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7 03:20:46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有些話不再說,有些感覺說不出來江子渔

當地震過後,我一無是處,上不了前線;五大三粗,卻也沒有太多的熱血可以流淌;家貧如洗,更沒資格往排行榜上靠。小小百姓如我,每天能做的只是像教徒一般不停地祈禱,在打開電視和電腦之前。當我覺得這次遇難人數少說要過萬時,一天的光景,預言馬上得到了應驗。當我再估,肯定要超兩萬時,結果一響午的時間就成了事實。很是埋怨自己烏鴉嘴,不該如此兒戲!當我埋怨專家太不專,政府還不快,傘兵很不勇敢的時候,慢慢的網上衆說紛芸的貼子也跑將出來。本想對個中觀點做個總結,也很想對自己曾經說過的言論負責,但林林總總,我實在分不清對錯。因為,三教九流,現如今的貼子,沒經過加工潤色或是譜以主旋律的,那是極少數極少數!但不再橫加指責這還是很容易做到的。所以,我得勇敢地承認自己的錯誤!只說不做,沒完沒了的叽歪,那和看客麻木的置身事外,無恥的尋找噱頭沒什麽兩樣!開始用沈默壓抑千言萬語!雖然內心在72小時過後依然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只是強忍著,希望天公抖擻降神兵!

汶川地震-傘兵空降

印象中長大後就沒再哭過!多年前爺爺走的時候,鼻子酸酸的,我沒哭!外公臨走的時候,有水霧浸潤了雙眸,還是生生忍住了。所以,一度以為自己很堅強,或是冷血。自欺的執拗強到能夠不為任何世事所動容!似乎只要自己相信,他們就永遠不會離開!但是這兩天,看著那一張張照片裏包裹得嚴實的一具具遇難者的遺體(其實說到照片我又想批評了,忍了。),心裏真的有了沖動在慢慢醞釀。最後,當我看到下面這張照片時,再也不忍不住了,淚水終于跑了出來。未曾縮放的花蕾在風雨中驟然凋零,是她們太不幸,還是我們太幸福?常常沈緬于自己兒時經曆的種種磨難,心裏有著太多怨忿不平。但在如此大悲面前比較,才發現自己何其缈小!特別是想起坊間流傳的幾位幸存兒童稚氣的動作和話語時,更是汗顔到無地自容!

汶川地震-遇難兒童

此情此景,不知道該說什麽?也無需再說什麽!其實,五百公裏外的我們只是在高樓之上虛驚一場地手舞足蹈。而無辜、無助、絕望、不舍的她們終將離去,甚至終被人們淡忘!但我還是固執地認為,2008年總得遺留下點什麽。至于到底是什麽,每個人都會不一樣。往生者已然帶入蒼穹,幸存者還在舔牍傷口,剩下千裏之外的揪心的我們是重複杞子之憂?還是焚香高台終不可得知。但就像我在前天《那一震,心情無以言表》的貼圖最後,刻意選了那張燦爛的笑臉一樣。冥冥中,我相信我和很多人的期冀肯定會是一樣!

末了,酸一句:山嶽巍巍,河海湯湯,泱泱生民,固本安邦!

題外話:家裏上初中的小妹打電話來說在學校捐過款後,村裏也讓各家捐款且還有隱性規定不得少于10塊,似有攤派之嫌?這點錢其實農民也無所謂,關鍵是最後初中生說了句:“這錢會不會落入某些人的腰包?”一時無語!最後很嚴肅地給她說:“你完全可以選擇不交!這是你的權利。又不是三年困難時期,國家不缺這幾塊錢!有沒有愛心,錢根本不是什麽標准!關注了、揪心了、感動過、悲傷過,有心有情即是有愛,有大愛!!!”但早在說話之前其實已然獻過“愛心”了,只好半開玩笑地說:“還好,村裏鎮上沒有弄上個排行榜!”……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