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9 17:18:10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万州白土人头寨,一人一寨独守悠悠岁月35载子渔


行摄于途,按我惯常套路,就算再美的风景,再多的素材,最后落我手里也会被大刀阔斧的剪成几秒、十几秒,至多不超过一分钟。因为我的老爷机处理起视频,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心累!配个字幕都能卡出翔,十分钟左右的素材每渲染一次就要耗时四个钟以上……我岂能不胆寒心塞?

可这次偏偏一反常态,花了两天时间才搞出这么一个12分钟左右的视频,纵有大美风景开场其实却是一截“狗尾”,要续的俨然是后面老乔这只“貂”。只因我在人头寨住了有那么一天两夜,十分感谢主人老乔热情相待的同时,也感同身受于他的寂寞苦楚,想要倾诉的执念或是欲望,所以既然手上有这么一段素材,那就索性整理一下放出来,权当是我送他的礼物,替他发声,替他宣传,呵呵。

你想啊,一个人苦守山寨35年,这份不易,何需我多言?


重庆市万州区白土镇的人头寨,位于渝鄂两省、三县(万州区、云阳县和利川市)的交界处,海拔其实并不算高,大概一千五百米左右,但却据说是“万州之巅”。因为群山环伺,一峰独耸,占尽了形胜之利,最关键的是主峰突出形似人头,惟妙惟肖!但老实说吸引我来此的其实并非是这“头”,而是要爬上人头所必经攀援的那段登天云梯。真的,即便时下老乔已经把它换成了铁扶梯,但依然难掩那种强大的战天斗地的无形气场。

网友远山所摄人头寨早期石梯

我网上看到的这张照片是N年前拍摄的了,那时全是石梯,并且两边没有扶手,中间无处攀岩的地方错落放置了两架木梯,像极了长城上的烽燧……我是一眼便震精了,设想如果照原样保留的话,我此来一定会吓尿,不然也可能会纠结于敢上不敢下的。其实……换个角度就没那么吓人,嘿嘿。


人头寨其实没有寨,就只有老乔和他的伙伴寓居的阁楼和岩屋,严格意义上讲,有山、有人、还有家,便也可算是成寨了。虽然老乔极为反感人头寨这个称谓,觉得太俗,没品味。但老实说大俗方能大雅,我是觉得他现在改的那个“总统江山”和“天星将帅楼”、“将军寨”之类一厢情愿的叫法反而更俗,而且俗不可耐!留宿的第二晚,滴酒未沾,我俩还曾因为这争了个脸红肚子粗,呵呵。


这个“人头”呀,你认或者不认,它总是立在那里。纵有一个人的执念,却也改变不了全世界,所以我坚信我和老乔的无谓之争,他注定赢我不了!

这个“人头”呀,还真是360度无死角,前后左右,天上地下,无论从哪个方向看来都有一个人头,面貌五官不尽相同,但俱都是有鼻子有眼。一会儿像个木乃伊,一会儿又真的像狮身人面,转60度他似梳着三七分的中年男子,转90度他又变成留着鸡冠头的白胡子喇嘛……

要不是天气不给力,光琢磨这面相,我应该就能玩上一整天,哈哈。


天气是真的一点不给力!

我前一天下午上山,为梯子而来,结果还没等我给梯子拍张全身照,傍晚山顶就起了大雾,把一整座山给包围……不然我何以会被留宿?本想着等第二天起床补拍一个就走人——结果夜里又是狂风大作,暴雨不歇,睡到第二天十点多起床,能见度还不足十米。

等啊,等啊,直等到又一个傍晚,天光将尽。终于有那么十几二十分钟的间隙,“人头”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从浓雾里悄悄探了出来。赶紧扶云直上重宵,直到拍尽天边最后一抹霞光,才总算是得以不虚此行!

其实多数时候,这山水风景吧,看的就是一种水墨画似的诗意氤氲。如果没有蓝天白云那也要有云海云雾,不然再好的地形地貌,就像鲜花没了绿叶陪衬,不可能有啥看头不是?所以一般人出门是要预报天晴,而我则满心希望有雨,当然最好是夜雨昼晴……阳光和雨雾一个都不能少,哈哈。

虽然我没遇到云海,但也十分接近了,所以这一次我中途又在山上跳车了。

刚上车就下车,地宝乡这垄坡上之云,浪费了我25块软妹币……


人头寨除了“人头”,其实并没有什么别的风景人文,就算天气给力,转一圈下来也用不了俩钟头。所以上山甫遇“寨主”老乔之后,我便和他一直聊得闹热,仿佛聊天也能聊出一个天高云淡和地久天长。

上山时,老乔正在人头峰下的寨门口掏土,说整理出来准备喂个“钱簪子”,不明觉历,直到第二天才知道原来这钱簪子是蛇,大王蛇……我狂汗!

后来陪我上“人头”,又发现老乔在人头肩下位置开了一块地,种了几垄洋芋,真的是寸土必争。

老乔还捡养了一条母狗,它自已上山来的,怀着孕,后来再诞下了四只,于是老乔自然成了狗司令。土狗们都挺萌,但就有一点不好——“狗改不了吃屎”。第二天早上上茅厕,我在上面拉,它在下面吃……画面实在太美……这还是我孩提时代才有的画面场景了!此后,我看到它们就躲,就怕它们舔我裤腿儿,哈哈。


人头峰下,四周岩壁缝里三三两两的放置着峰桶,老乔的蜂蜜一年只割一次,售价180元一斤,倒也不算贵得离谱。

不远处就是老乔曾经的“别墅”,他曾在此闭关修炼十五年,联想到山下摩的师傅说他乔老爷年轻的时候会武术,很角(很厉害)的样子……再加上又有这么起范儿的岩屋,好想开他一句玩笑:“你为毛就没有半点儿的仙风道骨”?



后来,老乔在后面起了那叫天星将帅楼的新“别墅”,这岩屋也就自然废弃,但还是留下了不少的烟火气息。曾经,他和已经离开他的那个女人,以及八九年才回家一次的儿子,就是在这里伉俪情深,相濡以沫的吧?想起年轻时老乔那么的浑不悋,我很难想象这一家子在这悬崖绝壁之上,坐看云卷云舒时,老乔心里又装的是个什么样的江湖?

什么鬼?中间梁上居然还挂了个硕大的马峰包,吓我一大跳!还好只是空巢,虚惊一场。

老乔文化不高,但也爱好文艺,算是个伪文青。出来时他又指着门上已经发白到难于辨认的一块牌子,给我念他写的打油诗。不想打击他的创作热情,但从内容质量上来说,真的只能叫打油诗,山上各处的摩崖题刻也都如是……诗一般也就算了,关键摩崖还用的是电脑字体……最后实在听到我不能忍,又不好明说,只好建议他花点小钱请个专业人士题记,不然——真的真的太山寨了。


或许因为孤独久了,老乔逢人就变话痨,一刻也不停,思维跳跃到前后语境可以无缝转接……我这慢半拍的理解能力真有点儿接不上,只好一边假装认真聆听,一边不停地点头说是。嗯……嗯……嗯。

老乔也有很强的表现欲,会主动要求上镜,并指导我说要怎么拍才好。可他并不知道……我其实一般只拍风景,拍人只喜欢抓拍,而且最好是美女(虽然难得遇上)。但看在他辛苦招待我的份儿上,还是提起相机照了几张,虽然连他自己都看不上,当然摆拍一般我也不会放出来。

青菜好绿,柴火饭很香,泡菜也更好吃,嘿嘿。

围炉夜话,等到酒菜上桌,那话匣子一打开,信息量太大,我有点儿hold不住。

蜂蜜酒,补肾酒……一杯接一杯,搞得我不虚都虚了,呵呵。

不得不说老乔真是一个传奇人物,年轻时闯荡江湖走遍大半中国,甚至两度身陷囹圄什么的,都被他说得貌似小儿科。当然,一切点到为止,我也没有曝人隐私的癖好。只想说的是听君一席话,纵是没有胜读十年书,但也总算明白他为何要离群独处,也貌似理解为什么女人、儿子终会离他而去,为什么有好多人觉得他“脑壳有包”……

孤独久了,真的是一种病,伤人于无形!在老乔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三十年后的影子……

一人一个宿命,每个人都活得不易,况且老乔对我还这么热情,没有任何要贬损他的意思。只是觉得逢人遇事,他的喜怒全写在脸上,而且太过执着,太过自信。“事宽则圆,太久则偏”,“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或许,好多事情都是因了他的不懂变通,不够圆滑,不然他坚守了35年的人头寨,会是另一番景象也不定?

虽然老乔的表现总是自得其乐的样子,但我说他孤独也不是没道理……这么大岁数,居然还是个手机控,吃饭喝酒的时候还不停拿起手机,微信里勾搭着妹子。第二天一起床就开始煲电话粥,少说也煲了有两小时……嗯,老乔不老,至少心态很年轻!

和妹纸聊嗨了,进屋里随手捉来一条大王蛇,要我帮他拍照给对方发过去……一时吓得我老脸犯绿。他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就我昨晚睡觉的房间正下方,居然盘了有两条大王蛇。唉哟,我的个娘亲,小心肝儿怦怦直跳!

后来我提袋,他装蛇的时候,都好想说小生怕怕。真的是吃雷的胆子啊!嗯,我看出来老乔很角(很厉害)了,呵呵。


老乔拍摄的人头寨云海风光

第三天早上,作别下山,也无风雨也无晴,算不得什么景致。但手机里有昨日老乔传给我,他的大作,终于明白为啥他顶瞧不上我拍的那些照片了。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根本不需要什么技术,不需要什么装备,想不出片都难啊!这个必须要马克一下了,这是重庆又一个可以拍到云海的地方。

老乔说人头寨马上也要立项开发了,说他已经和某位大老板谈妥,九月份就要进场,投资有好几个亿……不知真假,我但愿他梦想成真,信仰得救。毕竟他也知道他个人能力有限,如果能够引来投资,那他也就该功成身退!也算混来个晚景辉煌不是?

35年的白云苍狗,弹指间的岁月情惆,真心祝福老乔和他的寨,明天可以更美好!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