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回来……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7-1-9  2 条评论

乡间路上

运营香乡手札这个公众号其实是所谓设计师想要转行,想着做内容,尝试学习运营推广……结果是内容难以为继,附带淘宝微店也悄然关张。大抵我真不是一个有毅力恒心的人,主要还是因为长时间木有哪怕一丁点儿的起色,心中自然全无激情的说。于是放任不管,本来都想销号了事……但是某天回来,居然发现悄无声息的多出了几个粉。在没有任何推广吸粉的前提下,自然增长,这个长尾也确实够长,尽管人数也很微妙,尽管昙花一现戛然而止,但就是这么几个人还是犹如几颗鹅卵石投进了一潭死水,于是我心又开始特么的荡漾。

我开始纠结,很纠结!继续做还是不是做?怎么做?要不要改头换面?要不要从头再来?

犹豫的时候,我的习惯是先做了再说……创业维艰,只是在勉强想出了一个店铺和公司名以后,设计logo时还是卡了壳,完美主义强迫症患者又开始犯病了。所以,继续纠结ing……

只有不急不慌,坐等灵感来敲门,呵呵。 更多内容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因为我没钱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2-12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爱信不信,反正我总觉得大多数明明不戴眼镜的人其实也多有眼疾,一种还是近视眼,一种则是势利眼,却都无关生理科学。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心理有多阴暗,世界就有多灰暗。总之是人啊到了一定年岁,如果依然单身,依然一事无成,那么就活该所有人都不瞧不起你,全世界都觉得你是逗逼loser。想想也对,自打记事起,任何时候都总有一把有形无形的标尺在比划着我与别人家的距离,也没人管我倒是愿意不愿意。所以其结果自然不是我超脱物外,就是我不得不被拒人于千里之外。说什么能力,谈什么理想,道貌岸然的世界观,全他妈是虾扯蛋……我与人,与这个世界的距离——不就是一沓钞票?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因为我没钱,呵呵……

一种执念,偏执久了叫坚持,坚持对了就叫坚强,而“所有人的坚强,都是柔软生的茧”,对的人总是很少,作茧自缚的却有更多。

明明是极度怕死之人,有时候却也觉得有些生无可恋。改变不了世界,又不想被世界改变,此处于无解。

没有人生来孤独,没有人享受孤独,但有些人会注定孤独。

此处省略万语千言……

PS:本无提笔欲望,只是吃完饭,看个电影,被勾起一点点的同理心,必须得吐那么两句槽,然后再多我也不想说。与好些人不对付,也没那么市侩浅薄到想要码字报复,毕竟我之无能才是因嘛,也就不管它开什么花结什么果。关了电脑合上书,闭眼,闭眼,我还要假装思考……

还好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1-11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多时不曾提笔。不经意路过国家地理网站时看到一篇旧文:《涪陵巨变|《国家地理》撰稿人笔下的中国江城》,突然感觉有些心血来潮。

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尽管我是十分认可《寻路中国》式的路访,也绝对相信何伟对于中国之热爱不会带有任何形而上的褒贬色彩,但无论去往经过还是经年小驻,外国人之于中国人,非是生于斯长于斯,总难免道听途说得来的不确切。比如《江城》里对涪陵的描述……哪怕是他在2015年故地重游时也还是坚持这么形容:

涪陵地处长江和乌江交汇处,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里孤立而沉寂,既没有公路也没有铁路,乘坐长江渡轮到达最近的大城市重庆需要七个小时。人们从没见过外国人——我如果在城里吃午饭,经常会引来30个围观者。整座城市只有一部电梯、一家夜总会,没有交通信号灯。我认识的人里面没人拥有汽车。大学里只有两个人拥有手机,而且人人都可以告诉你手机的主人是谁:大学里的党委书记,以及率先投身私营企业的一位美术老师。

江城

作为曾经的涪陵人(彼时涪陵市除涪陵外下辖或代管丰都县、垫江县、武隆县、南川市,我南川人自然属于大涪陵),我自然也能一眼确认作者描述之八九不离十,不过对于文中明显调查不够严谨,失察失实之处和这样的一种肯定句式,我还是颇有微辞。就不说先秦古道,不说抗战和三线建设,那建国后川藏、青藏都通了路,咱蜀道再难也不至于的嘛。话说刘邓大军解放大西南可就是沿着俺家门前那条川湘公路一路打到重庆、成都,没路从何说起?那我们下涪陵,难道是从天上飞过去的?说外国人大家见得不多是真,但从没见过甚至围观,我也觉得有些夸大其辞。都特么90年代中期了,出门打工的人那么多,不出门的也能在电视电影这个西洋镜里喜闻乐见,设想更早一些年就是亨特警长来了也不至于引起围观吧?除非何先生自带气感磁场,或者来的是莱昂纳多,呵呵……说这些,不是想争个长短输赢,也不觉得先生真就把俺们这一隅之地描述得十足蛮荒,就只是觉得如果对于不了解的人们而言,仅从字面到画面感来说,先生笔下的涪陵未免过于仙气,这样的乌托邦,我活了三十多年周围几乎转了个遍也是觅无所觅,一村一寨嘛还或可能。 更多内容 »

无求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0-24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百无聊奈或是混沌苦噩的时候,没事我会翻看南川人网站上的旧文,特别是自己采访执笔的那些位,每次都有别样感受和惊喜,不知不觉让我守得内心清明。和间或还写博客一样,这或许也就是我一直坚持做这么一个纯粹公益非营利性质的网站的初衷,能够给予自己最大的慰藉。因为每次以人为镜,以己度人,什么悲伤不平,什么厌世暴戾……总会逐字逐句,随着前言后语在一片宁静中慢慢消弥。人啊就怕与谁作比,从小到大多的是别人家的那谁谁谁,而我到底又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通用备胎,头不顶天,脚不离地,一个混迹都市的光棍农民。非要假装大气一点,即便我也可以把自己想像成一只猪,可有没有台风我都确信自己飞不起来。毕竟,中国能有几个“雷布斯”呢?也就知足吧,老话说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还是在比,但至少不用那么魔性,不用那么拼命。

我也有我的追求,我的追求就是没追求!

不敢讲什么无欲则刚,都是尝的人间烟火,钞票、美女和权力谁个又能真正拒绝。出世?那尼玛才往的是圣继绝学,至少时下那些个大家伪圣、仁波切之流,我是打死也不信。我所说的没追求不是借口可以不上进不努力,只是想着要淡定,想着该来的总是要来,不来切莫强求,如是如此而已。所以,我其实特别特别反感,反感别人对于我的勉励劝进或是怜悯同情。人在世上走一遭,谁他妈活得还不够明白?那些自信暴棚,好为人师,善心泛滥,其实都是一种病。一种藐视众生,我主沉浮,变相拔高自己求得优越感的精神病。我即是我,没道理活成一个你,抑或你想像中的另一个自己。我特么的活得不济还是惬意,哪怕是真有求到你或者是能够帮到你,你都完全可以爱搭不理,换谁都能彼此不言自明。真没必要谁给谁让课,谁让谁背书,讲什么人牲啊厚黑之类的学问!你若习惯高高在上了,可我却定是不能谄媚屈膝;你爱怨天尤人的话,那我也只能真就背书:“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真的,什么都怕作比。朋友间,可以相互看齐,但那不是硬性指标要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其实并不算什么虚伪。与朋友交,该是无拘无束任性乖张。不要自视甚高,不要自甘堕落,讲的是一个对等,讲的是彼此帮忙接受。不对等才是不入流,没法拉帮结伙的。

作为凡人,作为朋友,我最怕的就是被人看得高或是瞧不上,都他妈无福消受。咱就不能平起平坐地醉生梦死,想哭就哭,该闹就闹么?关起门来是一家,为毛非要按照门外那套世俗规矩分个三六九等?妈蛋,你要论阶级讲身份地位,无论俯仰,所欲所求,我都会有照你脸上来一拳的冲动。三教九流的朋友我都要有,但我的朋友就只能有一个标准和要求,要装逼一起装,要祼奔一起奔……情浓寡淡,钱多钱少,那都是相对论。人皆不能免俗,不过我们可以不要那么落俗。一俗,一个小眼神一个小动作都可能关乎道德人品。在这么一个操蛋的社会,敏感多疑是人的自然属性,如果互不相让互不信任,你担心我借钱不还,他担心你泡他女友,这他妈交的是什么朋友嘛?不是敌人就是万幸。作为朋友,舍与得之间,该是不该的范畴,和万有引力一样,我也是相信相互作用力的存在的。

我对朋友没有要求,没要求即是要求!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计不是什么坏人,我就是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身上所有的臭毛病。对于平淡平凡还脾气古怪如我者,还能接受当我是朋友的你们,请允许我由衷地说一句:谢谢你,朋友!对于我打负分,要求滚粗的他们,就让我淡淡地扔一句:慢走,不送……

变天

作者:子渔  分类:流水淙淙  日期:2016-10-12  暂无评论,你来说说呗?

最近烦心的事挺多,一桩接一桩,但人却反而有些充实起来,虽然多数时候其实晕头转向,甚至总做无用功,但也总比空虚的好。这也就是性格使然,大事小情,我是真没办法在一件事情凝神专注,哪怕就只半个小时。这脑子啊就像一个万花筒,不注意自己就花了眼,本来是想工作的事情结果不知怎么就碰到了哪根弦,就开始没来由地怨念爱情,然后画面又突然陡转,可能我正跋山涉水走马观花,也可能正和别人干仗干得轰轰烈烈……我吧,真有一只头脑特工队。

这一变天,连绵秋雨也烦不胜烦,但却似乎治好了我的鼻炎。突然鼻子就不堵了,睡觉也不怎么打鼾了。这人一睡得香,整个人身体状态都大不一样!都说病去如抽丝,折磨了我三年啊,这一戛然而止,却倒觉着有些不可置信了。幸福来得突然,我手下的“特工”们于是自动开始分析:空气污染?烟酒毒害?脑满肠肥?枕高枕低?螨虫过敏?……不一而全,没法定性,只盼着不是昙花一现。自己也尽可能的多劳多动,少烟少酒,规律作息饮食以期保持吧。三年了,糟心事依然那么多,但人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如此这般惬意轻松过了!!!

糟心。人和事,太多,依然不想说。尽管我优柔寡断又碎碎念,但自认还是学了些优点,至少相比以前,我在尽可能地不在背后道人长短。当然喝高的时候不作数,呵呵。不过是信了多说无益!于是坦然,于是断然,予取予求该走该留,煽情还是绝情,但凭身心作主。

变天了,一切,慢慢好起来。我深信不疑。 更多内容 »

1 页,共 280 页12345...102030...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