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难行易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8-28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在家消暑,休息了一月,除了看碟看书玩到忘乎所以,天气转凉时还是做了两件事的。其一,将网站VPS主机重新配置过了。其二,终于把博客头部的Flash动画换成了纯代码生成。

懒癌如我,要不是必须必,是真心不想大动干戈,因为从来不喜欢零敲碎打修修补补,就像电脑不是不得已我是不会今天换个内存明天换个主板,我的习惯总是喜欢一步到位,要换咱就干脆直接全部换新。可是生活嘛,没有那么多的理想状态,总会有那么些差强人意让人如芒在背如鲠在喉。不是不能忍,但有时候想想也确实没有忍的必要不是?

两件事,归结起来其实就是一回事。前者,三天两头数据库宕机造成服务器假死,所有网站不能访问,每次都得重启服务器。前些天刚好在老家闭关,因为手机不能操作重启,彼时真是气得我直跺脚。而后者,原因倒也简单,Flash行将没落苟延残喘之际,再不换,兼容性会是个不能忽视的大问题。其实好些年了,也一直有考虑过手下几个站,改版,关停并转,但终是还没想好决定,所以我一时不能。而作为一枚资深设计狗,艺多不压身却也乏善可陈。多而不精,那不还是然并卵?所以我始终坚持认为技术就该是术业有专攻!所以我才会一直想着要脱离程序代码,所以才在一开始两件事情都想要求助朋友,并且求助到了同一个人。不想说这位朋友坏话,但事情确实是没办好还爱搭不理,这一下子可让我玻璃心、强迫症、洁癖……一股脑全犯了,厌烦之极。很多事情啊还得是自力更生亲历亲为,于是只好勉为其难仓促上阵。从来没学过linux,从来没用js写过动画,万事开头难……但真要较了真,不过也就三两天光景完事。嗦嘎,这便真是应了自己常叨叨的那句“知难行易,万事不求人”!
更多内容 »

回乡,马嘴二游记

作者:子渔  分类:行摄无疆  日期:2016-8-17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 缘起

一个乡土情结重的人吧,会随着年龄越大而越爱往家跑,不像以前某某可是一年难得回家一趟的说……倒也不是真的陶醉于长辈们千篇一律的怨念,也不是特别喜欢跟乡里乡亲醉生梦死。讲真,这趟回去,某晚喝大发了直接跑大桥上挺尸,第二天才想起来特么的后怕,但其实已然断篇也没啥可想了不是?不过呢这所谓情结,也之所以纠结,就在于你说不清楚却又绕它不过。就好像无论哪里都是无垠和漂泊……我心比天高,我命比纸薄……心安处却只有吾乡!

从来不觉得南川有多美,至少正经的景区我从来不去,人多景少还物价高昂真心爱不起来。但作为故乡,我所流连的也不过是那些路上风景和四散湮灭的历史尘埃。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尽可能的避开很多人,景区之外偌大一座金佛山,也总还有那么几处是我一直想去而未去或者去了又去的。比如黄泥垭,比如杨家沟,比如马咀,比如后河,甚至某个我一直叫不出名字的地方……

金佛山风吹岭下的马咀,位于重庆南川区往贵州道真县的省道S104旁,因山形似马嘴而得名。山上有南宋抗蒙名城龙岩城(俗称马脑城)遗址,附近有龙岩飞瀑(俗称马尿水)。山下有大片草场,驴友谓之马嘴草原,往来露营、观星、看云海者络绎不绝。度娘告诉我叫马嘴的地方不少,但好像是因为笔划的关系,大家也都还在使用业已消失的二次简化字。所以,马嘴、马咀并存,指向同一个地方。此地在南川人心目当中更多是一种高山仰止,风吹岭作为金佛山致高点,以前交通不便的时候,马嘴能否通行全靠天老爷赏脸,若遇冰雪天气,绑了铁链也不定能行。而作为景点被人熟知则是最近这些年,因着一位知名网友草原居士从2006年起的不懈推动,可遗憾的是随着人来人往商机涌现自然产生人心叵测和利益纠葛,居士“被自杀”,几年前我还为此写过一篇纪念文章:《写给一个熟也不熟的人》。作为南川人,我熟悉一个地方一个人但却从未去往相识,直到多年后的今天,这应该算作是一种缘起!而时下除了渐渐人多垃圾多,马咀至今还未被彻底开发和商业化,是幸也不幸欤?

▇ 纪行

一月前,我单骑独行,顶着炎炎烈日从石板沟摸上了马咀。山路蜿蜒,荆棘缠身,人困马乏又渴又累之中差点儿就中暑,然后在马脑城下彻底迷失而折返。日头狠毒啊,回城以后,“黑人”还是生生蜕下一层皮;一周前,辞职以后准备回家休养几天。到得家门前,因着遗憾,还是忍不住邀了朋友再来。早上七八点钟的光景,风吹岭上四野无人,对着一片白雾苍茫,心里绿林之气顿生下意识的呢喃:“哼,俺胡汉山又回来啦……”

mz_1
mz_2
更多内容 »

淑人不遇,走你……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7-27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不知道是怎么了,总觉得自己身上有着某种负能量场,走到哪儿,遇上什么人,碰上什么事似乎都不够敞亮。反正就是一个倒霉催。是否因了我这农民工的身份?还是因为当下大环境经济不景气,人心不古,纯属无奈来着?总之,某人去年的欠薪到现在都没拿到。然而欠钱的老板,哦不是,是老板娘,比大爷还大爷!被辞职许久,俨然还当我是她家丘二,说话老是夹枪带棒颐指气使,仿佛某人头戴了紧箍咒。但设想这箍儿肯定不是纯金纯银。也不知现在黄铜市价几何,一月薪俸可换得几斤几两?呵呵……本来因着昔日情谊,也因着和旧老板还有些项目上的合作,一般有事所求命令我“帮忙”的时候,我能忍就忍能帮就帮了。但一来二去,事情多了,时间久了,总感觉我不过是换了个形式给人打工而且是免费还得受气。尼玛想想自己真贱!这世道,哪儿来那么多朋友?你当别人朋友,别人可从不把你当朋友!我嘛是农民不假,可我也不是真傻,忍到一定程度,这暴脾气该来还是要来,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闹翻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不要那几斤黄铜,本来我也没想指望。

人世坑多,淑人不遇。就在昨天,我又辞职了。究其原由,几乎一样一样。不过呢这次的箍儿要贵一点儿,应该可以买金买银了。作为月光族,俩月不发饷,不出几天就快一个季度,是真觉得有些没活路。最可气的是自己还搭进去两千块!本来,无论作为朋友(当然人家也许从不当我是朋友)或是员工,遇上困难,总该表示理解和支持。我也从没问过追过讨过的说……但是你困难再多,脾气再大,总得有个时间情境分个里外对象吧?每天碎碎念那个叨逼叨,芝麻粒儿大小的事情,三天两头找个由头就开始呲,看谁都不顺眼,怎么难听怎么来。还须得是你坐着俺们站着,一骂一两个小时……廉颇老矣,尚能饭。但是我心寒、脚软!!!话好说,人才好做。都要养家糊口,若然偶尔为之,为生计未来期许,自然可以当忍则忍。但是没道理,我只配做个出气包不是?最后的最后我还能忍住不打擂台,真不是就为了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子儿或是装什么逼格涵养,就只是不想争不想吵。岁数大啦,虽然难做,就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好人。

事实上,我知道,每次离开,基本上也就意味着自动放弃,无论物质还是情义。反正没敢奢望!

老魏其实不老,但也算略懂沧桑。经历过诸多人事之后,说实话,我连亲情生死都看得很淡。所以,没有那么多的该与不该,然与不然。我能忍,也忍过,却也未见得就认了什么吃亏是福。我就是一弹簧拨片,你压我到最大弧度,我也能还你一个最大拥抱。但最大终归不是无限。任何人,任何事,总得有个度,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原则。不然,一经超过某个阀值,再怎么百炼钢还是绕指柔,咔嚓一声,也总还是会断得生脆。
更多内容 »

但愿自知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7-17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我不是什么高人更不是什么完人,圣人婊和绿茶心雌雄同体也都可能见怪不怪的。逢人遇事有且仅有一个原则就是你君子我便君子,你小人我便小人。那智商、情商以及身价颜值还把人分出三六九等,我自觉愈加微不足道。但是,若然已过而立之年,虽则立尤未立,还是孤家寡人,可也总是奔着不惑去的。所以,关于自己自省这个定义本身,我觉得我还是该有点儿发言权。

亲戚同学不论,我发现我的朋友圈交往十年以上还能情谊不断的,真的少之又少,两只手数得过来。但多乎哉不多,足矣!通常意义上的绝情绝交,大抵都是从“自我”开始,自信、自满、自私、自欺……这可能是别人,也可能就是我自己。人嘛都是敏感的动物,谁都不傻,你不能总是跳出自己再去践行一套世俗的标准。一句话: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也别把别人不当回事。

其实,朋友圏最能反映一切。

你可能觉得自己很有能力很会挣钱而且挣得很多,你可能觉得自己还有妻子儿女漂亮,貌潘安赛西施冠绝天下,你甚至会觉得自己博闻强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如果仅只作为自我满足的幸福感这种暗示来讲,无伤大雅不是?但设若你老是拿出来比炫酷,而且只和周围的人比。没事干便摆个Pose贴个照,顺便朋友圈里晒个娃,大转特转什么故事会长途车站系列之各种野史秘闻,甚至标题还总要加上什么“不转不是人”……这一刻,高下立判,Low逼如你,谁还会想和你结交真是脑子有病。须知,能力大小,美丑高低,这些都该是得由别人来评价而不是自以为是的。家事国事天下事,这些都可以茶余饭后讨论但不能较真更不可轻易下定论。你不能因为自我感觉良好,一叶障目,就丧失了最最基本的比较和审美原则甚至是逻辑能力。你要真是能力强又多金,你及你全家要真是颜值担当美到不要不要,这还需要你来秀?看看阿里巴巴他爹,看看各路名星和网红,八卦如朋友圈,多的是自来水汇成的风口浪尖,你想要低调怕是都不行。你要真是腹中有诗书,运筹帷幄能够决胜千里,那你又缘何成了赵括,只配在朋友圏里指点江山?你不能自以为是个奇葩,就真个“you can you bibi”……那奇葩与奇葩之间也还是有褒贬区别的呢。 更多内容 »

须臾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6-26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仿佛,每年的六到七月之交已然是一道分水岭。各种新旧杂呈,各种人事纷争,各种得失往复……与梦想失之交臂,与幸福擦肩而过。大抵,我总该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衰人,打鸡血都没用。

太多事,不想争。太多人,懒得说。权且信了这无为因果。

反求诸己,是我不识不勤,是我无能无力,我不过是个造梦者却也不算追梦人。人生海海,山一程水一程。深一脚浅一脚,摔下了马,走错了路,还云云无怨无悔……不论公与私,失败者才总强调什么过程,而我只想说的是:哪那么容易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小半年光阴,弹指须臾,一切又回到了原地。

难道真要“半世尘嚣轻放下,任往事坍塌,逃不过一霎,鬓霜满天涯”?但想想似乎还不至于将要那么惨淡终老!纵是不能苍茫四顾,但眼前依然如诗如画。想像月溅星河,长路漫漫,有梦的人再平凡再假装,胸中装的也是红尘和天下。于是,我便信了自己。

于是乎又将行且行,把一块泥,再塑一个我…… 更多内容 »

1 页,共 279 页12345...102030...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