草场。远远看着满目青翠如帛似画,还有三三两两的马儿牛儿点缀其上,真有点儿悠然见南山的感觉。可是待到走近一看,频频伫立的电线杆和累累坟莹,顿时又觉得有些大煞风景。

马路边一群人正叫嚷着想要套住一匹马,结果还是逃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用大喇叭播一段凤凰传奇发个功呀?嘿嘿……

路边零落的格桑花

一夜风雨,路边的格桑花零落一地,心里平添一股悲春悯秋的文艺气息。果然是没人的时候最适合装逼,不论男女……

路边的雏菊1
路边的雏菊2

七跃山顶有个蓝莓园和农家乐都是寂静无人,不知是否还在营业?倒是路两旁各种的花花草草种了许多,迎风摇曳,让人喜不自禁。特别是那一地的雏菊,美而不艳的浓妆淡抹总相宜,深得我心。呃,糙汉子不懂花语,但是我记得全智贤。

一头特别亲人的牯牛

“哞……”,突然牛哥跑了过来,好像在说:“秋天不思春,你装的什么逼?”

同样不怕人的母牛和小牛儿

切,懒得理牠。我搭讪牛妈去,结果小牛巴儿也来抢镜……今天我是特么和蔼可亲,谁都不怕我么?

茅林沟下风光

轻松加愉快地穿过七跃山走下茅林沟,路人稀少难得一遇,无聊时便自顾自地哼起了歌……也只能用哼的说,因为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唱全任何一首歌,记得三两句歌词的都属难得!

下在产卵的一对蜻蜓

到得都督场上吃过晌午,然后慢慢跚跚去盖尔坪。半途无聊,与一条小青蛇擦脚而过,还在路边废弃的采石场水洼里,盯了两对蜻蜓交尾产卵半天。

热情的二狗
二狗开路前行

到了盖尔坪的时候,突然扑来两只黑汪,吓我一跳正欲拾棍亮剑却发现它们都摇着尾巴。汗,今天的气场强大呀,什么动物都喜欢往我身边凑。戏耍半天玩笑作别,结果架不住二黑热情开路,一路撒尿作记,一路十八相送,一直送我到悬峰寺山脚。差点儿都自以为我是二郎神了,呵呵。

悬峰寺脚下的木梯

不知是心有所惧还是心内虔诚,总之二黑送我至此便回,最后只好自己晃晃悠悠往上走了。

悬峰寺

悬峰寺又称石笋寺,和道真插旗山形似,因悬空伫立在高达200余米的石笋山上而名,据传始建于唐末。我观网友游记,两三年前还是一破败的木结构小庙,此番前来已然修葺一新。可能乡野之人不懂修旧如旧的道理,更或可能是物资上的捉襟见肘,总之换了这红瓦和水泥砖墙断然不是原来那个味!

悬峰寺2
悬峰寺3
悬峰寺4

不过我也是早已默许进庙尽量不拍照,所以只要地势没变,这新不新旧不旧的于我来说倒也无妨。至于信不信灵不灵的,不进庙则罢,进去了还是要自觉添点香油钱。说到这个,特别觉得都督这边的大寺小庙都做得很是周到。寺庙虽说无人值守,但有檀香和纸钱任取,功德箱里添香火也视个人随意,关键是旁边还配有专门的记账簿,笔笔清楚,自能让人不疑有它。悬峰寺如此,山下的塔水寺也如此,虽则也是形式但胜在朴实,心想民风若此总不至于还会有人要与菩萨分润吧?更不要说此举好过太多景区庙观里神棍妖僧装神弄鬼逼捐骗捐之流了。

寨门盘山公路

悬峰寺脚下便是东洋国峡谷之“寨门”,山路蜿蜒曲折拧成了一截截麻花儿,看着都费劲。

东洋国峡谷1
东洋国峡谷2

初初,我也是因这东洋国(东羊角)之地名而起兴,所以刻意查了下缘由才来的,但也就只找到一种说辞难辨真伪:大抵是说峡谷里棣棠河的源头是由一个形似棺椁的洞口流出,洞口朝东属阳故名东阳洞(椁),久而久之因为音误和口误,“东阳椁”最后竟演变成了“东洋国”。

传说是否属实无从考证,但可以确信的是东洋国峡谷出口不在日本,而是因河而名的彭水棣棠镇。不过,因这河名我又开始妄加揣测,沿河一带是哪里有很多的棣棠么?呵呵,算了,不纠结。

择烤烟的大婶

从悬峰寺下来天色已晚,赶在傍晚前到达离盖尔坪云海观景平台最近的农家乐投宿。说是农家乐其实啥啥没有,主家新房还未竣工,农家乐根本不曾营业。我这一天里自太平坝出发,行之此处大约22公里脚程,实在是拼了老命再也来不起。于是好言相商,营不营业都要借宿了,好在山里人落教,没几句话就愉快答应,甚至于第二天主家大姐都没打算收我钱的说。当然咯,客气归客气,人家不要我却不可能不给,基本礼数还是要有的。

一路上各地烤烟房林立,几乎家家门前都在择烟,这家也不例外。所谓择烟就是根据颜色品相分出烟叶等级,等级不同价格自然不同,所以这是烟农最后一道重要的工序。和农村插秧收谷一般,种烟多的人家通常举全家之力也是不够,都需要请人帮忙互助。所以正中间择烟的这位大婶并非主家,叼烟扭头的大哥和最里边低头拾烟的大姐才是正主儿,俱都落教。

盖尔坪云雾

八月十四的晚上,月亮很圆很美,本以为明天必定天晴可观云海,结果不到一小时后月亮就躲进了乌云后头。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第二天吃过早饭一直等到九点多也不见雨有要停迹象,我心戚戚焉,只得悻悻作罢。观云海这种赌人品的事情啊,于我真是十有九空,太平坝没看到,盖尔坪也看它不到……

盖尔坪云雾2
盖尔坪云雾3

不过下山之前还是特地又去观景平台转了一圈,云它不来,雾总是要见。其实雨雾飘渺灵动也很漂亮,只是没有传说中的七彩云海蔚为壮观了。所以辞行之后,一路冒雨下山也是期期艾艾,老想着万一走到半山的时候雨过天晴阳光照进山谷……结果直走到中午走到都督场上食完离开,天才开始放晴,我勒个去!至于会晴多久我是不知道了,13:50 的班车早载我回了丰都县城。

盖尔坪云雾4
盖尔坪云雾5

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还想要去施家嵌天坑的,因为下雨没必要了。同理,本打算最后走武隆后坪天坑,然后由此回南川老家一趟,然后再回重庆什么的也是同样作罢。开篇即讲了要随缘,但仔细想想这一趟是吃没吃好睡没睡好,还没能耍好,我还真是有些郁闷了!

这有缘无份的,寻个云海比相亲还作难。这么些年除去偶遇过两次,正经图奔的我是一次没能遇上,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啊!话说又都不是什么大开大阖的千里江山如画,但凡去过的地方一般我都不想再去二回,当然咯老家除外。所以,我在想我以后是不是干脆就回老家,准备长期驻扎马嘴山上苦苦守候云瀑盛景了?

呵呵,人生若只如初见。心有念,人有缘,转山转水转红尘,总有一天终是能相见!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