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 22:26:28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曲水流觞,天下奇观,合江凤鸣镇有个神秘的流杯池子渔

结束榕右的打酱油之旅,因为早前在榕山城上耽搁实在太久,时间不觉已是傍晚。而我计划当中的下一个点距离此地还山远水远,所以想要放弃,准备直接回渝。但老司机说了,还有两个小时天才黑,来得及,再者说了这趟你重返合江不就为它来的么?

嗯,确是为它而来,并不是什么特色美景,只觉得有趣,而也因为小景路远,才考虑要在沿途先打个酱油。

好在……我初初规划的时候地图导航并不严谨,无论绕道合江县城,还是从榕右直下长沙(贵州习水县习水河边的一个镇)再到合江凤鸣镇,路程显示都将近70公里。后来老司机连换了三个导航APP,折腾半天,最终找到了一条捷径,只有不到三十公里。


过了习水河就进入合江凤鸣镇境内,我因为昨晚干了个通宵,一直在车上打瞌睡。突然发觉车停了,老司机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品相特好的牌坊,真的保存得特好,用数码产品的行话说,起码还有七八成新……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货了,哈哈。

此地就叫牌坊村。谈及这道牌坊的保护得力,坊前正在簸谷子的当地村民也是一脸自豪。


这道牌坊,官方挂牌保护的名字叫做“之字滩节孝坊”,为清同治十年(1871年)奉旨旌表当地儒童王一元之妻郑氏所立。该坊为石木结构仿木建筑,四柱八面均刻楹联,中门顶镂雕九龙圣旨匾,前中门刻大大的楷书“节孝”二字,后中门刻录建坊成因和郑氏事迹表。


将近150年了,牌坊历久弥新完美如昨,其中浮雕灵动,各色人物场景鲜活,书法遒劲还字字珠玑,真的值得慢慢细品。不过古人常欺我……有那么几个异体字,对于我这种书法文盲很容易上头,当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回来查了老半天才搞醒活。

坊上关于这位郑氏大姐(很年轻,44岁便早卒)的生平简介也很精练,就一句话总结:

节孝郑氏,年二十四岁于归儒童王一元,甫八月,失所天,矢志守义,苦节二十年卒。

大姐是开张便歇业,我是年届不惑还没开张,大家一样都是苦命人呢!只是就老不明白了,我特么这是在为谁守身如玉?还好,我看我的八字应该不会早卒,呵呵。


过了牌坊村,出凤鸣镇上不远,有一个叫滩子上的,修建于明末清初(大约1643年)的老宅,占地约8亩,有三条屋脊,大进深的地主庄园式寨子格局,前面是溪流环抱,背后则青山隐隐。庄园大门以石为楹,镌刻楹联一对:“宅近杯池邀客玩,溪名石鹿抱村流。

嗯,我就为“杯池”二字来的。


我们又来晚了点儿,再也无法想象老宅的前世今生……所有的繁华如烟,所有的往事如昨,俱都付之一炬,算是最后应了那句:尘归尘,土归土。


古宅幽深,寻常巷陌,随便就能拾取的一段长河岁月,却也再难找出具体到人物的人间几何。或许真的是富不过三代?或许真的是儿孙自有儿孙福?总之繁华没落都是命数。


古宅边,石鹿溪上的人畜双行道便能看出修路人的几分雅趣……桥下其实并不太高,但是考虑到青石板雨天湿滑,为避免人畜滑倒跌落特意把石板桥修成了“双车道高架桥”,人走高,牛羊走低,妙得很,很科学。


古人是真雅!“双车道”下方十几二十米左右,石鹿溪被一方巨石所阻,形成绢绢细流。古人便在石上凿出一块二米见方的四字流杯池,曲水流觞,诗歌以和……这么高大上的文艺逼格,这有诗有酒的闲情逸趣,古今中外来讲,确实也算是“天下奇观”。

流杯池 / 古人郊游野趣之时常以诗酒助兴,一众文人骚客焚香抚琴依次端坐溪流河畔,将酒杯置于溪中顺水漂流,犹如击鼓传花,在酒杯流动到某人面前时,必须吟诗作对或者慷慨以歌,某人若是缺乏灵感才情,吟唱不出则饮酒认罚,此即曲水流觞是也,古代文人常常以此娱乐。不过溪流毕竟有大有小,水急水缓,人数与座中距离也都不好安排控制,后来便有人造流杯池,终使得流觞如席上棋局。



由于进水孔不大,没啥冲力,所以一段时间无人打理,流杯池里便泥沙淤积,水草疯涨,我跟老司机接力清理了小半天才终于能够看清“天下奇观”四个大字。

傍晚的温度也丝毫未减,与火炉重庆无异,甫下车就感觉到一股热浪袭人,爱出汗的某人直喊遭不住,又打起了光巴胴儿……要不是河小水浅而且还很脏,特么就要脱到只剩一条火摇裤儿,直接下河游泳去。

再话说某人20块买的军胶也挺给力,走路很稳,大底也深,下水毫无压力的说,哈哈。


一般的流杯池都是简单的形似汉字,而滩子上这个流杯池,妙就妙在是非常具体的“天下奇观”四个大字。一左一右,有两个进水孔,水分别从“下”字和“观”字一角流入,绕来绕去,最后又都从天字右上角缺口流回溪中。而两条进水道边上又分别凿有排水道,以便控制流杯池进水量之大小,所以这巧思也是相当的科学。如果水量过大,四个字都会被淹没,涝成一个小水池,就没法曲水流觞了。


流杯池进水孔前的分水槽,可将多余水量直接排出到溪中。

流杯春玩”为合江八景中的第一景,但县志记载的流杯池有两处,却都不是滩子上。

这石鹿溪上流杯池与滩子上古宅一样,具体建造资料尽皆不详,池中字上倒是刻有一个“宽永四年修”的落款,但是修池者是谁?“宽永”又是人名还是朝代?皆不可考……因为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宽永”这一年号,邻国倒是用过,日本的宽永四年对应我朝便是明天启七年(1627年),时间上倒是吻合,与古宅门口的对联正好形成前后印证,那这杯池也就将近有四百年光阴。但是中国人,还是古人,从来以华夏正统自居,没道理要用蕞尔小邦的年号作记不是?

不过县志也有记载,在合江马街曾有一流杯池,也刻“天下奇观”四字为池,为明朝冯时所凿。势必,马街与滩子上会有某种因果关联,也许是同一个人?也许是谁抄袭谁的创意?

总之,这事儿永远都是一个未解之迷!

我肯定更是不能解,当然也不以为意。

道生一,一生二,“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很多事较不得真呀,一较真就深沉,我也没那个学识和能力的说。

我就是来看个稀奇的嘛,就是觉得这四字流杯池特别有趣,有别于网上看到过的其它各种形式,算是最好看的一个了,没有之一。事实上,作为酒城,大泸州境内,据说现存流杯池都有六处,所以一点也不稀奇,稀奇的才是“天下奇观”。

稀奇看完便完,天也黑尽,再没后话,赶紧回重庆。

末了,吟“湿”两首……依照惯例还要小小吐槽一下,流杯池上面鱼池流出来的水是真脏也腥,洗手都洗不干净!说什么“流杯春玩”哦,还玩个屁。

幽深古洞系长春
曲水流觞叠翠匀
淡绿杯浮新竹叶
浅红盏映嫩花茵
清·叶体仁

城上人家水上城
酒楼红处一江明
衔杯却爱泸州好
十指寒香给客橙
清·张船山

来泸州两回了,都没能进城找老同学讨杯水酒喝……嗯,口水滴答,好诗,好湿!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