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7 17:48:49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哈,一幅苦逼相!江子渔

细雨连绵一周,这雨下得人心都发霉了。某日在电梯里,我玩笑几位实习生穿西装,都夏天了还这么怕冷,结果人家却笑我们几个大肚腩皮厚。呵这一军将得我憋憋内伤!果真是青葱只有二十年,俺们这一茬儿是真的过季歇菜了……

周五那天晚上,一个人吞了一瓶老白干,说不清的缘故,只有最后面对杯盘狼藉时才感觉到莫名一地零零碎碎的萧索。也或许,所谓成熟就是每每浮想联翩却总想不通那么多的为何和因果?常常碗里斟着酒,嘴里嚼着肉,却总感觉日子活脱脱像是每天都在辟谷。如坐针毡,味同嚼蜡,因为不幸福所以不幸福!各种求不得苦,又放不开,执着怨念无数。

周六上午,被电话吵醒,从卧室到马桶断断续续的煲着。归根结底,其实主题只有一个字:钱。怎么花钱又怎么挣钱,我只能说我想挣钱都快想疯了!

当然,所思所想肯定又不只是钱。人呵一旦到了一定的年纪,立业成家这份念想就像一把生了锈的枷锁,变得越来越重压在心头。说不在意那是掩耳盗铃,说急却也没着没落,像我这种高级宅腐其实就是个傻二楞,所有的陌生,所有的人情世故在我看来都像第一次吃螃蟹时一般的总感觉无处下手。不管我的思想多么八面玲珑多么风骚龌龊,其实内心和现实里却只能像白纸一样的活着。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可也因为各种羞涩和优柔而被反复揉搓,搓成了一团又解不开,终是无法平复,也回不到最初!

下午,电话再响起,一听是同学老婆我就明白是什么事了。支支吾吾,本来不想去却抵不过她无敌口才,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借口,总不能说我害羞扭捏各种不想去吧? 慢慢腾腾,洗个澡整饬一下出门。嘴上不说,但某人好像真的要去相亲了哩。这赶鸭子上架的经历拢共不过二回啊!

真见了面,也没想像中的那么生份,彼此会心一笑,一句自嘲之后轻松了。看着文静朴实,说话又透着些许干练精明的一个妹妹,老实说我穷矮挫的心理又在打鼓,没像某次再遇到恐龙本该正常一回自己却反而不自在了。呵,我想太多了!后来却也无话,人家手上有事忙,然后晚上吃饭的时候又是三个女人一台戏,我和我同学完全插不上嘴,像两张被抽了筋的叶子在那儿可有可无的斜搭着。末了散场,同学老婆要我来个十八相送,我犹豫了,心想这第一回见面也太唐突了吧?人家妹妹眼光一闪:“不顺路就算了吧”。后来一起走了一小段路,我搜肠刮肚也不知说什么,有一搭没一搭的扯。最后成了我问一句她几句答,自己都很想笑,又不是警察查户口!唉,搭讪这门功夫,老实学不会啊!最后分手,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好像没有回头……

唉,完败!

我就说不玩相亲嘛,一点也不自然,畏手畏脚又拿捏揣度什么的反而太做作了!还是慢慢了解自然而然的好,可惜某人御宅周围它又不长草。好吧,我承认我输了。不贪不怨不执着,将所有过往所有交情,竖红封,统统交给月下老。林下婆娑,人影绰绰,但求月老看着合适的时候就给拴一个吧!哈,一幅苦逼相!

有道是,浮云纤巧,镜花水月里捞一场独孤终老。缘聚缘散,三千尘丝绕一番情结孰料?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