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8 08:00:05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重庆最北,越巴山一线,愿如彩叶舞翩迁子渔

又被一张城口北屏的云瀑照片所吸引(一直求而不得,我对云海云瀑仿佛有着某种执念),所以念念起行。纵是天气预报没准儿,云海不能得见流连彩叶一番也是极好,至少我终于去过巴山了嘛……

2013年的巴山云瀑天涯网友“上官叔叔”拍摄的巴山云瀑

生身巴渝,一俟雨季,不曾熟读唐诗三百的某人,没事装个逼的时候也会淫一句“巴山夜雨涨秋池”。以前上下班路过鹅岭也会常常没来由地想起李商隐,甚至还真上去找过所谓秋池……但我能说因为老家属于渝东南,所以这大巴山自始自终我还从未涉足么?可这毫不影响一颗骚年的文艺内心,特别是在山城缠绵的雨季,有2013年班门弄斧的蹩脚打油诗为证:

此去巴山三百里
倾城夜雨更无声
向那秋池在何处
却道春梦了无痕

甚至我会想起一首叫做《巴山恋曲》的老歌,歌不咋的就不推荐了,但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很亮,一定要截个图,呵呵。

网易网友关于《巴山恋曲》的评论

重庆最北,作为市内唯一不通高速的一个县,城口真不是一般的远,老早就出渝北,过邻水、大竹、达州、宣汉、万源……五个多小时的车程,那叫一个累。城口到北屏的小巴又非要等齐客满才发车,又耽搁个多俩小时,到北屏乡上已是下午两三点钟。撒开脚丫子就蹿,问路地里的老汉,他说到“一碗水”也就个把小时的脚程,可是当我慢慢晃荡到仓坪村,远远看见山路盘旋无止无尽时还是傻了眼。

此去经年,今日终于进了大巴山,徒步12公里呀,循着最后一缕夕阳,直走到天黑才总算赶到。要再晚一点儿就没饭吃了,一碗水农家乐的生意好到爆……等食客散尽我才上的桌,真是最后一碗洋芋箜饭,老板们自己都没得吃了只能煮几个荷包蛋果腹。

夜幕低垂,我还在赶路

大巴山的夜晚,贼冷。一入座我就盯上了老板酒缸里的野梨泡酒,跃跃欲试地沽了二两,点了个酸溜土豆丝和渣辣子炒腊肉。酒杯现底时老板提壶来续:“看你还能喝,来,继续。这回我陪你喝,不收钱。”

“嘿嘿,你这酒好喝,再多我都不嫌多。”

电烤炉边上,酒好菜好,情浓酒酣再围一桌子的家常。正聊得热络之际,店内留宿的一对重庆夫妻从门外进来说观景台上能看到银河。某人就坐将不住:“老哥,我干了,你随意哈……”,旋即上楼拿包。出门前,夫妻俩不忘叮嘱我加衣。“没事,小伙儿小伙儿,心里有火,再说我包里有衣服。”呵呵,还小伙儿,特么都快不惑了好不?

大巴山,一碗水的星空银河

苍天寥廓,星途漫漫,穹庐之下四野苍茫,只间或偶尔才有一辆货车路过或者草丛里有些乱蹿的不明生物。恋旧的人呵,不禁又哼起来:“漫漫长路远,冷冷幽梦清,雪地里一片清静。可笑我在独行,要找天边的星。有我美梦作伴,不怕伶仃,冷眼看世间情。万水千山独行,找我登天路径”……

周围皆山,没啥前景可取。再者行前压根儿没准备,没有快门线自己也不能走进“画”中。只好退到不能再退,趴到马路边的水沟里把观景台作个前景,手动长曝,只咔了一张便完事。特么,独行侠就是这点不好,很多时候有个模豆画意就能活!

收拾好行李,关了手电,开始神游太空。

迎着风,叼颗烟,冥冥灭灭,想象自己就是天上的哪一颗?

人之与人,细如尘埃,灿若星河,你和我又在哪里修得鹊桥同渡?

一碗水俯瞰仓坪村1

一碗水俯瞰仓坪村2

第二天,起个大早,没吃早饭就出了门。因为昨晚和老板聊天,确定这天光里云海云瀑指定无望。但我心想有大太阳嘛,河沟里总该有些水雾蒸腾,结果到了一看,这秀气……河沟体量实在太小,不到一定的宽度和深度雾气压根儿升腾不起来。但有总比没有的好,聊胜于无!

一碗水背后360度全景

山路蜿蜒,斜上之尽头便是渝陕界梁,打眼一看明明很近吧?但是这一坡上去也有十好几公里……反正最后我是没走完,上去和下来,中间点都还没接上,手机显示便有12公里。啥,不相信?回来我在地图上特地量了量,直线距离都有5公里,没有暴走也是暴汗!

直线距离5公里却绕出十几公里
桃树坪早上的耶稣光1

转个身,发现一束耶稣光洋洋洒洒倾泻山岭,傍晚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换一个方向折回也依然如此。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呀,还是付出就有回报,不期然的邂逅便有太多的欣喜,许给旅途困顿之人一丝丝慰籍。

桃树坪早上的耶稣光2
傍晚,从界梁下来,上帝也打了个“手电筒”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一抹斜阳残照里,将这巴山勾勒出几分诗情画意。
神说要有爱情,可是我还没有遇见你。大巴山有大格局,貌似可以让我暂时忘却,人如棋,生如戏!

公路穿过彩叶林
山在高,路在远,为了生活也能人定胜天

都说睹物才思人,我这五大三粗的汉子却老爱无病呻吟,一早一晚都在这里矫情。仿佛,大巴山就是有着某种让人文思泉涌的魔力!

流连光线半天,但总不能忘了我还要赶路。于是,慢慢一路腿着,看那层林尽染,也慨叹人力之无所不及。无论山林草泽,有人便有路,有路便有田园屋舍,遑论有人的地方便总会有有形无形的江湖。这年头,这世道,心之所安早已无处归隐!

阳光泻山彩叶漫坡1
阳光泻山彩叶漫坡2

与巫山红叶不同,城口大巴山多的是彩叶缤纷,所以不会有想象中的万山红遍,远观其实不如近看的好。可设若没了苍山如黛的诗意背景,这彩叶再怎么绚烂也是孤独,看多了,便总有些意兴阑珊。

中午,行程界半,我正在第二个观景台上斜倚栏杆。没带干粮,水喝干,也明知山上再没有商店旅馆,正纠结之际,观景台下来了一辆渝A牌照的车,跳下俩老哥们儿有说有笑地走了上来,赶紧上前搭讪。哥俩是发小儿,城口上来的,很落教,一脚油门就把我带上界梁。

我观这界梁,荒秃秃的没啥风景,就陕西岚皋县在此立了个广告牌。

对面山上的神田草原,据说原属重庆,这划到陕西过后现在要收门票80元/人,肯定不去。山下的千层河,感觉也是逐公路而下,人为痕迹重了应该也不容易出景。于是,准备打道回府……

开车的老哥突然心血来潮:“反正没耍事,没去过陕西吧?走,一路岚皋吃晌午去”。

这一时兴起,一来一回,旅途便多出一百多公里。

沿公路顺四季河而下

沿公路顺四季河而下,一山过了还有一山。陕西这边的山海拔明显要矮一些,但貌似色彩却更加浓烈,尤其四季林场一段颜色特别鲜艳。不过,这沟谷地形要真想拍照估计还得放飞小御,却又怕信号遮挡收它不回来,也就懒得叫停车。到了岚皋县城,心说相请不如偶遇也因为饿极,本想请哥俩好生腐败一餐,结果都说开车不喝酒随便对付一下就得。最后反倒老哥俩请我吃了一顿饺子……

吹一瓶啤酒,截个地图坐标,微信调戏一下西安的某某。再和陕西老板扯两句对面烂尾楼的闲篇儿,然后闪回。

一株耀眼的树
阳光穿过林间罅隙

吃饱喝足,时间尚早,回到界梁便辞别哥俩下车,准备慢慢腿回农家乐。

下午光景,斜阳落草,光穿罅隙,走近了又别有一番秋思韵味。这叶之重彩,成岭成峰自然洋洋大观,但诚如君子之和而不同,退一步,孤芳自赏也不失一种遗世独立之品格清高。所谓意境,眼界不同,格局不同,真正放空身心的时候,同一片风景里每个人应该都能体会出不一样的得失计较甚至爱恨情愁。

叶落叶黄始知秋
夕阳西下,光线都有一种自然的弧

我背着包举着相机,三步一停,五步一歇的走得实在缓慢!特别是在最后夕阳谢幕的时候,追着那束“手电光”,兀自徘徊,久久不愿离去。等醒过味儿来才发现,天已黑尽。不过,一向夜路走得多,我依然是不慌不忙。时不时的又停下,咔一张……直到一辆小车停到身旁。

从梁平上来的邹哥夫妻俩见我形单影只显得十分落寞,便主动要捎我一段,盛情难却之下上车,转瞬即到一碗水,但后来我仔细一想明天不还得腿个12公里回去?索性一路顺风车,跟他们直下北屏了。俩口子都好热情也很健谈,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分享各自旅途奇闻趣事。到北屏乡上的时候,邀他们一起吃过晚饭再走,结果两口子蛮讲礼,说他们还要连夜赶回梁平,遂匆匆作别。

呵,还好他们讲礼哦,街边随便找的个小旅馆,点个回锅肉之难吃,炒个小白菜分量之寒碜,特么真有点儿味同嚼蜡。老板嗓门大脾气也大,住宿条件老差劲,房间不干净不隔音,厕所浴室又是公用还隔老远……出门在外嘛,该忍的都能忍!可是一时怀旧心驱使又在店里买了包牡丹,感觉好像买到了假烟。然后再被一个烂锁头堵浴室里半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一把可把老子郁闷惨,简直了,和昨晚在一碗水的待遇是天差地别!

大巴山里的彩叶河谷1
大巴山里的彩叶河谷2

没吃好,没睡好,第二天起来还有些不在状态。

城口没耍事,回重庆又太早,想起昨天在山上看见小河沟时的意犹未尽,遂决定既然进了山也要近下水,因为上来时觉的公路沿线的河床其实也蛮不错。吃过二两小面便出场,沿着畔河钻到空河,走过太平村又走到月峰村,不知不觉便走出七八公里。公路与河为伴,水也一直默默流淌,但是真走近了就觉得人为因素对环境的干扰实在太多,难得好看……社会主义新农村很漂亮,但是相对于千篇一律,我其实还是更喜欢偏远一些的真实自然。

空河落叶
秋之源,石出空河

这年头出门“烧边油”的人越来越少,一路上我这徒步当车,莫名就引来晒太阳的村民们各种围观,好不自在!本来路边和人家户旁有几株银杏黄得很是漂亮,就怕围观,都不敢从包里掏出长枪短炮。

一直走到打锣岩才有山穷水复柳暗花明的赶脚,这好歹也算是个小景区,虽则空无一人。前两天貌似还刚搞过活动,横幅标语都在却又封了门。本来我很自觉,虽然没人管理,不让进就不进嘛,我就在公路边上看看可不可以?但是没走出多远就发现林深叶茂,连河沟都看逑不到……得,自觉没啥好处那就只有不守规矩咯。退回,绕过铁丝网,翻过公路栏杆,三两步就下了河。反正没人管,如果要收票,那就算我逃了!话说就这么一条小河沟,修了个步道而已,真想收钱,怕是10块都嫌贵吧?反正花钱的风景不似风景,就像拍个照我还得尽量避开这步道,呵呵。

大巴山里枫叶红
搁浅的叶1
搁浅的叶2

空河之名颇有禅味,惜乎水量太小,没有雁阵惊寒也没有沉鱼落雁,连彩叶都不多,落英缤纷更是谈不上。但也总算是有秋过枝头,叶落溪流,驻个足,喝口水,点上一颗烟,任阳光浅浅懒懒的趴到身上,还是惬意十足。

城口月峰村打锣岩,空河水景1
城口月峰村打锣岩,空河水景2
城口月峰村打锣岩,空河水景3

深山有好水,一旦绝少了人类踪迹,这水就自然变得十分灵性。倒不是笃信一定有什么潜龙在渊,却也觉得可以曲水流觞,若能三五好友吟诗作对,或者柔情款款执子之手与子同游,也是极好!

城口月峰村打锣岩,空河水景4
城口月峰村打锣岩,空河水景5
城口月峰村打锣岩,空河水景6

正蹲河边长曝呢,微微一阵风来,絮絮一叶飘零,虽来不及抓拍,但观此情境不自觉还是让人想起那句人间泛滥的:“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说到底,满腹心事终归是堕了这山涧清流。纵有豪情满怀可一路翻江倒海,若有柔肠缱绻亦能许她一池明月与西风,人道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可惜没拍了秋风落叶,更遗憾的是当时脑子秀逗,回来才想起没有风不会自己撒?唉……甚矣,汝之不惠!

打个卡,半小时到头,肚家坝里早想鸣金收兵。可惜不是夏天,村子里好多的“巴山人家”一看就没在营业,唯一询问过的一家,老板娘进了城老板自己都在泡面。我对方便面又向无好感,只好饿着肚皮往回走,一来一去,今天又走了十六公里!

后记

回程半路上,遇到居然有直达月峰村的小巴。

下午两点多,最后一公里,正微信和人搭飞白说还没吃午饭,走到四肢乏力的时候,就有城口上来的小巴来到跟前儿,招手即停。而后回北屏随便炒了个午饭,再返城口县城。

不到五点,回重庆的车票便已售罄,售票员都说今天见了鬼。不得已,车站边上又住了一晚墙壁如纸糊的宾馆……

次奥,有车没得坐,想坐的时候还没有,特么是我有病还是太有运气?

晚上无聊,过街穿河,空手逛了大半个城口县城。没看头没耍事,然后洗洗睡,赶第二天最早的班车,回到家中也是下午。

这一路,整好徒步四十公里,转山转水却依然没遇着云瀑云海,风景便也一般般。我对于自己人品运气的疑问,就好比城口人管抄手叫包面一样,“明明就是面包肉,为啥要叫包面呢?”不知是否与肉夹馍之名异曲同工?呵呵,吃货可以不求甚解,但之于风景运气,我估计我一定还会再来!

重庆最北,越巴山一线,愿如彩叶舞翩迁。都说有风一样的男子,但俺可是追云的汉,身处内陆却也总想着可以挂云帆济沧海。嗷唔……


既然文中提及两首老歌,为证明自己还不是老炮儿,最后也一定要再推荐两首关于秋天的歌曲,以表明我其实是个杂家,哈哈。


饭碗的彼岸 – 秋 • 浸寻


杨靓 – 秋梧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