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27 11:47:00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和朋友一起去吃串串儿江子渔

昨天三娃上来,可把我打整惨了。我终于体会到在茫茫人海中总也找不到人是什么滋味了。在现代通信如此发达的当口,我俩昨天却犯下如此可笑的低级错误。他说他在文化宫门口,我却从文化宫找到两路口,一路绕了个大圈,三个天桥下都仔细搜了个遍,却连人毛都没见着一根。再打电话问他在哪儿,还是在文化宫门口。唉,郁闷惨了。我不知文化宫有第三个大门没有?我是一会儿上来了,一会儿又下去,来来去去,腿走得生疼。唉,他娃就像个路痴。最后终于见面了,我是真不知该是激动还是恼火,呵呵。。。。。。

晚上去吃串串儿。好久没吃过了,那感觉真叫个香。大家就着老山城,大快朵颐之中狂吹着那些永远吹不破的牛皮,很亢奋。相聚,总是人自然地想起曾经在学校的那些幸福的日子!只可惜才几年的时间,记忆就已经被放逐了好远!想追,却怎么也追不上。毕竟现在是结婚的结婚,开店的开店,每个人都在用心经营着自己的幸福。成功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地遥远,但又不得不承认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距离。希望他们都比我近,好让我也跟着沾些光,呵呵。其实心底里还是由衷的替三娃高兴,终于上路了,不再像往日那般消沉。或许是因为结了婚的关系,总之人是成熟多了,开始尝试改变生活的状态、方式和目标。比起我来,那是好多了,看来我也得赶紧地去找个人结了算了,要不然也许永远也别指望有些美好的改变了。

串串儿好吃,但委实不好受。想起临末了那串串儿老板狂飙的那一冪,心就不由咯噔一下,眼睛似乎也有些光炫。那位老板对自己的员工是又踢又踩,一个柔弱的中年妇女就这样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或许已经晕厥。老板自己也挂了“彩”,身子半边被涂了一层亮光光的麻油。从他念念有词中听来一些,也不知是不是确切的原因?大意是说,那妇女有些秀逗,第一次数竹签时少数一了只桶,第二次数的时候又给别人多数了二十根。又说不认错,脾气不好,老板娘说她,她就还还了句“……龟儿……”,结果就是现在躺在地上了。也不知事实到底是怎样?但从其它打工者的眼中不难看出,面对这样的老板,心是不寒而慄。谁知道明天躺在地上的会不会是自己呢?呵,活着就这么艰难。想想一个月顶多五六百块,就这样买断了尊严。这是人性的悲哀还是社会的悲哀?

后来,一起打工的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那妇女给背走了。但谁都知道这事不算完?或许明她就得卷铺盖走人,或许她这个月的微薄薪水是彻底没了指望,更多的就谁也不愿意去想,也不敢想!后来,在我们付帐走人之前。也不知是哪个好心人报的警,110来了。不过,现场已经没有了,结果也自然是不了了之。回家的路上,心底还一直发怵,设若我遇上这样的老板。。。。。。

如果我遇上这样的老板,结局也许会有很多种,可能还会很悲壮,不过这些都不确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因为吃了他的东西,老子今天肚子闹了几场革命了还不见消停。看来这吃东西还真关乎心情,心情不好,质量也大打折扣!!!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