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4 18:30:41 首页 >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点一盏心灯,守一分烛台清明


人倒霉了喝水都塞牙缝,这不大半年来某人也一直在走背字儿,蹉跎得很,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所以一直在家“辟谷修仙”躲“天劫”呢。闲人无闲嘛,越穷越折腾……

我亦曾经说过一句“无亲不友”,尽管是我自作自受在先,但嘴上不说心里还是绝交了一些亲戚朋友。关系嘛总有亲疏远近,你可以选择能帮不帮,但就是不能对着我脱裤子放屁,毕竟某屌已经穷了四十年却也还是没穷到不要脸的地步。开口便算我肤浅,但故意放屁那也是其心可诛!

张口便说穷,也为词穷!


▲ 放个猪神镇楼,摄于铜梁大庙镇的佛光寺,我太爱它了,直后悔以前写猪神那篇文章发布太早。

应古道群“道长”相邀,一起环游成渝古道(重庆段)四十天之后归来,若有失,若有获,本有很多的话想说,很多的事和人可写。比如老丁的阅历丰富,比如道长的敬业程度,比如老司机……嗨,老司机就不用说了,彼此也太熟悉了。可是以我现阶段的心态和尿性,都懒得动上一根小指头。所以即便此番素材多到可以写个小半年,我也懒得再去搜集整理,还是不敢轻易地张狂道:“俺胡汉山又回来了”。

不想写,又想写,本只想写一串人名致谢,却又觉得不若作个小结,可是剪个小视频都已然点灯费蜡了,码字其实又是另一种形式的强行放血。不清醒时强装清醒,那就只有无厘头口嗨一切。人生就是不断地前行,不断地攀爬,不断地跌倒,不断地失落……我不想回顾什么蜀道艰难了,却又老想着要总结一段过去,甚至起浮浪荡的人生。可待我真的洋洋洒洒写不完写不尽的大论长篇时,却又要纠结着能不能发布?该不该发布?世态炎凉,人心叵测,话说多了容易得罪人——于是最后我眼睛一闭,一咬牙,长按删除!

创作不易,生活不易,最后的最后,感谢所有人,感谢所有相遇!

且行且珍惜。对错好恶,反求诸己!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