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5 17:58:18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渝南黔北纪行之桐梓篇:山几重又雾几重子渔

DSC_0260
DSC_0236

从白云观踏着朝阳下山,回到綦江城里却已是午饭光景。没办法!乡场上的班车,等待实在太过煎熬。

汽车站里人山人海,不过全是“小人”儿,学生娃们放假啦。挤得满身臭汗,好不容易挤到窗口却被告知没有到安稳的票了,而到桐梓还需要继续等待两三个钟头。只好出得站来找“黄牛”,找是找到了,不过这黄牛嘛是也不是,因为人家无车也不卖票,而是找条僻静的小路带你上到兰海高速公路边,拦过路车。就这么一来二往,我多走一站路改到桐梓松坎镇,花了五十块大洋。其实要是自己知道路自己拦车,到贵阳也才不到一百块哩,唉……

车上两个哥子是成都下来到桂林自驾游的,然后上来两个妹子和我。到贵阳的妹子身材略宽也不认生还有两分自恋,一路上就听他和开车的大哥扯淡,口中云云已经在贵阳买了房正准备要买车,好像这就是所谓功成名就的套路。其实我好想笑!爱现吧其实是因为缺憾,越是没有才越想得到,而真正的幸福是无言是低调,吹尽狂沙始到金呐!另一位到安稳的小妹仔就确实安稳,长得也挺文静,和我排排坐,一样的无语刷了一路的微博。

到松坎加油站下车,尿一泡后出来,路边卖水果的小贩问我要不要乘摩的,到松坎镇上五十元。我一听头就摇得像拨浪鼓,心想这高速公路出口能离镇上有多远?甚至于下了高速,有线路车停下来叫我也没上。还是在车上时眼光自打一进入桐梓县境,那绵延的高山绝壁如斧悄刀刻般的狰狞,一路别样的风景显得特么的诱人。所以,第一次到贵州嘛,我觉得我怎么着也要用脚步丈量一下土地。结果后来我傻眼了,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地图上的毫厘,在大太阳底下被放大成两三个小时的距离,走得我好一番的大汗淋漓。

河水潺潺,高山仰止,此时正是枇杷成熟的时节,公路沿线自家门前到处都是摆摊设点的农户。我在某个垭口的弯道边大槐树底下,甩掉背包脱掉鞋,坐在水泥墩子上吹着风喝着水抽着烟,看几个黑不溜湫光溜溜的小屁孩儿在河里追逐嬉闹。

歇够再走,到松坎镇上天坪乡直至尧龙山脚下,一路没有偶遇也无艳遇。

彼时已是傍晚,因为不清楚路线也担心时间不够,于是随便找了一家农家乐住下。这个随便其实也一点儿不随便,因为并非旺季,好多农家乐并未营业甚至都找不着主人,先后找了两家均是如此。就连这家也是大门紧锁,我打电话的时候,主人胡大哥正在秧田里整田,大嫂也是拣柴刚回来。两口子都挺实诚也很热情,就心里悄悄地感觉俩人差点儿夫妻相,呵呵……不过大哥做饭手艺不错,圆桌上有荤有素,晚间凉风习习再饮上一瓶啤酒,惬意十足啊!反正我是吃了个肚儿滚圆,最后一个下桌……

洗过澡,看会儿书,上床睡觉。半夜开始雷声震阵,暴雨倾盆,彻夜不息。

早上起来,打个冷颤,心里暗暗叫苦。不是我考虑不周啊,出门时明明塞了件外套的,但无奈摄影背包实在太小,相机、配件、充电器什么的占据底部一半,上边的衣物包就只能装下几件短袖、衬衣、袜子和内裤。非要强塞进一件外套也不是不行,不过就没地儿放干粮了哇,这行走攀爬冷点儿无所谓,走走就热身了。饿了可是不行,要死人的!其实,叫苦倒不是怕冷,而是为那还未将息的雨和雾。昨夜雨来得确实不小,院坝前胡大哥二叔家的田坎都被冲塌了,埋了半边公路。而我这是要上山,正惶惶未知于怎样的一场湿透,更郁闷的是大雾让能见度时好时坏一直不停地变化着。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即来之则安之,总不能打道回府。吃过早餐后,一个人开始沿着公路慢腾腾地游走……

DSC_0254
DSC_0259
DSC_0267
DSC_0419
DSC_0279

到得山脚,开始登山。所幸雨天人不多,道路并不泥泞,但从膝盖以下还是完全湿透。尧龙山其实相对高度不高,从山脚仰望的话也就是几分形胜而谈不上巍峨。不过今天连形胜也全没有了,前后左右,除了雾还是雾,幸运时隐约可见远处苍山如黛近前云雾飘渺,眨巴眼的光景眼睛就又会坠入一片雾霾之中的虚无,除了自己和苍白你再瞧不见任何颜色。一阵风吹来,雨来雨歇,浮云散聚,置身其间只得兴叹人生如梦!

途中遇着两位同样来自重庆驴行的老哥,闲扯几句后,继续上行。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内,经历了四五场雨,毛毛雨时很是旖旎,暴雨时就完全遮它不住,只能躲在半山腰悬崖边上某个凿出来的石壁崖缝里玩手机,和远在重庆的兄弟们通话,上上网,推个微博。而且从这一天开始直到旅程结束,我的常态造型就变成了卷起裤腿儿背着包,一手相机,一手雨伞,停停走走……

不知是幸与不幸?真正到得山顶,瑞峰寺其实根本没啥看头,建筑遗迹不多,有两三分质朴却也明显感觉古韵不足!不想继续去转山,关键雾霾和露水实在太大,况且什么都看不见……据说晴空万里时云海很是壮观,可惜某人来得真不是时候!不过今天见识了这美轮美奂的大雾,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嘛。或许,昨日晴朗的傍晚我坚持上山的话,那么两种美景都该我赚足了眼球。唉,长嘘短叹没用!山边接一瓶天然矿泉水,犹如冰镇直接沁入心脾深处。只当它是酒,对着眼前一片苍茫即兴念叨几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呵呵……

在庙里火炉旁吃过斋饭,和住持扯了几句淡,便和夜郎来的几位香客一起结伴下山。因为衣服裤子湿透,不得已只得又在胡大哥家住上一晚,洗了衣服,晚上再吃饱喝足,一定要养精蓄锐的说。

第二天,踩着大雨离开,回松坎过新站再到夜郎。面包车上同行的一位老哥很是热情,摆了一路的龙门阵,后来还被邀请去他家,不过我自觉婉拒。然后,下车映入眼帘的一切让人深深的失望!一点古镇的感觉木有啊,所谓夜郎的遗迹在哪儿呢?连本地开餐馆的伙计都一脸茫然。夜郎呵真对不起这个名字!到街背后所谓的“太白坟”打了一眼,我更什么也不想说了,吃份米皮二十分钟后走人。不过,在找太白坟的时候我一步三回头的行进方式特别引起了路上一位大姐的注意,她一问,我一答,就彻底碉堡。“重庆的?我也是重庆嫁过来的哇!”。亲人呐!汗一个,我口音真有这么明显?不觉得和本地有啥差别嘛!

DSC_0447
DSC_0456
DSC_0449

已是下午,本来不想去娄山关的,一来对“红色”全无兴趣,二则本来在线路图上它也只是个备份的备份。不过经历夜郎这一通,想想还有时间,到底还是去了。上山时路遇下山的两个学生妹窃窃私语:“这人怎么到现在才来?”。我继续汗,我不是才来而是压根儿就没准备来好不?到得关前,人多车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学上了摄影的缘故?眼光越来越挑剔,很多时候,再多再美人云亦云的风景在我眼里也什么都不是!像这所谓的“黔北第一关”在我看来绝对算不上天险,那什么战斗遗址对我来说更是和常见的土匪猫儿洞没什么不同。庆幸的是,因为群山绵延谷底起雾,眼前倒也有着一番别样的柔情。这下过雨倒也变成了是好天气!话说,请我帮忙用手机留影的一群年轻后生中有个妹仔好漂亮,要不是一看就知道明花有主,我还真准备问上一句:“美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哈哈……

到此一游的PP我就不发了,灰蒙蒙的没啥可看,有点儿懵吹点儿雾吧(擦,缩小了就一点儿也没气势了。大图请看这里,不敢说高清,因为忘记降躁了,呵呵……)。在桐梓这两天,到的地方不少,遇到的人也很多而且大多和善,但尤其让我记忆深刻的只有雾还是雾!这一去关山千万里,借问山有几重又有雾几重?嗯,或许我还会再来的……

半个小时后下山,连夜奔遵义去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