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0 12:57:23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穿越后河,十年心结得了子渔

依稀记得是从零八年还是零九年起,开始知道老家有一条后河号称南川最后一片净土,心心念念。将近十年光景,一直阻挠我想去不能的原因很简单,道长且险!我这从来单枪匹马,哪能像他们步兵团人多力量大还装备齐全……据说沿线蛇虫野兽频出,最最关键的是一路溯溪攀岩只有三两处地点可做宿营地,而全程将近25公里左右的距离,非是野战排的话想要一天走出“无人区”又断是不能。所以,每每只能遥望这片故乡山川长吁短叹!

上帝视角,俯瞰后河峡谷

后河峡谷流淌分布在渝黔界上,一边是重庆南川区,一边是贵州道真县,源头起点恰好就在我老家水江镇。从小就听说过人云亦云庙坝后面有条河里的鱼特别多,拿个背兜随便一舀就能装满背兜的鱼,只是从来没有记住它的名字叫后河,又或者是记岔了,因为双溪下面也有个地方叫后河。我舅爷也说鱼多不虚,就二十年前他还在乐村乡镇府那会儿,后河里的鱼还多到随便扔颗雷管就能炸起来两三背兜的鱼……时光荏苒,现在呢是不让炸,即便能炸我估计最多也就能炸出个十来条了吧?所谓无人区,只是两岸悬崖绝壁不利于生产生活,但人类渔猎的足迹可是从来未曾断过,加之最近十来年驴友们接踵而至,个中情状和缘由,你懂的!

本来有人约的是八月份走川藏和青藏线的呢,结果貌似完全忘了这茬儿……酒话真是不能信呐,某人放我耙子不是一回两回了,呵呵。远交不行,近攻总可以吧?索性约人徒步后河,一解十年心结,好巧不巧恰好某逼中旬有四天假期,于是成行。

石梁河黄泥洞上农家乐远眺对岸
后河终点,三桥镇乡间山谷
后河起点,老王家门前的两河口

路书看个不求甚解,装备口粮也只图轻巧方便,两只野驴的第一次就这样慌慌张张贸然上路了。

乘车向南。在马嘴小河场买了张网,打了斤酒……沿石梁河顺流而下四十分钟左右,进入贵州境内,因为旅游开发路断被阻。不得已爬山上坡,然后沿中午打尖的农家乐老板所指方向乱蹿下河。是真的乱蹿,所谓的毛狗路完全找它不到,两个傻逼在荆棘刺篓里钻了三四个小时,满身伤痕险况频出,特别是悬崖上某逼摔的那个大马趴,吓得老子背上阵阵发凉一直后怕。直到傍晚,几近绝望之际,才终于拨云见日下到谷底。

兜兜转转一下午,拉了一泡屎,掉了一瓶酒……

紧赶慢赶,天擦黑时走到两河口。网红老王家现在良田阡陌屋舍俨然,阵仗是越来越大,远远看着好像是什么管理站之类的让人不敢近前,于是两人直接就在河沟里悄悄扎了营。第二天起来才看清这就是老王家,傍晚我俩路上自以为躲的那辆“巡逻车”帕杰罗也还是他家的。暴汗,一路就怕被人活捉,旅途没有开始可能就要结束,整个一个风声鹤唳了不是?

某逼溯溪赶路1
某逼溯溪赶路2
某逼溯溪赶路3
某逼溯溪赶路4

小河场打的泡酒一口没喝就掉瓜了,10块钱顺了老王家唯一的一瓶诗仙太白,继续上路。

不是我酒瘾大,河边露营晚上湿气真的很重啊!两层帐篷都挡不住,昨晚就冷得睡不着。

从来没兴趣写路书的。情结是为还愿,前面又作了那么多的铺垫,而两河口才算正式起点,既然已经开始那么过程就不重要了。所以图片只按个人喜好全部非顺序整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山青水秀,风光大美,但一路急行匆匆风餐露宿也谈不上什么享受……两人成行,某逼自然就成了御用模特,关键还特么不配合,一不留神就蹿到我看不见。靠,不拍人只拍景都不愿等我的说!

两河口河边露营
最后燃起的篝火
某逼正在煮方便面

赶路,中午啃干粮,不消多说。

过了第二个两河口又过了岔河口以后,傍晚前随便找了个地方宿营。埋锅造饭,下网捕鱼……要不是专心生火没空,好想拍一张某逼赤条条浅河沟里下拦河网的情形。呵呵,这个地方要说想洗个澡,我早试过,即便大中午的光景也都能激得丁丁受不了。所以煮面的时候,再要让某逼去收网打死都不干了,哈哈。

关键还是柴火不给力,煮面都全靠了几根枯竹,再要想煮个鱼火锅那就绝逼要扯着蛋。这也就是菜驴没经验呀,以为遍坡都是柴火哪曾想过会点不着?中午就白瞎了我一小时没能生火,晚上又生了老半天还被戏谑:“尼玛一个农村人居然生不起火”。我丢他个大爷的,不知道柴湿啊?不买炉头气罐你带瓶汽油煤油也好啊……

嬉笑怒骂,一锅方便面一盒自热小火锅加一瓶酒,以及两个罐头两小包花生米,吃饱喝足。

打起雨伞生起火,好苦逼来着
清早起来拔营前收个网
鱼获

一点不夸张的说,生个火端的是十分艰难!打着雨伞生火更是生平头一遭,最后火着了,伞却一股浓浓柴火味怎么都去不掉,为之气结。早上拔营收网,居然捡了十来条鱼,这才算有点儿喜笑颜开。不过遇上不会拍照的别人家的老公还不是男朋友……我又要吐血!破天荒的主动要求上镜呢……黑黢黢的我都不稀得说了。我人再丑,你手再抖,尼玛鱼你总得放中间撒?还好自己后来有补一张鱼获。

突然就来的一场太阳雨
雨后河床1
雨后河床2

山谷里一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但太阳雨总是说来就来,不论赶路还是扎营。雨一停住,河谷里立马水雾升腾光穿罅隙,一时之际犹入幻镜,想说很仙呢但某逼不会欣赏只懂前面猛蹿,感觉好像是后面要来个蒲松龄。

微波荡漾的一潭秋水
水至清则若无
河里的一只蝴蝶
河里的一只青蛙

谁说水至清则无鱼?不只能眼见,某逼徒手都捡了两条,还不小。后河的水是真清啊,摸鱼摸螺蛳还是捉螃蟹捉青蛙那都十足方便。不过我的定焦头要逮蝴蝶就难了,一不留神就变成了莫奈,我也是印象派,颇有大帅风范!哈哈。

某逼溯溪赶路5
某逼溯溪赶路6
某逼溯溪赶路7

河床上升,坡度变陡水势变小,还有巨石深潭和荒滩更让行程明显有些犯难。但也因为时至今日后河已然暴线,攀援腾挪大都有迹可寻。本来没有路,但走的人多了……所以我们比当年前人该是万幸许多,至少全程结束水没没过上身,甚至说都没能打湿内裤。

两河口前,树倒溪流

唯一不爽的是,出门第一次全程只为赶路,相机几近摆设全靠抓拍,更莫说脚架就用过两次了,所以小时候捉过麻雀的手到了糊片一大堆。看来以后出行要找所谓同好的前提还必须得爱好摄影才行呀,不然这牺牲太大了,一路上好多出彩的地方就是不敢耽搁,那个郁闷!脚架仿佛一把钥匙,两河口起点开张,大瀑布终点谢幕。至于无人机那更像是黑叶猴绿野仙踪一般的现身,仅只一次却也算是有缘得见了……

后河大瀑布1

魂牵梦绕,我所有的情结都是围绕后河大瀑布展开的,要不是强留,某逼又要转瞬即蹿。一向喜欢攀岩钻洞的人突然变得好文静,我都有些不习惯。只因鞋滑无他,前日里摔跤实在太多太惨,彻底怕了,哈哈……

唉,烂相机慢门长曝还需要手动机械控制,不然就自己上去比划两招了。随便打个太极坐个禅,有样学样,此情此景那都绝逼是一代宗师范儿呀。

后河大瀑布2

过了后河大瀑布,全线即结束,之后的行程都算归途……隔着山迎着风,仿佛都能嗅到山下某处我家的味道了。

终点处的贵州农家

穿过干河床,沿左手独径上坡,最后一公里背包里多余的一天半口粮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坡太陡,路太窄也太滑,完全走不动呀,走不出几步就要歇半天。特别应景的是最后还来了一场瓢泼大雨,两人淋成了落汤鸡,某逼还特么的走散了。我这咬紧牙关好不容易走到坡上人家,没待歇够,又得打着雨伞回头喊路,一直找到两人分开的地方也没找着一根人毛……靠,急性子就是折磨人,早知道不让他蹿到前面就好了。

我在找他,他也在找我,却终是没能遇上,这绝逼是演的基情片。索性又回到坡上在院坝里放出无人机,前后左右飞了个遍,指望轰鸣声能给他作个路标指引。等了两个多小时以后才终于听到他在坡下喊山,有惊无险!

在农家屋檐下搭起帐篷

这世界真的好小。贵州出发贵州结束,关键这终点的贵州一家人算起来还是转弯亲戚(居然是我大嫂家侄儿的老丈人家),哈哈。

此地虽属贵州三桥镇,但地理和情感上却更接近于重庆。这里的人赶的都是俺们水江场,逛县城也逛的是南川城,甚至我敢说绝对有人一辈子都没去过道真县城。好多人家都在水江街上买了房,娃儿也在水江上中小学,要不是当年政府短视,宁江厂搬迁后不建大学却修了监狱,不然大学也该都能齐活了,呵呵。而且这一家买的房可就在加油站附近,不仅转弯亲戚差不多也算是邻居了……

就在她家屋檐搭起了帐篷,晾开了衣物。大嫂侄儿的丈母娘好热情,我一问包谷还没掰完,马上就去掰来下锅煮了。

黎明即起,来一段火烧云

包谷好甜,晚上的腊肉也很香,两天来真正意义吃上一顿热乎饭,巴适得板!夜里累毙了倒地就着,没喝酒呼噜也扯得地动山摇,貌似吵着了人家,不好意思得紧。第二天起个大早,找不到厕所,包谷地里拉泡野屎顺便拍了一段火烧云。回来就收拾收拾行装,喝碗油茶上路,走出乐村林场到大佛岩下13公里处,昨晚就约好表哥开车来接了,半小时后到家,后话不表。

====================== 分割线 ======================

十年心结得了,总计行程满打满算两天半,全程手机无信号,如果不走错路只溯溪的话绝逼轻松加愉快。所以事后总结,千万别迷信传闻路书,后河没那么险也没那么难,一人完全可以独立成行的说。当然别忘了有个前提是:千万别走错路,别走错路,别走错路!路线其实也很好记,沿石梁河顺流而下到老王家大沙河起点处开始逆流而上,第二个两河口向右,到岔河口再向左,到瀑布脚底算完。以我们菜驴级的脚程还要加上中间拍照歇气耽搁,如果从两河口老王家起算,两天时间也都富富有余。所以一开始杞人忧天,我带了三四天的口粮,完全就是吃饱了撑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啊!

一路上就看见了黑叶猴,没见过一只野猪,脚印都木有。蛇也不像传言许多,我是一条没看到,某逼倒是看到了一根“麻肠子”。最最郁闷的是本来鱼获不多,心想晚上打个汤锅,结果死扣系背包上的居然都能掉,什么时候掉的俩人也不知道!!!

不过,说什么走完后河不走河,倒或许是真的!每个人心态各异,我这虽然技术渣但只喜欢拍照又不喜欢集体活动的,是真不适合这种重装徒步。拍不到好照片又不能吃好喝好,遑论人多嘴杂难免龃龉,这就难说什么不虚此行不是?我想我是一匹千里马呀,但却只属于一个人的草原。以后除非是男女混帐双打,再有其他都可以戒了,哈哈……

锦绣河山,大美南川,这么近又这么远,我一次次离开又一次次归来,心内守得烛台清明的是故土难离,是人间有味,是一万年只争朝夕!掀一场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惟此间,岁月静好。人有情,家还在,我……离不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