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31 12:17:10 首页 > 碎碎念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告别 2005 年,我的蹉跎时光江子渔

“2005” 就这样,又从我的夹着香烟的手指缝中溜走。和烟圈的升腾一样,时光也会结合现实而媚俗地改变自己的形态,或圆或扁,甚至最终烟消云散。一切都在既定的预期中。离开,只是一万个不得已的借口。留下,也只能是空杯底下残留的一滴,是酒还是泪,总让人难以分清!

蹉跎让我一度地醉生梦死。就像我可以在通宵之后连续睡上二十几个小时之后还不想起床。小陈同志说得对,这哪里是睡,其实就是一个重度昏迷!是呵,我昏迷了太久!“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我的昏迷似乎是经历了几个世纪,因为我发现我已经被很多人远远地抛在了身后。长久以来,总是这样的呻吟着,却从没有试着想过去改变什么。是已经麻木?还是已疼痛得没了抗争的气力?自己也不得而知。唯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世界并没有因为我的退缩而停下脚步,没有谁会愿意为我停留,包括时光!隔几天就回来一次的胡茬总是时不时地在提醒我:你已经不再年轻!可我的所有认知似乎还在幼儿园里嬉戏。犹其如此,我还能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意义,只有沉默,一如我此刻正听着的这首《silence》。这是一个我超级喜欢的词汇,用它取过网名,用它申请过邮箱。或许,我不能确切地理解字里行间的含义,但相对语言之外,在音律之间,空旷与寂静就是我所有的期求!因为只有在这种氛围之下,才能让人更清醒地认识自己,而不再需要去找平日里见惯不怪的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因为寂寞只对自己负责!

[audio:http://media.flamesky.com/music/real/infinity/32K_REAL_INFINITY_02.WMA]

“2005” 没见着阳光,也没有花开。常惊羡于别人的所谓成功,妒嫉别人表演的幸福。因为这些都没在我的口袋里装着!反而,当机会掉到我手上之后,指不定我还会让它再度溜走。机会不是冰会被阳光融化,而是风被天空勾引,我手指间注定留不住风,所以,最后我还是没了机会!人们常争辩,成功与幸福也都只是一个模糊的“度”,自然而然地因人而异。我更愿意把这看成善意的恭维,因为这里边其实藏着一句老家里大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往往说这话的人会一句潜语:和我相比你是不成功,但和比你更差的人比起来你已经算是成功了!至此,谁还会想笑,那他就十足是个疯子。我很清醒,可我是清醒地睡着。这里边的是痛苦还是享受难以言说,因为有人说失眠也是一种病态!所以,我总是病着,没钱医治,也不知道怎么医治。

“2005” 走后再也没有了豪言壮语,也没找着那往昔梦中的人。那些梦想或许已经躺在家乡的田埂上多年,曾经青春的脸上长满了蒲公英,一阵风起,吹走的不是梦想而是年华;那位美丽的伊人不是或许而是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小孩的妈妈,万种的风情匍匐在枫树底下,漫山遍野的落红不是季节的精灵在翩翩起舞而是青春正在大量滴血!所以在万般落寞之后,才想到了离开,想到了告别!告别其实是一种莫大的痛,来不及挥手就已经痛彻心扉,可我又不得不承受。在启程之前我已经开始想像着目的地的风景,或许,山上的积雪正在融化,山下的河水正春光涤荡;或许,更远一点儿,泡桐树也会开花,很香很香。在树下,有个倩影正在看书(纳鞋底也成),然后,有蝴蝶在萦绕,不是在树下,已是在我心头。呵呵,美得。。。。。。

午夜了,刚收到移动的短信。虽然是广告,但一句新年快乐,还是让人受用!不由想问一句,告别了 “2005” ,我的 “25”,快乐吗?快乐!但愿,不,不是但愿而要一定,“2006” 我一定要快乐!如果您正在看此文,那最后我也把这句祝福赠予您,“2006” ,让我们大家一起快乐!永远快乐!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