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4 17:51:56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渝南黔北纪行之务川篇:留驻岁月如歌!子渔

正安到务川一天只有两班车,上下午各一班。记得上午好像是8点半,所以我这也算是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啊。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出来这么多天就从来没睡过懒觉?但必须得承认我一直都有吃得香睡得好,想来自然醒还是因为天光的关系吧?毕竟,我那重庆城里的“家”,卧室里的窗帘好像从来就没拉开过。

车好脏,一路上也没有可喜风景,只觉得山路起伏让人犯困,坐了好久好久……

务川这个县城有些小,还不平,经济民生明显差出许多。总之,从遵义开始一路走来,沿线城市给人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越来越差。当然,我只是粗粗打眼一看,没作任何的细致观察和考量,也没有任何地域歧视的意思。

务川和道真都是以仡佬族和苗族冠名的自治县,所以汉族才是这里的少数民族。原来出行之前我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各民族喜好禁忌,但是后来才发现完全就是多此一举,现如今这个大同社会,你我他人人都一样,民族其实已然是个很生份的属性,至少在内地来说基本如此。反正从语言、饮食、着装种种,我没觉出有任何明显区别。这该是幸与不幸?

DSC_0987
DSC_1162


下车后有直达龙潭的车,而且我遇上的某位售票员还可以看咯,呵呵……路程也很近,但是因为修路某段特别不平坦,没有心花怒放也让我心一阵飞翔。

看到某处大门上有“九天母石”字样的时候,我知道已经到了。不过,因为不熟悉没敢贸然下车,直接坐到了寨里。这个古寨全然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样,在九天母石背后的某座山上,依山傍水,高低错落。倒也还是在洪渡河畔,但地势相对平缓,初初一看的话感觉好像也没啥看头。但一路转寰过后,细细体味一番,我发现我不经意的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其实这古吧也不是好古,也有许多牵强附会之处,好些明显是近年来新仿的,那些明清院落也和常见的没什么特别的不同,甚至感觉很一般。但重要的是多哇,多到随处可见,或新或旧,寻常巷陌,家家户户自然而然的散落在青山绿水间。竹林婆娑,鸡鸣狗吠,远处插秧的人们背后青烟袅袅,好一幅田园诗画!

DSC_1157
DSC_1136
DSC_1131
DSC_1145
DSC_1010

此地据说可以溯及商周秦汉,因为盛产丹砂而兴盛繁衍至今。村里有汉墓,可惜大门紧锁。有炼丹洞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古濮人自诩天之子,认为天有九重,所以到现在这个仡佬村寨里什么都喜欢冠上“九天”二字,神叫九天天主,神石叫九天母石,修个建筑也叫九天水榭,九天回廊……总之,传说挺大也挺多,久而久之平平常常之处,会不会感觉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传说也有好玩的,九天回廊碑林里某块碑云:
荆州极西之南界至蜀,诸民曰獠。子妇人妊娠七月而产,临水生儿便置水中,浮则取养之,沉便弃之。然千百多浮即长,皆扷去上齿牙各一以为身饰……
录自-晋 张华《博物志》

抛开这些不谈,我还是喜欢这个地方!这里平日里游人不多,村民大多和善,或许是人们已经习惯,你可以随便自由地出入各家院落,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得保证你和汪星人之间没有任何过节。

DSC_1066
DSC_1068
DSC_1079
DSC_1070
DSC_1083

村民一般白天劳作,家里都很少有人。像我特别在丹堡流连了半天,出院门的时候才正好遇到主人祖孙俩牵手回来。本想说点什么,比如“老哥,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们哦”。但想起他们当时表现的木讷和寡言,不自觉压下了话头,擦肩而过……这丹堡之所以叫丹堡,当然还是因为朱砂缘故。

DSC_1115
DSC_1107
DSC_1099
DSC_1101

墙角院落,间或有野花盛开和蜘网密布,陶醉的时候心就不知穿越到哪里去了。

DSC_1179
DSC_1190
DSC_1188

要是能在这里小住一段时日就爽了,想想有故人俱鸡黍或是风雨扣柴扉,会不会不知人间在何处?

说是这样说咯,宾馆还没建好,村里好像少有提供住宿。已经是下午了,和门前田里插秧的一群大哥大姐闲侃几句,再和地里栽包谷的大叔大娘打个招呼,我准备撤了。临走之前还是得赶到九天母石看看,毕竟就是它的特别吸引了我的到来。前面汽车经过时感觉很近嘛,路上某位大哥也说只要半个小时,结果走着走着才发现不对头。先想沿着洪渡河边走,结果路不通,再倒回来沿公路走。其间饿乏,还啃了一个路边顺手买的粑粑,说是不远,但估计却足足花了我将近个多小时。

DSC_1234c

水天一色,石头确实挺好看的。据《九天大濮史录》记载:“远古时,天上八重天的天主们各抱一石从天上扔到此处江边,八石融铸一起,石头开裂,生出一彪形大汉乘龙上天当了九天天主,这就是仡佬先民濮人传说中的始祖。”但是貌似我怎么也数不出八块九块来呵……而且特么可惜的是临近傍晚,这天气也让人实在无从感觉出它的大气和神秘……

离开时,将近六点,班车早已经收班,心里正懊恼某人估计得苦逼地步行至大坪镇上投宿。结果还好,幸运地拦到了沙坝的收班车。回到城里,吃饱喝足找地儿投宿。在车站边随便找了家旅馆,结果这一随便让我此行有了唯一一次不愉快的投宿经历。别的不想多说,关键老板娘态度奇差,说话能噎死个人,房间内还没有洗手池,热水器出水烫得可以杀猪,让我对务川的好感一时不知下降了多少个百分点。虽然最后我也不屑不争,但并不代表没有脾气,只是秉承出门在外戒急用忍而已!

一夜无后话,静静躺床上翻看相片。我按了那么多的快门,结果却没几张拿得出手,这坏天气加上一大“狗头”,纵然是岁月此去经年,时间就停留在那里,却总有那么些遗憾成为无法复制的美丽!看繁华没落,听梦里朝歌,还能怀念的也只有当时那份心情和心境。

随便挑几张上吧,大图可以点击这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