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3 00:08:01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回访桴焉,洞穿一种意义子渔

春光明媚,周末的时候又来了一次说走就的旅程。也无需制定路书计划,就想起几年前的渝南黔北之行,有好些地方因为天气时间缘故无功而返。所以临时起意,决定再去贵州正安县回访。一则是因为地利,正安与我老家重庆南川区毗邻。二来也为风土人情,当年结识的陌生朋友,虽然从不联络,但偶尔也还是会想起他们的淳朴与热情。

行前,QQ上发了条消息,不待回应就出了门。周五晚到正安,周六早上直插桴焉(当地桴字念一声不念二声,如果问路fú焉的话会被听成了福建,呵呵)。31公里,一路天气由晴转阴,从瑞溪镇翻上来的时候就开始云遮雾罩,一度我还有些担心会不会又像几年前一样因为雨雾而折返?到桴焉乡上的时候,大雾弥漫,能见度不足百米。街道两旁的居民都在烤火生炉子,只有三两个乡民在等客车。用相机似的眼光目测了一下色温,心下笃定浓雾必散,于是去商店买了点水和干粮便问路前行。

一路小雨淅沥,云聚雾散,生怕走错路而逢人必问。好在正是烤烟覆膜时节,地里人多,路上行人也不少……不过比较郁闷的是,中途有个地方正大修基建,路面泥泞得不得了,为避让过路的一辆农用车,我一脚踩进路边看似坚硬的泥堆里。司机透过车窗看见我带出的一腿泥汤泥水,都笑不自禁,尼玛我这还未开启暴走模式便已然湿身!鞋里湿漉漉的很不好走啊,而且最后肯定臭脚,唉……


问路也是一门学问,两条路两个方向,都能到达同一个目标,路人皆没指错,但盘算起来真是有些南辕北辙呢。在临近目的地的一个岔路口,因为想拍云雾而不知不觉走岔,走到了目标对面,行程一下子凭空多出了好几公里,狂汗。

走走停停,云雾散尽时,我站在了四联天坑(当地人叫穿洞)的对面而不自知。

山民真的很热情。我明明是在问地里劳作的一对婆媳,结果这位老哥隔了百十来米远远的看见我过来,主动搭话并指路。但我自作聪明,以为用最简单直白的问法便可以沟通顺畅,结果没曾想自己把自己带到了沟里……

我问穿洞,老哥手指对面。我说:“三个洞子连在一起的哦”,老哥转手指向一两公里外的白岩:“三洞子啊,就在远处那沟脚,里面有暗河,很大很深。”

怕我走错,老哥一直站在院坝边上,一边叮嘱一边目送我下沟。


已经习惯,山里的路不能只凭目测。以前老家就有人开玩笑说我们那骑龙乡有两家人分住山沟两边,如果一边在门口端碗吃饭,另一边随意扔颗石头就能把对方碗打掉。但是如果一边做好饭要邀请另一边去作客的话,本来是请的中午饭,到了只能赶上晚饭……

今天这破地儿也是如此啊,明明看着很近,最多一两公里,还是下坡近路,结果也走了将近两个小时。

这里的大路都修得相当艺术,不能过车只能过人。呵呵,开玩笑的了,新的旅游开发公路正在修建已经绕过了这条石缝。但去三洞子的路不好找,跌跌撞撞,钻进荆棘爬过青苔,到了洞口才发现这不是我要找的目的地!!!


不是我的目的地就算了,这也不是三洞子,因为洞深至多不足50米,有干河床却无暗河,倒是保留了一些人工遗迹。看着垒砌规整的石墙,不知是几百年前古人熬硝时所筑还是三线建设时兵民所为?没有好看的钟乳石,洞内便也无甚风景,倒是由内望外别有洞天,有点儿气吞山河的感觉。

从此无名洞下来,远远地找了一位孤身筑路的大哥详细攀谈,确信即便三洞子也不是目的地,于是只得悻悻折返。一去一来,三四个小时的冤枉路啊……很担心最后天会摸黑,大哥也热情留宿,但想想反正是要回的,走上去再说。不行就到沟底那唯一的一家人或者早前指路的老哥家借宿,第二天也方便些。


回程上坡又不自觉走岔,直接插到了穿洞沟底并没有再次经过老哥家门前。沟底只有一家人,他家的狗见了我远远的就开始狂吠,引得山上打猪草的主人放下活计归来。当然凭山里人的热情我肯定相信这不是防贼而是为了待客哈,这地势平日里肯定鲜有人来的说。主人是一位七旬老翁,硬朗健谈,我端看时间已是下午三四点钟,自己清楚自己脚力,最近少有出门,这一天十几公里走下来,已开始腿软乏力,问路的同时也想与他相约借宿。结果一句“近得很亮堂得很”便打消了我念头,心想我试试先,不行再倒回来。

表面上看着确实很近啊,但我打对面过来的岂能不知虚实。沿着平日里人畜都少有经过的一条“毛狗路”上山,走到一半便开始发虚气短,双脚明显有些不听使唤,走几步便要歇息半天,但打退堂鼓又不是我的风格,于是只能咬牙坚持。磨磨蹭蹭,等爬到洞口已不清楚到底用了多少时间。

站在洞口一眼望穿,确认就是我要找的地儿了。远道迢迢,但这所谓穿洞,一进一出只需几分钟。


回望沟底那家人,这时看着也是倒远不近了。刚才还和老人玩笑说此地良田阡陌,有山有水还独此一家,除了道路不便外,其实风水甚好,你家粮食肯定吃不完。老人咧嘴一笑,风水好不好不知道,粮食吃不完倒是真的。此地虽偏却也不荒,问路的时候就有好几个人强调过,经常有人从此借路将牛羊赶下沟去。我看另两个洞口便有人架梯接水挖木为槽,想来便是直接洞内圈养的缘故。更莫说间或还有游客,满地的篝火灰烬和零食包装,一眼便知。但好在,今天空无一人。


都说水滴石穿,这穿洞架桥的话得是多大的一股洪荒之力啊?反正两边洞口都是当年塌陷的泥石流堆积,堵塞了半边洞口。洞内也残存了一些人工遗迹,懒得细究,反正不是炼硝就是匪乱造就了。


洞洞相连,以我上山为序,二洞三洞之间有块不大小小的草坪,很有感觉。只可惜没看见清澈水源,不然夏天到此露营观星必定很爽。不过,想想当地人都要爬到半壁上接水,便心下默然。不过我只瞧见了接水没瞧见出水,便也闹不清此水到底是为牛羊所蓄还是为游人所备,反正我爬到洞口时口干舌燥干瞪眼,瓶子都让我半道上给扔了。

本来,还想找找第四个形似女阴的洞口的。据说不只形似更加神似,阴蒂、尿道、子宫逼真无疑。设想便也来此间做一回灯草和尚,钻一回女阴,说不定能为日后撞撞桃花运呢。只可惜放眼环顾还是没能寻见,好像注定我是一个木有“阴”缘的人啊,哈哈。

临近傍晚,雨后的草坪湿漉漉的也无法真正躺下放松放飞。盘桓一阵,便准备撤了。

从草坪一侧的小路翻出,几分钟便走到了公路边。此处人烟密集住家不少,整好瞧见路边一老头抽了一根扫把条正打他家不听话的小孙子。上前问路,好巧不巧,他家开了商店,于是赶紧买两瓶水就着干粮补充能量。当然,也有不凑巧的,他说我要早几分钟下来便可以搭他家小的顺风车,他刚下桴焉没多久。唉,啥人啥命,我得认!只能哼哧哼哧地往回赶。浓雾又起,回到乡里时华灯初上,天早已黑尽。算算这一天脚程,刚好又是20公里。


说是回访,但因为湿鞋和脚上又打起了水泡缘故,本已不打算逗留,准备第二天直接返回重庆。但食宿毕,半夜里睡不着正躺旅馆床上处理视频的时候,几天没有回复的QQ突然响起。说我没运气,但这运气来得恰是时候啊。我要找的小刘,已经几年不上线了,也是昨夜突然无聊打开了QQ。大半夜的,两个大男人隔着不到几百米远的时空距离互诉衷肠,他非要连夜来接我去他家住,我推辞了半天才打住。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开车来接我下去吃早饭。

五年前,便也是一碗面条结下的情谊(参见:《渝南黔北纪行之正安篇:无聊只是路过》)。当时我正找麻湾洞,因为路断受阻,一身湿淋淋,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地经过他家门前,被他老爸抱着他家大娃给瞧见,即便素不相识也不由分说便拉我进到家里烤火取暖,我直说不饿,却也还是坚持让小刘给我下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其实那时已经五月份,尽管身着短袖可我真心不觉得冷也是真的不饿,端的是盛情难却!边吃边聊,与他爷俩相谈甚欢。

当年小刘刚好辞职回乡创业,却也没想到办个农家乐也是大手笔,百十来万砸下去才初见雏形,房子都还没封顶……我虚长小刘几岁,五年后再来,我的头顶上直逼地中海而小刘也是青丝隐隐泛白,彼此都可以想见的辛劳啊。但此间不同的是我算蹉跎岁月,而他一直在拼搏奋斗不息。如今他的农家乐早已开了起来,挺漂亮的一幢大房子,夏天人多的时候四十几间客房全都爆满。投资也早已翻倍还不止,小刘准备在院坝前再修个大鱼塘,这一挖又还得扔好几十万进去,投资到现在,每个月光利息都得八九千了。

奋斗在路上。我十分欣赏小刘的人品和厨艺,朋友们如果有兴趣有机会的话不妨一去。他家的农家乐就在桴焉街边麻湾洞顶上,夏可避暑冬能赏雪,关键还有麻湾洞峡谷风景不错。尽管手机随手拍的照片很渣,行文到此,也与本文图象风格严重不搭,但我还是得吃果果的强插广告,因为自觉吃人嘴软啊,呵呵哒。

小刘的电话:186 0852 1027

或许,你也可以报一下重庆老魏的名号,他会不会给我几分薄面打个折我不清楚,反正我两次去都是吃的白食,很不好意思的说,给钱他也不要呀,嘿嘿。


麻湾洞峡谷雾气升腾,一直不散,在小刘家吃过早饭再吃过午饭,等到都决定返渝时,临行前才终于天光初见。于是抓紧时间下去一睹芳颜,以期弥补当年明明近在眼见却不能得见的遗憾。当年也是因为雨天,滑坡路断而受阻,如今政府和小刘一方各出资一半,水泥步道直接修到了麻湾洞口。

临近时,心里又惯性的默念了一句:俺胡汉山又回来啦,哈哈。

麻湾洞景致与穿洞无异,只是相对更宽更大一些。山势阻挡,不能退远拍摄,照片从视觉上感觉比穿洞要小,其实不然。早春雨水不算丰沛,两条瀑布挂壁,也没多少气势。周围还有好几个山洞,皆为当年土匪蛮子盘聚之处,地势险要道路难寻,只可远观不能亵玩焉。而这时节也不可能溯溪到峡谷探险,于是只能在洞内洞外就近转圜。


麻湾洞内还有暗洞阴河,深度不知几许。因为要赶时间,也想减轻负重,包没背,手电都没带,就只带了我的小微单下来。所以即便想进也不能进,惶论这时节要钻暗河那完全是自己作死。我就只在洞口溜达,眼见着洞内院墙幽深,营灶垒垒,不自觉遥想当年坊间点火熬硝时的热闹场面和宏大规模。观此遗迹留存,少说也得是百十来号人同时开工吧?


出了洞口,想沿着左手边的干枯河床直接爬到瀑布脚下。行将一半,河断成崖,怅然若失!

旋即又从右手边直下沟底,崖壁下有一破旧老屋,不大的房子居然还分了两户。这也便是小刘说的他隔房的祖父家吧?从门牌上的时间推算,应该也才搬走两三年,所以有些不明白纵使时光悾惚岁月如刀,可不过两三年光景,何至于衰败致此?


下到沟底,发现第二条瀑布也是不能近前。正犹豫要不要脱鞋时,小刘电话来了,说帮我约好回重庆的私家车赶时间,要我赶紧回去。正安到重庆的客车一天只有两三班,因为等雾散已然错过了客车便不能再错过私家车了(话说这边所有跑黑车的终点站都是西南医院,若大一个重庆城,正安举县却尽皆去看病探病的居多)。于是赶紧咔一张麻湾洞全景,爬坡往返。

在当年路断被阻处不自觉放了个水,算作是以一种相当不屑的态度来还愿。站在悬崖峭壁上尿尿,一边嘘嘘还一边大声地唱:“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我是不是比龙王爷还要有气势啊?哈哈。

上来后,小刘立马驱车送我到正安县城。夜里抵渝,后话不表。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分隔线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后总结,这个周末,两天行程完满,风景与人也恰到相宜。最满意的旅途也不过如此!

风景从来只是由头,景致差一点其实也无所谓的。因为只有形形色色的人物才能让时间经历完整。在某天某时某刻想起,能够会心一笑,这便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某种意义!

这一趟,其实也有郁闷的,比如因为自己作,无人机在洞内飞行,首飞便炸……只凑了个28秒的视频(点击这里可以查看),朋友戏谑核算损失后的视频成本是25元/秒,不能不谓之高。更郁闷的是尽管行前装备准备充分,但相机因为抠电池而被还原成默认设置,所有照片全被存成jpg而浑然不觉。回来发现已是悔之晚矣!!!只因我习惯向左曝光,以欠曝保留细节。这没有了源文档,细节全是个屁,洞外还能尽力补救,洞内部分基本全废,555……

或许,每次都要留有遗憾,也是一种意义!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本文分享至朋友圈。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