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5 16:03:45 发布 《江石子渔》> 碎碎念 > 正文

醉后,将醒未醒子渔

大拇指上大半月还未痊愈的一个伤口是年初一晚上表哥醉酒后点烟火给我烙下的,伤口不大却在每每使力的时候会对神经有所牵扯,沁血,隐隐的疼。如果说提笔忘字那还只是纠结,但是说到疼那就憋憋有一种欲罢不能了。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能屈能伸它不只是性格也还是一种自由!至少在我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捏笔码字的时候,不自觉想起小学老师手里的条帚,心里更是猫抓一般的疼了。好在倒是不影响对键盘和鼠标的操弄,不然估计我每天都得在心里默默地问候我老表,呵呵……

回来这些天,一直在将息或者处理照片,也出去谈过两次业务,好赖不济就权当是在练手。新的一年,莫说计划,但是东成西就总得有所腾挪。因为过去的一年实在是太不靠谱,就算习惯了堕落无为却也自己都不能忍受。耍安逸了,也受够了白眼讥讽,我要再不为所动,那可就真的枉自为人了!倒也没什么宏大的目标和愿景(就算有,打死我也不会说),也不是要和谁人置气(这事儿,我绝逼是不会承认的)。只是觉得三十三岁,再不冲动两把我就真老了。用我亲家的话说,能力大家都差不多,但我还能不管不顾,竟然也算是条件最好。苦逼突然有了优越感,莫名一下子就高大上了。哈哈,我笑得实在忍不住直打哈欠。

醉后

有多年不见的同学归来,说是接风,结果主角没到,但是我却兀自喝高了。后果很严重,据说是直接不省人事。被扔进了家门口的旅馆,第二天醒来吓一大跳,还好钱财手机没掉也没失身,回家继续倒头大睡。但是没忘了,落荒而逃时旅馆老板娘形容某人昨晚是作死的路数!嗯估计是出了不少洋相,怕是把朋友都得罪完了,我亲家二天了都没搭理我呵……靠妖哩,看到有人空间里贴出来的罪证,也就五个江小白,不多呀,难道老子真高兴狠了?而且还很痛,不知道路上摔了多少,脚踝和膝盖都是伤口。看来以后我只能留半斤的量了。这一喝醉,把千里万里之外隔山隔水的人都给惊动了,巨汗!这得罪人的事情吧,出都出了,我还真是没辙,只能指望他们大气一点过段时间气消了再说,再说。好嘛,这两年本来也没再出过啥状况的,家里老娘都说我改了,结果一不注意……我得承认我是真老了!豪气干云、晓风残月和美丽青春一样,都他妈变成一曲“往事不要再提”了……

修养两天,人总算正常了,戒不戒的两说着,因为烟酒都有瘾也因为我从不打诳语。前事不计,但是自身的一些个改变势必要变为进行时了。呃这可不是说酒的事而是承接上文了,但是光说不练假把式,说多了都是屁,那么就只有实践出真知,以观后效吧!以观后效!

醉过方知醒时好!前三十年,后三十年,中间有次醍醐灌顶也好……

次奥,还是没能绕过酒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