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9 18:29:49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渝南黔北纪行之道真篇:俯首拾起一片岁月子渔

务川到道真同样一天只有两班车,等死个人。六七点钟就起来啦,结果上午的班车是10点半,等得我望眼欲穿。售票员妹纸也很奇怪,我上车的时候一个乘客木有,她却拍拍了她身边的位置说:“这里可以坐。”搞得我一脸黑线却不知道为什么,貌似某位大叔应该不会有什么魅力缘故之类的艳遇吧?

出发晚,开得慢,到旧城镇的时候已经一点多钟了。街边随便炒了份米皮,这边菜系的炒法好像都偏爱放泡淑但是味道也确实还不错!饭后问路某逼就傻眼了,到插旗山应该在槐坪就下车的,现在再倒回去远是不远,十几二十里路咯。手里线路图不够理想,在车上的时候我为啥不多嘴再问一句啊,次奥!好在今天有学校学生上学,有线路车,好嘛我又退回去。司机师傅很落教,下车时不停地给我指路反复叮嘱了好几次,后来回来的时候又遇着他也很是热情的打着招呼。

插旗山就在槐坪村边上,公路上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气势,不知道当年吴三桂是不是真的在这插过漫天旌旗?可惜总有房屋遮挡加之天气不好,就没能留下一张满意的照片来,后期都没用。实际到得近前吧发现也就不过如此,只能叫庙而不能叫寺,不管传说中它多么的灵验和曾经辉煌,也只比一般土地庙好一点儿,现在它就剩下三幢房子,而且相当残破不堪遍地都是残砖碎瓦,一幅历经风吹雨打过后的狼藉。近了从下往上看时,山形高也不是好高,但是路不好走,新修的机耕路忒陡而且修了大半临近了却断了头,据说是政府不让修,怕村民凭借此路进山偷盗林木。也因为如此,某人迷路钻进了一丛荆棘里,划拉得衣服起线满手是血,不慎一个重心不稳,俯仰之间差点儿就滚下坡去。好在我临危不惧,在摔个半死还是手上扎点刺之间做了个明智的选择,呵呵。不过,摄影包边兜里的那瓶矿泉水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下山时口渴难耐,我又去把它捡回来了,哈哈)……庆幸的是正好遇上一位打柴的老哥远远的指引带路,再钻出来不到一刻钟也就到得近前了。

除了翠飞阁算是古董,另两幢虽然也是残破但依我看其实没什么年头儿也没什么看头。但只有在这儿从上往下看时才能感觉出此地三分险胜的高度,我在上到翠飞阁时沿墙根儿转了一圈,只敢往下看却是不敢往上看,没有防护我生怕在我相机对准角楼的时候我人已经退下悬崖了。脚还真有点儿软,哈哈……

DSC_1371
DSC_1397
DSC_1442

天气真的很不好,灰蒙蒙的压抑得人难受,还看不远。再加上此处空无一人,倒也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上去时踩着满是青苔的绝壁石梯,迎面夹风之中还真有些如入世外修行之境。回来时再经过穿堂走廊,光线隐约暗淡加上正是下午临近傍晚光景,影影绰绰中让人感觉仿佛正在穿越。来世今生,望不穿时就只有赶紧逃离!一个人,心里确实有点儿犯怵和瘆得慌。可能也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信仰抑或意志不够坚定,嘿嘿……

紧赶慢赶地下山,也过五点了,正好遇上那位司机大哥。也庆幸前边有堵路半天,让我赶巧地追上了到道真县城的最后一班车。

到县城的时候天擦黑。这应该是这一路我见过最差的一个县城吧?感觉好小也很一般,都懒得去转,也不在意它是否县如其名的会在这座小城里找着多少的尹珍遗迹。而且我这一脸的狼狈样儿,现在就只想找个地方吃饱喝足,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话说车站河对面的某家饭馆有些小贵,同样的菜品酒水却比起遵义还贵。于是我总结出一个规律:越是经济欠发达的地方,消费越高服务越差,这硬和软它都是差距,还不老小!

第二天早早起来,没有顺路返回我那南川的老家而是选择了去往东边的洛龙镇,但上的却是大塘的车。路程也不短,一泡尿憋得我估计结石都该有了。记不清路上是哪儿,过没过忠信镇,反正车行至某处,在山顶的时候突然看见车窗外江河蜿蜒雾气缭绕,莽莽苍苍之间好一片云海浩瀚,那种广阔和深邃让我不由得一阵目瞪口呆。这也就是我此行错过的第二幅大片场景!已经不是肠子悔青的问题了,我当时估计连杀人放火的心都有了,下次,下次一定要去补上。

到了洛龙,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它比我想像当中还小。除了吴家大院,一条街上千篇一律也没什么特别出彩之处。只有搓麻将的茶馆里一阵喧嚣吵闹起伏,其它地方到处冷冷清清,十来二十分钟走个来回,完了,甚至都还没我吃一碗杂酱面的时间长。

DSC_1511
DSC_1526

如果把冷清理解为一种恬淡的话,或许是有的,因为在街口迎接我的是一窝鸡咯咯和一只爱搭不理的懒猫……

DSC_1503
DSC_1552

戏台上下再没有人生演绎,只有某人不凑巧的经过,孤孤单单游荡来着。

DSC_1568
DSC_1472
DSC_1482
DSC_1481
DSC_1487
DSC_1494
DSC_1498

蛛网罅隙,大院里累世的荣光残留,天井窗棱上都透着一种深到发绿的沧桑,当然板壁上也总有留下些牛鬼蛇神曾经愚昧狂浪的印迹……

DSC_1565
DSC_1530
DSC_1543

淅淅沥沥的雨,脱漆的墙,青石板砌成的长街小巷,为什么我就遇不到一位撑着油纸伞像丁香花一样的姑娘?

DSC_1524
DSC_1560

但是我有遇到一位勤劳的婆婆,她的眼神和她身后的背景一样深邃!我好像没能听清她对于我热情的回应,而在我低头时却是在揣摩人生另一种剧情。茕茕孑立还是自食其力?或许都有,但也或许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是一番悲凉和苦情……

枝枝蔓蔓丝丝缕缕,古老一如沧桑就像满树摇落的叶。虔诚时,无有春秋不分男女,谁都可以在水袖凌波步中慢慢掐出幽幽兰花指,百转千回,浅吟低唱,再俯首拾起一片岁月……

悄悄地我来,正如我悄悄地离开。

在镇外岔路口候车的时候,左等右等不来的客车说明我从不半路下车有多么明智,我更宁愿把时间放在脚下,哪怕是驻足思考,也不愿意浪费在这无聊无目的的漫长等待之中。不耐烦的时候,我沿着县道又走了一段路,但是顷刻间满脚的泥泞让我一时欲走还留。好吧,找了路边一家商店,来包烟买瓶水,静坐苦等。期间来过一辆警车,不是查我户口,而是对面工地上一男一女打架来着。虽不是内讧但内政却是起因。口角先起的原因是某男与外人道说某女背着丈夫在家搞破鞋,而对质时两人都互相拒不承认,气不过两人就直接扭打到泥灰堆里去了,工头见势才报了警……警察和我一样的表情,至于么?娃娃都上高中了还演这么一出?呃,真真假假,我其实就是当电视剧来看的!

戏演完,车也来了,好脏,都有些坐不下去。但是又有什么办法,未必我还能等到明天?话说今天没爬过山没出过汗,还真有些微微冷。不知道客车什么时候过的磨盘山?在屁股被折腾了半天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我知道已我经回到重庆地界了。这种界限分明的区别我见过太多次,这边是道真,那边是武隆,这边是坑洼不平,那边沥青还崭新崭新……地理条件其实都一样,当然也就只能是软硬实力的差距!我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在重庆这边县与县之间也时常有这样的情境。我一直总在说这儿不咋的那儿也不行,却也不是说这地方就真的不够美,而只是因为我自己心中有期求太多太多,多到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完美。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此番旅途的心情,再度回眸贵州时,这片土地它依然神奇壮丽还有那些别样的风土人情仿佛在提醒和预示着我,我一定会再来的!

挥挥手,别了贵州……

到达武隆县城时临近傍晚,后话不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