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1-11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多时不曾提笔。不经意路过国家地理网站时看到一篇旧文:《涪陵巨变|《国家地理》撰稿人笔下的中国江城》,突然感觉有些心血来潮。

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尽管我是十分认可《寻路中国》式的路访,也绝对相信何伟对于中国之热爱不会带有任何形而上的褒贬色彩,但无论去往经过还是经年小驻,外国人之于中国人,非是生于斯长于斯,总难免道听途说得来的不确切。比如《江城》里对涪陵的描述……哪怕是他在2015年故地重游时也还是坚持这么形容:

涪陵地处长江和乌江交汇处,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里孤立而沉寂,既没有公路也没有铁路,乘坐长江渡轮到达最近的大城市重庆需要七个小时。人们从没见过外国人——我如果在城里吃午饭,经常会引来30个围观者。整座城市只有一部电梯、一家夜总会,没有交通信号灯。我认识的人里面没人拥有汽车。大学里只有两个人拥有手机,而且人人都可以告诉你手机的主人是谁:大学里的党委书记,以及率先投身私营企业的一位美术老师。

江城

作为曾经的涪陵人(彼时涪陵市除涪陵外下辖或代管丰都县、垫江县、武隆县、南川市,我南川人自然属于大涪陵),我自然也能一眼确认作者描述之八九不离十,不过对于文中明显调查不够严谨,失察失实之处和这样的一种肯定句式,我还是颇有微辞。就不说先秦古道,不说抗战和三线建设,那建国后川藏、青藏都通了路,咱蜀道再难也不至于的嘛。话说刘邓大军解放大西南可就是沿着俺家门前那条川湘公路一路打到重庆、成都,没路从何说起?那我们下涪陵,难道是从天上飞过去的?说外国人大家见得不多是真,但从没见过甚至围观,我也觉得有些夸大其辞。都特么90年代中期了,出门打工的人那么多,不出门的也能在电视电影这个西洋镜里喜闻乐见,设想更早一些年就是亨特警长来了也不至于引起围观吧?除非何先生自带气感磁场,或者来的是莱昂纳多,呵呵……说这些,不是想争个长短输赢,也不觉得先生真就把俺们这一隅之地描述得十足蛮荒,就只是觉得如果对于不了解的人们而言,仅从字面到画面感来说,先生笔下的涪陵未免过于仙气,这样的乌托邦,我活了三十多年周围几乎转了个遍也是觅无所觅,一村一寨嘛还或可能。 更多内容 »

无求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0-24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百无聊奈或是混沌苦噩的时候,没事我会翻看南川人网站上的旧文,特别是自己采访执笔的那些位,每次都有别样感受和惊喜,不知不觉让我守得内心清明。和间或还写博客一样,这或许也就是我一直坚持做这么一个纯粹公益非营利性质的网站的初衷,能够给予自己最大的慰藉。因为每次以人为镜,以己度人,什么悲伤不平,什么厌世暴戾……总会逐字逐句,随着前言后语在一片宁静中慢慢消弥。人啊就怕与谁作比,从小到大多的是别人家的那谁谁谁,而我到底又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通用备胎,头不顶天,脚不离地,一个混迹都市的光棍农民。非要假装大气一点,即便我也可以把自己想像成一只猪,可有没有台风我都确信自己飞不起来。毕竟,中国能有几个“雷布斯”呢?也就知足吧,老话说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还是在比,但至少不用那么魔性,不用那么拼命。

我也有我的追求,我的追求就是没追求!

不敢讲什么无欲则刚,都是尝的人间烟火,钞票、美女和权力谁个又能真正拒绝。出世?那尼玛才往的是圣继绝学,至少时下那些个大家伪圣、仁波切之流,我是打死也不信。我所说的没追求不是借口可以不上进不努力,只是想着要淡定,想着该来的总是要来,不来切莫强求,如是如此而已。所以,我其实特别特别反感,反感别人对于我的勉励劝进或是怜悯同情。人在世上走一遭,谁他妈活得还不够明白?那些自信暴棚,好为人师,善心泛滥,其实都是一种病。一种藐视众生,我主沉浮,变相拔高自己求得优越感的精神病。我即是我,没道理活成一个你,抑或你想像中的另一个自己。我特么的活得不济还是惬意,哪怕是真有求到你或者是能够帮到你,你都完全可以爱搭不理,换谁都能彼此不言自明。真没必要谁给谁让课,谁让谁背书,讲什么人牲啊厚黑之类的学问!你若习惯高高在上了,可我却定是不能谄媚屈膝;你爱怨天尤人的话,那我也只能真就背书:“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真的,什么都怕作比。朋友间,可以相互看齐,但那不是硬性指标要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其实并不算什么虚伪。与朋友交,该是无拘无束任性乖张。不要自视甚高,不要自甘堕落,讲的是一个对等,讲的是彼此帮忙接受。不对等才是不入流,没法拉帮结伙的。

作为凡人,作为朋友,我最怕的就是被人看得高或是瞧不上,都他妈无福消受。咱就不能平起平坐地醉生梦死,想哭就哭,该闹就闹么?关起门来是一家,为毛非要按照门外那套世俗规矩分个三六九等?妈蛋,你要论阶级讲身份地位,无论俯仰,所欲所求,我都会有照你脸上来一拳的冲动。三教九流的朋友我都要有,但我的朋友就只能有一个标准和要求,要装逼一起装,要祼奔一起奔……情浓寡淡,钱多钱少,那都是相对论。人皆不能免俗,不过我们可以不要那么落俗。一俗,一个小眼神一个小动作都可能关乎道德人品。在这么一个操蛋的社会,敏感多疑是人的自然属性,如果互不相让互不信任,你担心我借钱不还,他担心你泡他女友,这他妈交的是什么朋友嘛?不是敌人就是万幸。作为朋友,舍与得之间,该是不该的范畴,和万有引力一样,我也是相信相互作用力的存在的。

我对朋友没有要求,没要求即是要求!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计不是什么坏人,我就是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身上所有的臭毛病。对于平淡平凡还脾气古怪如我者,还能接受当我是朋友的你们,请允许我由衷地说一句:谢谢你,朋友!对于我打负分,要求滚粗的他们,就让我淡淡地扔一句:慢走,不送……

变天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0-12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最近烦心的事挺多,一桩接一桩,但人却反而有些充实起来,虽然多数时候其实晕头转向,甚至总做无用功,但也总比空虚的好。这也就是性格使然,大事小情,我是真没办法在一件事情凝神专注,哪怕就只半个小时。这脑子啊就像一个万花筒,不注意自己就花了眼,本来是想工作的事情结果不知怎么就碰到了哪根弦,就开始没来由地怨念爱情,然后画面又突然陡转,可能我正跋山涉水走马观花,也可能正和别人干仗干得轰轰烈烈……我吧,真有一只头脑特工队。

这一变天,连绵秋雨也烦不胜烦,但却似乎治好了我的鼻炎。突然鼻子就不堵了,睡觉也不怎么打鼾了。这人一睡得香,整个人身体状态都大不一样!都说病去如抽丝,折磨了我三年啊,这一戛然而止,却倒觉着有些不可置信了。幸福来得突然,我手下的“特工”们于是自动开始分析:空气污染?烟酒毒害?脑满肠肥?枕高枕低?螨虫过敏?……不一而全,没法定性,只盼着不是昙花一现。自己也尽可能的多劳多动,少烟少酒,规律作息饮食以期保持吧。三年了,糟心事依然那么多,但人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如此这般惬意轻松过了!!!

糟心。人和事,太多,依然不想说。尽管我优柔寡断又碎碎念,但自认还是学了些优点,至少相比以前,我在尽可能地不在背后道人长短。当然喝高的时候不作数,呵呵。不过是信了多说无益!于是坦然,于是断然,予取予求该走该留,煽情还是绝情,但凭身心作主。

变天了,一切,慢慢好起来。我深信不疑。 更多内容 »

知难行易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8-28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在家消暑,休息了一月,除了看碟看书玩到忘乎所以,天气转凉时还是做了两件事的。其一,将网站VPS主机重新配置过了。其二,终于把博客头部的Flash动画换成了纯代码生成。

懒癌如我,要不是必须必,是真心不想大动干戈,因为从来不喜欢零敲碎打修修补补,就像电脑不是不得已我是不会今天换个内存明天换个主板,我的习惯总是喜欢一步到位,要换咱就干脆直接全部换新。可是生活嘛,没有那么多的理想状态,总会有那么些差强人意让人如芒在背如鲠在喉。不是不能忍,但有时候想想也确实没有忍的必要不是?

两件事,归结起来其实就是一回事。前者,三天两头数据库宕机造成服务器假死,所有网站不能访问,每次都得重启服务器。前些天刚好在老家闭关,因为手机不能操作重启,彼时真是气得我直跺脚。而后者,原因倒也简单,Flash行将没落苟延残喘之际,再不换,兼容性会是个不能忽视的大问题。其实好些年了,也一直有考虑过手下几个站,改版,关停并转,但终是还没想好决定,所以我一时不能。而作为一枚资深设计狗,艺多不压身却也乏善可陈。多而不精,那不还是然并卵?所以我始终坚持认为技术就该是术业有专攻!所以我才会一直想着要脱离程序代码,所以才在一开始两件事情都想要求助朋友,并且求助到了同一个人。不想说这位朋友坏话,但事情确实是没办好还爱搭不理,这一下子可让我玻璃心、强迫症、洁癖……一股脑全犯了,厌烦之极。很多事情啊还得是自力更生亲历亲为,于是只好勉为其难仓促上阵。从来没学过linux,从来没用js写过动画,万事开头难……但真要较了真,不过也就三两天光景完事。嗦嘎,这便真是应了自己常叨叨的那句“知难行易,万事不求人”!
更多内容 »

回乡,马嘴二游记

作者:子渔  分类:行摄无疆  日期:2016-8-17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 缘起

一个乡土情结重的人吧,会随着年龄越大而越爱往家跑,不像以前某某可是一年难得回家一趟的说……倒也不是真的陶醉于长辈们千篇一律的怨念,也不是特别喜欢跟乡里乡亲醉生梦死。讲真,这趟回去,某晚喝大发了直接跑大桥上挺尸,第二天才想起来特么的后怕,但其实已然断篇也没啥可想了不是?不过呢这所谓情结,也之所以纠结,就在于你说不清楚却又绕它不过。就好像无论哪里都是无垠和漂泊……我心比天高,我命比纸薄……心安处却只有吾乡!

从来不觉得南川有多美,至少正经的景区我从来不去,人多景少还物价高昂真心爱不起来。但作为故乡,我所流连的也不过是那些路上风景和四散湮灭的历史尘埃。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尽可能的避开很多人,景区之外偌大一座金佛山,也总还有那么几处是我一直想去而未去或者去了又去的。比如黄泥垭,比如杨家沟,比如马咀,比如后河,甚至某个我一直叫不出名字的地方……

金佛山风吹岭下的马咀,位于重庆南川区往贵州道真县的省道S104旁,因山形似马嘴而得名。山上有南宋抗蒙名城龙岩城(俗称马脑城)遗址,附近有龙岩飞瀑(俗称马尿水)。山下有大片草场,驴友谓之马嘴草原,往来露营、观星、看云海者络绎不绝。度娘告诉我叫马嘴的地方不少,但好像是因为笔划的关系,大家也都还喜欢用“咀”字。所以,马嘴、马咀并存,指向同一个地方。此地在南川人心目当中更多是一种高山仰止,风吹岭作为金佛山致高点,以前交通不便的时候,马嘴能否通行全靠天老爷赏脸,若遇冰雪天气,绑了铁链也不定能行。而作为景点被人熟知则是最近这些年,因着一位知名网友草原居士从2006年起的不懈推动,可遗憾的是随着人来人往商机涌现自然产生人心叵测和利益纠葛,居士“被自杀”,几年前我还为此写过一篇纪念文章:《写给一个熟也不熟的人》。作为南川人,我熟悉一个地方一个人但却从未去往相识,直到多年后的今天,这应该算作是一种缘起!而时下除了渐渐人多垃圾多,马咀至今还未被彻底开发和商业化,是幸也不幸欤?

▇ 纪行

一月前,我单骑独行,顶着炎炎烈日从石板沟摸上了马咀。山路蜿蜒,荆棘缠身,人困马乏又渴又累之中差点儿就中暑,然后在马脑城下彻底迷失而折返。日头狠毒啊,回城以后,“黑人”还是生生蜕下一层皮;一周前,辞职以后准备回家休养几天。到得家门前,因着遗憾,还是忍不住邀了朋友再来。早上七八点钟的光景,风吹岭上四野无人,对着一片白雾苍茫,心里绿林之气顿生下意识的呢喃:“哼,俺胡汉山又回来啦……”

mz_1
mz_2
更多内容 »

1 页,共 280 页12345...102030...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