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1 05:00:37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石宝寨上叨逼叨: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子渔


既然到了忠县……来都来了,还是得去石宝寨打个酱油。毕竟N年前的孩提时代,在17寸的熊猫黑白电视机前,某人已经从上到下,里里外外,把石宝寨逛了个遍。

今时不同往日,当年背山面水拖出旖旎江天的石宝寨,如今因为三峡大坝蓄水而成孤岛,远远看着,貌似一盆硕大的江中盆景。也只有在枯水时节还能看出,江与岸,过去与将来,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

石宝寨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长江三峡30个最佳旅游新景观之一,美国探索频道誉为“中国七大奇观”之一,“世界八大奇异建筑”之一,同时也是我国现存体积最大、层数最多的穿斗式木结构建筑,享有“江上明珠”、长江“小蓬莱”的美称……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别的不说,就在上桥登寨之前,只看牌坊下仿圆明园所立的“十二生肖”,就能大致猜到整个景区的风格可能会透着一股浓浓的山寨味。但我依然还是没忍住某种自发的潜意识,悄悄地找出了猴头,呵呵。

“必自卑”取自《礼记·中庸》:“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意为登高须从低处攀,行远要从近处始,比喻做事要扎扎实实,循序渐进。

所以,当我来到近前,总感觉这三个字,于己于人好像都是一种反讽!讽我可能的低级恶趣味,也讽后人或是景区开发的不伦不类,当然这是后话。

因为后来逛了半天,感觉石宝寨最大的看点可能就是寨楼本身了,而里边的内容,除了摩崖题刻或可一观,至于其他林林总总,特别是各种人物雕塑,巴蔓子也好,玉帝王母也罢……好色如我,甚至连七仙女都不屑一顾,足可以想象工艺实在是很low,我是一个都没看上呀!确实应该感到自卑的说,呵呵。

毕竟,石宝寨迄今不足五百年,而中国民间工艺在近现代史这一时间段,确实一直都在开历史倒车,好些个艺术风格甚至已经快要倒逼史前文化了,所以基于以上种种,其实大家也都能表示理解。我之所以还有些牢骚腹诽,可能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觉得50元的票价不值,如果收20块我可能就不再置喙,一分钱一分货嘛,好伐?嘿嘿。


但不管自然天成还是匠心独运,几百年前的风骨总是还在的,看那玉印山四壁如削,独耸江天,石宝寨依形就势,绀宇横陈,无论是远观近看都还透着几许神秘莫测,不得不由衷赞叹古人智慧!


转朱阁,依栏杆,本该神情肃穆的庄严禁地,却在这一片阳光罅隙里,让我眼前好像晃动着某些花红柳绿。

最是江南好风景呀,莺莺燕燕,春风十里,忘了忠州下扬州……



嘿嘿,天马行空,登徒子玩的口不对心,应该是玩不过古人这借力打力,“勾心斗角”。

175水位线在这里,如果不被围成盆景的话,也就是说长江水刚好要淹到寨门“梯云直上”四字附近,那就真的成了“小蓬莱”了,呵呵。

小时候的电视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三个大字了。

“直方大”出自《易·坤》,意为平直、端方、正大。但直字少写了一横,寓意做人也不能一味耿直大方,要因人而异,遇到奸诈小人还是得多长一个心眼儿。

此碑号称“晴雨碑”,碑面平整,光可鉴人,传言如果碑面干燥则来日必是天晴,如有水汽则第二天必定下雨,十分灵验。据说因为碑身主要是碳酸钙材质,晴天湿度小呈白色,雨天湿度大则呈深色。不过当深邃黑成了纯粹,就再也无法进行人心或者地理上的天气预报了。所以我又好想骂人:明知此处之特别,拓印完时为毛不马上清洗干净?唉……


寨楼内各层零星分布有不少摩崖题刻,多为清代及至民国年间作品。

在古色古香当中,碑文里突然出现“戒赌博”、“戒烟毒”、“戒酗酒”之类的词句,还是会莫名觉得有些不应景……几百年的时光,对于人生已经足够漫长,但对于历史而言还是倏忽短暂啊,短到仿佛就在昨天,恍若眼前。

那个佛头相当不错,只从视觉感官上讲,私以为就他和前面的“直方大”仨字给人感觉才是全寨最具年代感和艺术水准的遗迹,会感觉有着某种方正质朴的,大巧若拙的,古风古韵扑面而来。




当然寨楼本身和玉印山顶的天子殿工艺也还不错,也是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只是经历过不同时期修缮维护,非专业人士自然无从考证古旧新伪。天子殿修在寨楼之前,为明万历年间(1572-1619年)始建的一个坐东向西的三进院落。而今天石宝寨标志性的主寨楼其实是等到乾隆初年才建,嘉庆二十四年(1795年)贡生邓洪愿等又再重修。

石宝寨之美自是无需多言!但私以为不到五百年也谈不上有多古,而且工艺也与一般无二,算不得巧夺天工,所以前面我才会刻意说了那么一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风景本来确实是好风景嘛,但是像什么“七大奇观”、“八大奇建”之类的牛逼吹多了就容易吹大发,一不注意牛逼就会被吹破——当然,这也是全中国所有收费人造景区的通病,呵呵。





景区有病,游客也有毛病,是个地方就往里扔角票和硬币,好像是要捐遍全世界的功德。一旦发愿,一旦慈悲,基于祈福和怜悯这种初心都好理解,但我想不通的是连鸭子洞那个地方都有人往里扔钱是个什么路数?所作何为?

我的表情应该和流米洞前凿洞的和尚一样一脸茫然:“亲们,如今米价飞涨,真要扔,扔点大票儿可好?”


石宝寨上还有一架同治年间所铸的半截火炮,想来应该就是个摆设,不堪大用。不然何以十几二十公分厚的生铁炮管竟会锈断成半截?这和家岩仁寿寨的质量和工艺也是没谁了,真要干起仗来,怕是也不那么灵光。

八月,中秋前夕,在这长江之畔玉印之巅,有微风送来桂花香满地。

设若这无根之水是美酒,除了夜里婵娟,惟愿世间纷争与兵戈止息,铸剑为犁。我们的理想应该是世界和平!!!

巍巍高台,重重深阙,纵然明知是假,但也架不住有人就是要装逼,嘿嘿。

下寨离岛,对面街上点了当地特色蒸豆腐,不难吃也不好吃,总之是比不上粉蒸肉。

一间小店,豆腐居然比猪肉价格还要离谱,贩贱卖贵,扣一分;老板厨艺刀工都不济,品相皆无,扣一分;老板人还不耿直,前恭后倨,扣一分……我这都已经饿了一大上午,最后却可能是吃了好大一个亏!

唉,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两天在忠县这地方,车马船,吃住行,总感觉有被敲或者说价格虚高……心里的小九九就好像老是在锱铢必较。没办法,这钱要是一旦花得不值呀,不吐就好像挺不快!但我又实在不愿多说,吐槽完也就完了,点到为止。

硬着头,填饱肚皮,下午直接过长江,奔对岸西沱去。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