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7 21:05:53 发布 《江石子渔》>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和马蜂窝(搜索:江石子渔,或点此扫码)。

有心无意,我与毛浴古镇的一场偶遇子渔

离开巴灵台之后,本来是计划到通江县的永安镇投宿,但傍晚时分刚好路过毛浴古镇,想着乡场的食宿条件都一般,哪哪儿都差不多,如果毛浴有旅馆就索性不走了,于是下车过河。

毛浴古镇全景    摄影:郑荣武

毛浴古镇,位于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东南部,通江河与圆池河交汇处,形似龙舌的一座半岛,故旧名龙舌镇,是通江保存较为完整的古镇之一。毛浴扼水陆要冲,从古至今皆为军事重镇,宋代为防金兵犯蜀,初建城堡。明末又于此设副总兵府,清代改为守备署。旧时,毛浴也是县内最繁华的水码头之一,为通江棉布与丝绸交易中心。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解放通江后,川陕省苏维埃政府置赤江县及毛浴镇于此,由是变成红色古镇。



沿着宕桥晃进毛浴古镇。

宕桥是通江上的一座铁索桥,上铺两列水泥板,平衡性能相当的好,行人与推车在其上奔跑加速完全与陆路无异。心里悄悄揣测,这“宕”之名是否是个通假字?到底通“凼”还是通“荡”呢?呵呵。

桥上驻足细看,靠镇子一头桥下,有一石牛枕江,虽然看不清但也气定神闲的样子,想来不是为了测水文就是定风水之物吧?

桥上还有人晒着小鱼干,一阵咸腥混着徐徐江风吹起,引得我肚子里酒虫蠢蠢欲动。

进镇以后,果然是红色一条街,街道两旁门面全刷朱红色,店面取名也全跟红军沾边。这……貌似真的为红而红。

一家不起眼的店面前立了块碑,上书“毛浴坝会义会址”。1934年红四方面军八百多人在此召开党政工作会议,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分别做了报告总结。会后全军统一思想,确定了要汇合中央红军,北上抗日的基本方针。当然了,张国焘后来闹妖,那是后话。




古镇上至今还保留着一面刻满当年红军标语的石墙,时至今日,已然成了毛浴的地标。



古镇不大,只一条不长的小街,十几二十分钟便能走完,本就游客不多,我们的到时候又是傍晚,更是人烟稀少。

当然,我这纯粹路过打酱油,怎么着也都无所谓。因为一向对古镇不感冒,更是对红蓝双方一视同仁,成者王候败者寇嘛,何况说如今这世道……谈什么都可以,就是表给我谈信仰和理想,我从上高中开了眼界之后便戒了,呵呵。




谈什么主义,玩的不过都是一场文字游戏,党同伐异,利益牵扯……

归根结底,装到碗里的才是生活!你若是要跟我讲莫须有的未来,我心说还不如打望美女,先饱个眼福来得实在!


镇子一头的院坝里,还残留着明代总兵府的台基,守门的一对石狮子还在,虽然换了新基座,但魂还在。不过因为台上空空,我总感觉它们相对而立是在蔑视着人间流离和岁月倥偬。


背后山上还有座庙,梵音袅袅,但我还在对岸看着就像新修的,感觉不古,所以也就懒得上去。

转了一个来回,古镇实在太小,好像也没看到旅店,想要打尖投宿的话还是算了。于是过桥上岸,再度准备起程。

桥上看去,当年红军留下的标语历历在目,时间一晃也是快要一个世纪,人间当真存在沧海桑田。


天还未黑尽,江山尽头有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火烧云,仿佛某种心情。

过桥前,我又刻意下到桥头去看了看那头石牛,雕工很好,形神俱备,只可惜缺了牛头。虽然见多了无头雕塑,已经从扼腕叹息到习惯麻木,但心里还是禁不住想象石牛翘首回眸的样子就在眼前,活灵活现。

人生啊,旅途啊,不也就是如此?有所缺憾才能更加珍惜眼前美好。

呵呵,有心无意,一场偶遇。说那么多却也是为记而记,其实当时哪有那么多的想法,还是赶路要紧……

走了。

文章标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微信“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推荐关注本站同名微信订阅号(ID:jiangshiziyu)查看消息后分享。

微信关注江石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