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9 19:11:15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三峡红叶正当红,好看不好看的全凭颜值和运气子渔

我的抗元遗址寻城之旅因为路远,渝东诸城一直没作计划,但是因为川渝周边近的差不多我都已巡山完毕,所以无论再出哪个方向路程都不算近。而恰好近期又正是三峡红叶绚烂时节,于是渝东之行再被提上议事日程。不过也因为诸城多数路远偏僻,车船各种不便……尽管我的时间还算充裕却也一路总是急行匆匆,加上天气和长相人品不济,其实真没多少时间或是心情,静下心来好好欣赏和等待大片美景。

真的,这一趟出门将近一周却几无所获——当然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寻城的意义又不仅仅只是因为风景,所以也就不好说什么差强人意。只能怪自己人丑还没运气,嘿嘿。

就像看红叶本也是附赠礼品,去白帝城自然就要走一段瞿塘峡,出了天赐城顺大宁河而下,自是不可错过小三峡和巫峡……但是长江蓄水到175米后,风景早不能与往日相提并论,更何况天老爷还不给好脸色,我也就只能是路过打酱油了,好多地方甚至去都懒得去,看都懒得看,那怕就只需轻轻地推开快艇舷窗。

念念起行,风景不等人,好多人和事错过就是错过了,永无再会之期。

有钱没钱,有闲没闲,纠结也无益,反正是打卡点卯,那就有啥看啥,随便看,随手拍,随便记,也懒得再感想总结。如果非要站在夔门上,吟一句:“朝辞白帝彩云间……”,此情此景,不用别人说,自己都觉得好装逼!


眼见也虚,除了脚下的大地确实亿万斯年,地上耸立的赤甲楼还是瞿塘关已不知是山寨几点零?

风云暗淡,瞿塘峡里阳光若隐若现,好像历史演义一般真假朦胧。

巫峡边的镇水塔,不知现代技艺还能不能镇得住河妖?

赤甲山上,一对情侣隔着镜头扔了我一地狗粮。



瞿塘峡和巫峡里游弋的游轮和货轮。

高峡出平湖,除了天气,肉眼已经分不清瞿塘峡和巫峡有何异同。

巫峡口的地标,巫山长江大桥。

瞿塘关顶上的复古炮台,正对夔门,一夫当关。

除却巫山不是云,那雾肿么办?

巫峡上的聚仙洞,还在增修设施,只可远观不能亵玩。

瞿塘峡里大硝洞前装个逼,假装我能看到对面脚下的摩崖题刻。

大硝洞附近的一个无名小洞,我就在这儿被喂的狗粮,呵呵。


巫峡文峰观景区的红叶步道上,游人三三两两。


不知是哪个学校的老师们出游,合影的时候特别接地气的不喊茄子而喊锤子,呵呵。


三峡的红叶几乎全是黄栌树,远看近看千篇一律,要好看还必须得有一段折中距离。

看多了也就那样,重庆话讲叫:“伤”……再一个,如前所说,虽说三峡红叶正当红,但是好看不好看还真的全凭颜值和运气。无论看天看脸,我反正是哪样都不行,呵呵。

末了,纯粹打酱油的无意义,非要码字凑数也实在是难为我,本想最后再发,但是想到我整理图文一贯拖沓的速度,现在红叶都已经掉得差不多了,要再等我十天半月寻城记出完,怕是叶子早都掉光不应景。索性胡乱整理,渣图配口水话,先下手为强。红叶寻常如我,也就那样,能看不能看的,还望读者诸君将就,嘿嘿。

之后开始继续寻城,下篇预告——梁平赤牛城。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