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2 07:00:35 首页 > 行摄间 > 正文
订阅RSS地址 本站行摄文章同步同名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号(可直接搜索“江子渔”,或点此扫码)。

那些亦近亦远的风景,潼南崇龛千佛寺、万佛寺千年摩崖造像遗迹


龙多山耽搁半天,下午又在龙形镇不停地转圈,等到我们终于离开时已经四五点钟了。掐指一算,路书计划肯定完不成,本是奔大佛寺而来最后却直接略过!理由很简单,花钱买票但却时间不够,傻子才当这冤大头,呵呵。

01千佛寺

花钱难买我乐意,但还有免费的绝计不能放过撒……于是一行直奔崇龛。


▲ 千佛岩第1龛【释迦说法】一佛二弟子二菩萨造像

重庆市潼南区崇龛镇西南约两公里的薛家村,有个叫张家湾的地方,有千佛寺、万佛寺依山摩崖,比邻而建。虽然两座古寺庙址几无遗迹,但幸运的是还有一些自唐宋以来不断开凿的摩崖造像得以留存,特别是千佛寺的摩崖造像埋藏了大半世纪,直到2011年才重见天日,所以我关注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 千佛岩刚刚出土时的场景,图源​:重庆考古

2011年8月,张家湾修建进村公路需要大量土石方,当地村民便找到这片看起来相对松软,又没有什么树木庄稼的缓坡地带取土……结果不经意间,某人一锄下去就挖出了个佛头,于是越挖越深,直到考古队进驻。

一块长35米、高4米的摩崖崖壁渐渐地显露出它的真容。尽管此处连废墟都没有,但当地人一直管这儿叫千佛寺,所以确定此为古千佛寺遗址,对应的此摩崖即为千佛寺摩崖造像。“村里的老人都说,古时候,这里本来有一座叫千佛寺的古庙,庙后的石壁上雕刻了很多菩萨,又叫‘千佛壁’” 村民李彦平如是说。现残存摩崖崖壁估计不到原来三分之一,因为千佛岩本来有9米多高,顶部有5米多在当年采石过程中已经被毁坏殆尽。


十年后,千佛寺摩崖造像早已荣膺“国保”,当地政府也为其修建了配套设施以便保护和观赏,并设有专人看守。不过,想来平日里游人肯定不多,我们到的时候,有两个写生的小伙儿刚好离开,却是不见看守,大门紧锁。

找不到人,我们也就只好不守规矩不走正道了……你懂的,嘿嘿。


从侧面小山坡借道遁入,甫入眼帘的便是考古队编号的43龛,貌似一块残碑,只剩一丁点儿碑脚,上部估计也是50年代修建崇龛水库时就借走了。光线不好,不确定上面还有没有文字题记?

再往前39龛也有三碑并列,据说是千佛寺最早的石刻造像碑,开凿于唐天宝十一年(752),不过因为千百年的风霜雨雪,碑面几成无字碑,只其中一块远远还能看出个模糊人影,不知是不是供奉人“自画像”?


▲ 千佛寺摩崖题刻,图源:渝帆 / 重庆考古

如果仔细看,千佛岩上其实是有题刻的。第3龛主尊下方就刻有造像记,可清晰辨认此龛供养人为令狐氏家族,籍贯“遂宁县清泉乡”(潼南曾为遂宁旧治),时间为“开宝三年”(北宋,公元970年)等字样。

唐中宗景龙二年(708年),分青石县置遂宁县(县治在今重庆市潼南区原大佛乡下县坝)。

不过实话实说,因为傍晚光线不好,时间又赶,我是一个文字都没有发现。回来根据官方资料和网友游记,按图索骥也一无所获,因为我拍照隔得有点儿远,噪点也多,啥也看不出来了。



心心念念要来千佛寺,不为别的,就为那一眼惊艳!

尽管并不高大,35米长的崖壁上总共也才清理出造像龛43龛、造像311身、文字题记或碑刻31则、线刻1例以及排列较规律的长方形榫孔若干。但难能可贵的是因为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历史原貌,所以个个吸睛,龛龛精品!

千佛寺摩崖造像题材丰富,以唐宋两代造像为主,有弥勒佛、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西方三圣、地藏菩萨、天王、飞天、伎乐、菩提双树、人形天龙八部、十六罗汉等。组合形式多样,有一佛二菩萨、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二力士、一佛四弟子四菩萨、一佛八菩萨等等。


▲ 图一,第3龛,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两壁各雕八身罗汉,呈上下两层分布,龛璧右下方雕有一龙;图二,第20龛【释迦说法】外方内圆,双重龛,龛楣上有精致各种花纹,中间为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二力士及天龙八部造像。

一定程度上说,或许正是因为上世纪50年代修水库时的采石作业和泥土掩埋,才使得千佛寺摩崖造像顺利躲过了“十年浩劫”,更躲过了最近几十年来民间信众自发的不伦不类的二次重妆。所以,祸兮福兮,幸甚,幸甚!

也基于此原因,这里的这些个佛首缺失估计与今人无涉,或是千百年来自然风化的结果,或如传说中所言是因为千佛寺毁于清代白莲教大火兵燹之故……


▲ 图一,第33龛,为千佛寺摩崖造像代表作精品,中间人物造型与第20龛雷同,但上部的飞天、华盖显得更加华丽精美;图二,第29龛【西方三圣】龛内上部雕菩提双树、飞鸟,中部高浮雕西方三圣,三圣左右两侧壁面雕五十尊菩萨或童子像,各像之间遍布莲茎、莲叶、莲蕾等。

只知道美,却不知何以为美,土鳖不懂艺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嘛。作为化外之人,每次看到这些个摩崖造像和题材,无论哪个场景或是典故我都看不懂,除了啧啧稀奇叹为观止外,始终云里雾里。儒释道,无论哪家的道行深浅,都不是我辈庸人可以随便滥竽充数的,不足为外人道也!

所以,除了摘抄和找人请教,其余我就看看不说话哈。


▲ 图一,第30龛,龛内雕一佛二弟子二菩萨,顶部两侧雕飞天。主尊弥勒佛,结跏趺坐于金刚座椅上,两侧浮雕回首反顾的鹏鸟、童子瑞兽等六拏具;图二,第36龛【弥勒说法】一佛二弟子四菩萨加天龙八部,外面应该还有俩力士,不是被毁就是被盗。

官方有出版《潼南千佛寺》一书,2019年11月1日科学出版社出版,为千佛寺摩崖造像遗址考古发掘成果的系统报告,主要对千佛寺摩崖造像各窟龛形制、造像内容、题记等进行了详细、全面的介绍,在客观叙述的基础上,开展了造像分期研究,并对造像中密教因素进行了初步探讨——什么都好,就是价格太烫,定价¥368.00 某宝、某东也要两百多。

所以,看看就好,觉得漂亮就好,不懂不重要!

02万佛寺

一公里开外,与千佛寺比邻还有一个万佛寺,同样保留下来不少摩崖造像,其风格与水准与千佛寺同期,如出一辙,不遑多让。

万佛寺旧庙不存,现代重修了一排厢房将大部分的摩崖造像囊括其中,虽然又不得其门而入,但从窗棱缝隙当中可以看出造像也不少,只可惜全被信众大老粗们重新彩妆过了!就算开门请我,我也不得过去咯,呵呵。心里正跑马,埋怨白瞎功夫的时候,前面的“空白”尖叫起来:“还有两窟,这里还有两窟……”

厢房以外,抬头之处,便是万佛寺有且仅有的唯一看头。

本来所余半壁也有一二十米宽,三四米高,造像不少,但因为年深日久浅龛悉数风化,只约摸看得出个人物形状,所以实际上就只留有右手这边四窟了。四窟当中,也仅有两窟相对完整。

最大最好看的一龛是中间主龛【观无量寿经变】,与千佛寺第20窟异曲同工,座中为西方三圣即阿弥陀佛、观世音、大势至,周围菩萨或童子有没有50个以上,我反正是数不清。此龛布局严谨,场面恢弘,雕工精湛更加显出细节繁复,龛侧的十六观和龛沿的花纹人物雕刻也都细腻传神,龛内背景部分三圣背光及顶上叶瓣的水蓝着色依然清晰可辨。再对比今人的重妆怪胎,这深与浅,雅和俗,室内室外其意自显,无须多言。

第二龛略小,约摸中间主龛体量的一半,人物也少许多,但其实表现的场景可能更复杂。罗老师告诉我此为佛道合龛,中间是太上老君,左右两尊看不大清楚,可能是佛像,也有可能是天尊。其他人物同理,缺首不好判断。不过从风化程度以及雕饰风格与千佛寺如出一辙来看,基本可以断定万佛寺及其摩崖造像的开凿年代应该也是始于唐代。

03后记

佛法无边,三世三千佛加一个万佛朝宗,都敌不过岁月深处的沧海横流!

崇龛一隅,一公里范围就有三座寺庙排成一线(千佛寺与万佛寺中间还有个当时找不到门进,我一下也想不起来名字的新庙)足见当地人多具佛心慧根,香火之旺盛。“空白”说只凭崇龛这个名字,顾名思义,此地多有摩崖遗迹便一点都不奇怪。其实,崇龛本名隆龛,曾为旧县。公元712年,因避唐玄宗李隆基名讳,改名崇龛县。 967年,崇龛县降为崇龛镇。不过,不管隆龛、崇龛好像都能顾名思义,是不是?

潼南摩崖造像石刻遗迹总计59处,1400多尊,不可不谓多也。因其所处地理位置与重庆大足石刻、四川安岳石刻接壤,也为文物工作者研究川渝地区石窟寺以及晚期佛教在渝西、川东地区的传播路径提供了新的实物材料,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考古价值。值得一趣,值得一去!

琼江之畔,天光将尽,远处有青烟缓缓升起,仿佛一条苍龙和玉带在这山野之间浮沉相伴携手游离。嗯,喜欢“摸夜螺蛳”的过路客终于要踏上返程归途,在一阵阵的,远远传来秸秆燃烧的刺鼻空气里。

拖拖拉拉,边走边记,一日游分作三篇续,过了大半月才终于告罄。

莫法,真的越来越懒,越来越没激情,实在难以为继!

末了,感谢西华师大的罗洪彬老师不吝赐教​!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分享,如不可见,请刷新重试。推荐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公众号(@jiangshiziyu)内容再分享。

微信关注江子渔

订阅分享,手机扫一扫 ×

评论回复